中共開槍鎮壓藏民
藏區不是一個概念。中國人談到的西藏,指的多是西藏自治區,這個面積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的省級行政區域,人口約兩百萬,是中國唯一一個少數民族人口佔多數(約百分之八十)的地區。而藏區則有一百八十多萬平方公里,人口近五百萬。藏族人無論政治觀點如何,多是虔誠的佛教徒,對達賴喇嘛尊崇致極。藏族人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和宗教信仰,也具有十分強烈的民族認同。
今年3月10日之前,中國大多數老百姓尤其是年輕人都不知道誰是達賴喇嘛,知道的,也只是一個被中共妖魔化的和尚。就算18年前達賴喇嘛獲得了世界諾貝爾和平獎,因為中共的新聞封鎖,知道的也寥寥無幾。誰料到,達賴喇嘛在流亡了半個世紀後的這個陽春3月,竟再次成為全球媒體追訪的焦點人物;而西藏的人權問題,也前所未有地得到了世界各國的關注。
中國奧運火炬傳遞經過倫敦尤其是巴黎的一路慘敗之後,再在三藩市玩了一把“指東打西”之後,總算進入了江澤民、胡錦濤兩朝重點公關的阿根廷,新華社終於可以寫出“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之類的吹噓之文──雖然事實與其報導相距甚遠。
自3月中旬以來,由西藏問題引發的國際對中共的抗議和阻擾奧運火炬接力傳送已經成為全世界新聞的焦點。在中國國內,主要以大學生網路言論為代表的所謂“憤青”民族主義思潮正朝更極端和非理性的方向發展。雖然這股思潮一定意義上是對國際社會在“中國崛起”背景下對中國產生更多懷疑和批評的反應,但從根本上說,它和自90年代初以來官方為扭轉鎮壓“六四”在政權合法性上造成的被動局面...
在博鰲,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不客氣地訓斥那位堅持認為「在西藏有嚴重人權問題」的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他說,「我們和達賴集團的矛盾,不是民族問題,不是宗教問題,也不是人權問題,而是維護祖國統一和分裂國家的問題。」
洪薇:3月14日發生在西藏的暴力鎮壓事件,目前仍然持續被國際社會關注,也因此更進一步引發了西方主流社會和各國政要對北京奧運的抵制浪潮。面對這樣的國際局勢中共官方媒體一方面指責西方政要,特別是英、法兩國,在拿了很多中國的厚禮之後,不僅沒有禮尚往來反而恩將仇報。
自從奧運火炬的「和諧之旅」經過倫敦、巴黎遭遇嚴重抗議,中共喉舌開始總動員,譴責海外藏人破壞聖火傳遞。香港大公報4月9日的通欄大標題竟然是《「藏獨」背後有八國聯軍》,一下子就罵到人家先人那裡去了。鳳凰名嘴楊錦麟讀這篇評論時,加問一句:「不知前邊有沒有義和團?」楊先生善於調侃,但是這句話實在該問。前邊若無義和團,怎麼能引來八國聯軍?需要釐清的是誰是義和團?如果把...
4、13加西華人的渥太華集會大致有這樣幾個目地,一、聲援中國辦奧運;二、反對 西藏獨立;三、對加拿大總理哈珀表示不出席奧運開幕式表示抗議。當然由於幾乎所 有的主流媒體對這次集會都採取了觀望的態度,所以集會的聲音基本上並沒有被加拿 大民眾聽到。
還記得我自己剛出國的時候,喜歡逐一研究這裡的各項規章制度,然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其中有何種漏洞,我可以如何鑽空子,如公車怎樣可以不給票,或者買便宜的票等等。現在想起來很慚愧,不過不知為何,當時那種反應幾乎是不必通過大腦,自然而然的第一反應。
溫家寶2008年3月16日在記者招待會上稱:「只要達賴喇嘛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領土的一部份,放棄分裂活動,我們就可以就他個人的前途問題同他進行協商和對話。西藏是中國的一個自治區。現在達賴喇嘛在國外組建臨時政府,強調西藏的高度自治,甚至要求中國的軍隊從西藏全部撤出,居住在西藏的漢人和其他民族也要全部撤出,這就不難看出,他是真心希望祖國的統一還是破壞祖國的統一...
在一個電閃雷鳴的夜晚,時空交錯,溫家寶與達賴坐在了同一張桌邊。
記得在上大學時,趕上了男足第一次衝擊世界盃預選賽,在男足幹掉沙特後,大家從北京的學院路打鼓、搖著國旗一直走到天安門。雙手的手掌都是血。
中共在西藏的屠殺,演變成國際事件,直接受影響的是2008年的北京奧 運。至今為止,表態拒絕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式的西方國家領袖有:德國總理 、總統、外長,捷克總統、波蘭總理、愛沙尼亞總統、日本皇室、英國皇儲 等。法國總統薩科齊兩次表示可能抵制開幕式。
3月10日是西藏歷史上最悲壯的日子。49年前藏人反抗占領西藏的中共,被武力鎮壓後,達賴喇嘛與數萬藏人逃離西藏而流亡他國。從此以後,每年的3月10 日就成為中共在西藏的敏感日,而每年此期間都有藏人被抓捕入獄。今年的3月10日是198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藏人抗暴活動,最後引致中共調來大量軍隊展開血腥鎮壓,其情景有如「六四」再現,成為震驚國際的大事件。
從胡錦濤親手點燃“奧運火炬”並啟運全球傳遞活動以來,中國當局就開始了一場註定無法取勝的“戰爭”。因為中國當局想贏取的“戰利品”只有一個:國力強大、社會“和諧”的“大國榮耀”。
自從3月14日西藏騷亂開始,中國執政當局便無一日不高分貝地抨擊達賴喇嘛,說他搞獨立,搞分裂,是這場騷亂的黑手。中共的抨擊,的確成功地挑動了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大多數國人,包括一些認為中共從來都是“瞪著眼睛說瞎話”的,都“有疑處不疑”地接受了中共政府的宣傳立場。但是,事實是不是這樣呢?
