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和的修煉方法很特別。他經常「沿溪垂釣」,但卻「每不投餌」,因其「志不在魚也」。
「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陸羽之《歌》展現了什麼生命之道?陸羽一生中探索學問、窮究事理如何實踐「精行儉德」的茶精神?才子耿湋讚美陸羽「一生為墨客,幾世作茶仙」!陸羽一生興趣閑雅著作許多種類的書,為何只留下一本《茶經》?
韋應物最後修為到了哪一步,我們無從考查。但他曾在一首詩中說自己已經名列「仙爵」。
有時正在堆了一桌的案卷中忙碌著,偏有山寺裡的僧人來訪。他從靜裡來,我在鬧中忙,但都可不離禪境。
生活中的大起大落,身體上的壯年早衰,把韋應物推入了思考和轉變的漩渦中。從自己的生活經歷和思考中,他終於認識到世間名利聲榮都如「糞土」一樣,不但不足求,而且骯髒污染人。
駱賓王在討武檄文中數落武則天,但武則天卻對他的文才青眼有加……
「三篇陸羽經,七度盧仝碗」--「茶仙」盧仝和「茶聖」陸羽並現合一對兒,盧仝的《七碗茶歌》,怎麼能成為一種茶家標竿的文化經典?怎麼能在多種文化範疇與人生層面中,成了一種不朽的範式?
孟浩然有許多道家和佛家的朋友,因此佛道兩家的思想對他都有很大的影響。
看過梨花之花,東風也懶洋了。且莫傷春,再看一場杜鵑花壓軸的濃濃春色吧!「望帝春心託杜鵑」傳什麼故事?杜鵑花傳仙聞,可聽過潤州鶴林寺重九放花?詩仙李白吟「杜鵑花開春已闌」,詩中傳什麼真意?
孟浩然的許多詩「從靜悟中得之,故語淡而味終不薄」,其高妙之處來自內心的修為……
王維(公元700─761),字摩詰,盛唐大詩人、大畫家兼音樂家。他的詩體物精微,狀寫傳神,清新脫俗,藝術上極見功力,風格上獨成一家。
一個有道之士說李泌十五歲時一定會白日飛昇,那年的八月十五日,果然聽到室內有笙歌聲,時時有彩雲掛在院子裡的樹上。
王勃遵照師訓又學了五年,覺得自己身體中的污穢全都沒有了,內精澄明,因此產生修成神仙的願望。
慧遠派人專門邀請陶淵明加入白蓮社,陶淵明聲稱自己喜喝酒,不方便,慧遠竟然破戒為其準備酒食。
蘇軾用陶淵明的詩來給自己醫毛病:身上哪裏不舒服,就拿起來讀一首,還捨不得多讀。
公元820年左右,劉禹錫有過一次夢游,受到神人點化,明白了許多道理。
修煉的層次主要表現在心性的提高上,超常的體驗(即所謂“宗教體驗”)只是心性標準的表徵之一。一個人心性的提高必然會反映到他的言行上來:守真、行善、戒“貪嗔癡”和忍苦,這些都是言行的標準。
他對佛理的精深理解反過來又使他獨具慧眼,能對佛教內部以及儒教中人對佛教的錯誤認識和作法有著特別清晰的認識,並能明白地加以剖析。
塞翁失馬,安知非福。一個極度聰明的奇才,被貶謫到荒遠的不毛之地,心中自有難言的痛苦。然而任何一種痛苦都可能磨勵人的意志、深化人的思考。
像他這樣的奇才,從極有希望、前途無量的境地一頭栽下來,從此再也沒有受到過重用和遷升,滿腹才華一無所用,其心理上的打擊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