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觀空間
如同雪花結晶片片不同,人的眼淚,竟然也會因主題、因情緒的不同,在微觀下呈現出全然不同的景觀。
多重宇宙是好萊塢製片人的創意,這我完全理解;可是物理學家是最相信實證、思維最為嚴謹的一批人,多重宇宙出自於他們的筆下,讓我不由得詢問,到底是什麼,讓他們走上了這條「最不情願的路」。
對於想通過「蟲洞」穿越時空的現代物理學家來說,這個穿越的故事,理論上是完全可信的。現代物理學的發展,有時不過就是給古老的佛法智慧做了註腳。
「你和友人發現剛做了相同的夢,這似乎不可思議。」美國心靈學家詹姆斯‧多納霍(James Donahoe)教授1975年在《心靈雜誌》(Psychic Magazine)發表的專文中寫道,「但我自己對共同夢境的研究表明,這類事件的存在可能比人們意識到的更普遍。」
每個人都有做夢的經驗,夢醒時可能記憶猶新也可能早已忘得一乾二淨。如果夢境很真實又讓你難忘,清清楚楚記得夢裡的人、事、物,這種夢可能有預測未來的作用。最近,美國《醫藥日報》公佈了9個與夢有關的事實。
一大陸法輪功學員最近從河南十八里河勞教所被釋放出來,在勞教所有一學員天耳通聽到另外空間天仙女唱的歌,那悅耳動人的歌聲,令人用語言無法形容。
(shown)這裏著重講的認識方法是結合了現代科學成果的粗淺的認識方法。是為不修煉人寫的認識方法。
(shown)神是真實存在的。在有著輝煌歷史和燦爛文化的中國,儒釋道源遠流長,故中國文化有神傳文化之說。
1968年秋天,年僅兩歲半的德丹娜患上了半身癱瘓症,並且間歇失明已幾個月了。這天,小德丹娜一直靜靜地躺在兒童床上,眼睛深深地往內陷了進去,半睜半閉,生命垂危。
隨後的日子,“莫爾思王”經常獨自禱告。直到有一天“莫爾思王”召集並告訴他們說:他的“父”告訴他說上界天國也都失恆了,“大造物主”要到地上去從新恆定所有的世界,他的“父”要跟隨“大造物主”下行去地上,求“大造物主”從新恆定自己的國度。這時他們這世界裏的很多的王都得到類似的啟示,他們聚集到一起商議,最後決定從這些王中選出一批使者(他們的叫法)去地上,去向“大造物...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裏,一下子感覺進入了一個西方人的那種“天國世界”(我本人對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來從電影作品裏接觸過的一點),現在我回憶著把過程記述下來:
在快樂天國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宮殿裏,我知道以前曾住在這裏。一進屋躺在床上,特別舒服。一會兒屋裏的牆跟我說話:“你從哪兒來的?我怎麼想不起來了?”燈回答說:“我知道她是從一個叫地球的地方來的。”花盆說:“地球是甚麼?能吃嗎?”花盆裏的土說:“也許能吃,但得剝開之後,裏面有個仁。”燈說:“那個東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聽說那是個不好的東西。”我聽著聽著睡著了...
我在宮殿住了三天,在這個快樂天國裏,眾生都高高興興的、快快樂樂的生活,無憂無慮,有一次宮殿裏的牆說:“聽說有悲傷,甚麼是悲傷,悲傷是啥?”花盆裏的土說:“可能是高興吧!”花盆說:“那何必叫悲傷呢?就叫高興,悲傷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我從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麼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裏面全是蛆蟲。我還看見了地獄,地獄比地球大好幾倍。
樂樂是遼寧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歲,不久前的一個夜晚,她做了一個長夢,夢中她到了天國世界,也稱快樂天國,還見到了地獄。第二天早晨醒來後記憶清晰,本文記錄的是經她口述整理的夢中情節。
另外的空間,人的肉眼看不見。但看不見的事物並不表示不存在。人肉眼看到的形象不過是對可見光的感知,而可見光在電磁波的大家族中僅僅只是一個極窄的波段;目前科學家已證明很多天體發出電磁波並不是可見光。對於另外空間的存在,科學家早已從不同角度在進行研究、探討,並認為是完全可能的。
遙視、預測、他心通這些所謂特異功能的道理何在?物理學中可見其端倪!
在一座山前站兩個人,一個是盲人,一個是視力完好的人。對後者而言,一眼望去,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對這個盲人來說,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眼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李白在他的詩中有這麼兩句:「何當脫屣謝時去,壺中別有日月天」。「酒壺」是許多修道之人的日常必需品,因此與酒壺有關的奇聞軼事也特別多,許多都講到了酒壺裡面別有洞天,或另有一番天地。有一個關於「壺公」的傳說也是這麼說的:
既然普通人的肉眼無法看到另外空間,那麼特異功能者又是如何觀察到另外的空間呢?氣功研究中認為是用天目看的。天目是存在的:現代醫學發現,在大腦內部對應於天目部位,存在著松果腺,也叫松果體。它位於中腦左右上丘構成的凹溝內,在胚胎發育早期出現。人在7~10歲時,松果體開始逐漸退化並最終鈣化。
縱觀人類時空觀發展,基本上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在媒體廣泛報導美國貿易代表團下週赴華談判的消息後,週三(7月24日),白宮發布聲明確認,談判將於7月30日開始,涉及七大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