從2008年3月10日開始,以西藏拉薩為主的衛藏各區、康及安多各地,,掀起了大規模、自發性的藏人爭取自由的抗議運動。對此,境內外所有藏人,以及敢於承擔人類道義義務、向虛弱的藏民族伸出溫暖之手的團體和個人都為之強烈關注,中共當局對此感到莫大尷尬和焦慮。以拉薩官方媒體為主的中國其他媒體,天天都在說藏人的行動是「西方敵對勢力和達賴煽動下少數分裂分子挑起的打砸搶燒事...
中共鎮壓西藏僧侶,民眾和平示威遊行造成拉薩血案後,受到國際輿論的強烈譴責。紐西蘭外長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是不多的幾個在中共鎮壓西藏後表示,不反對任何形式抵制奧運活動的政治人物。他說「現在還沒有足夠證據和事實來讓我們瞭解西藏的真相」。彼得斯的言論雖然沒有明確支持中共在西藏的鎮壓,但其觀點和立場還是十分清楚的。其言論一出即遭紐西蘭媒體的...
二十餘天前,中共又導演了一場西藏版的「六.四」慘劇,舉世為之震驚,看到媒體上關於西藏的報導,筆者也深深同情藏民的處境,當其時也,僅僅是同情。然而,兩天前,在瑞士洛桑國際奧委會門前的經歷,讓我在同情之外,又多了些感慨。
魏京生基金會新錄製影像「何其相似」,將2008年的西藏與1989的天安門作一比較
作為一個反對任何以暴易暴的共生主義研究者,對於「3、14西藏暴力事件」,我首先對強權政治深深悲哀。
拉薩事件發生已經三周了。可以說,在世界上真正具有新聞自由的任何一個角落,中國政府在拉薩事件上的立場和宣傳並沒有得到廣泛的同情和支持。那些表態支持中國官方立場的基本都是一些沒有真正的新聞自由的國家,而且僅僅是這些國家的政府而已。從某種意義上講,擅長於宣傳和統戰工作的中國共產黨,在世界輿論上已經顯得十分被動。
中國現任領導人一定非常羡慕他們的“偉大導師”毛澤東的控制能力,想將“白”的說成黑的,就沒人敢再說那是“白”的。比如毛澤東將自己製造的“大饑荒”說成是“三年自然災害”,這個名詞還真就成了中國人俗成約定的一個歷史名詞,至於那三年是否真發生自然災害早就被大多數人淡忘了。
尊敬的議員先生:在國際社會由於西藏事件而聚焦中國人權問題之時, 我以一個澳洲公民的身份向澳洲的全體議員寫這份呼籲書, 提請全體議員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 關注澳洲對中國人權問題採取的態度和立場.
最近有兩件事完全出乎大家預料。首先﹐為紀念59年3月10日“鎮壓西藏49周年”開始的藏民抗議活動﹐中共在短短幾日之內就開始對藏民大開殺戒鎮壓。這個開殺戒﹐離中共點燃奧運火炬3月30日只相差三個星期。
中共在西藏的血腥屠殺,令國際社會抵制2008北京奧運會的呼聲迅速拔高,一連串的「意外」事件使中共遭遇空前壓力,中共欲借奧運之名粉飾太平的初衷已經徹底落空,持續升溫的抵制奧運行動,正在演變成一場全球正義人士聯合抵制邪惡中共政權的運動。
曾經看過一部電視劇---《鬼語者》,主人翁Melinda Gordon是一位通靈的女商人,因為可以與鬼魂溝通,所以有很多鬼魂來找她完成身後事,大多數鬼魂如果死前有什麼心願未了,就會一直等下去,直到心願達成後才能進入轉生的世界。對於已死人的靈魂來說,沒有任何事比完成心願更重要。它們有的希望得到親人的原諒,有的希望看到自己的器官被移植後是否得到善用,有的希望看到...
3月28日,十四世達賴喇嘛以個人身份向全球華人,尤其是向中國境內的漢人發出呼籲,希望他們理解他本人只求藏人自治,只求文化權利而不求西藏獨立的真誠願望。據我所知,這是達賴喇嘛首次越過中國政府和領導人,直接訴諸漢族民眾的理解,意味深長且意義深遠。
中國境內藏民居住區內的騷亂事件發生後,中國政府一方面將記者和外國人從藏區趕出去,一方面先聲奪人地對達賴喇嘛和藏民給予定性:總理溫家寶、西藏自治區政府負責人以及外交部發言人一口咬定騷亂事件是遠在印度的達賴集團一手策劃的;但中國政府的指控首先遭到了來自西藏流亡政府的反駁,流亡政府發言人桑東仁波切認為中共當局既無端指控這起事件的幕後主使人是達賴喇嘛,就應該拿出證據...
近期,在國外,如在加拿大,有海外華人示威,抗議他們所指稱的西方媒體針對西藏事件的「不實報導」。參加多倫多地區抗議的華人,多達兩千人之衆。且不論這類抗議活動的背後,是否有中共的影子,單說,他們能夠在加拿大舉行這類集會、遊行和示威,本身證明,他們所旅居的加拿大,是一個高度自由和民主的國家。
共有約 16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東時間週五(4月23日)清晨5點49分,SpaceX載人龍飛船搭乘獵鷹9號火箭從佛羅里達州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升空,載著來自3個國家的4名宇航員前往國際空間站,開展為期6個月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