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n)從隋書中記載諸葛亮在紀功碑上預言四百年後史萬歲的真實故事來看,我們的許多古人確實擁有知前預後通天徹地的本領。
(shown)當驗到許先生的時候,那個記賬的說:「你們不要動他,他不歸我們管,他是安東縣(今丹東市)的鬼......
人的生命都是有生命軌跡的、是有規律的,如果人能掌握了自身的生長、發展規律,人對人生觀的認識就會發生根本的改變。
(shown)絹書上寫著:「後世學習整理我的著作的人是董仲舒。保護我的車,擦拭我的像,打開我的絹書的人是會稽鐘離意。玉璧一共有七枚,張伯偷偷藏起了一枚。」
(shown)太守的女兒,注定被虎傷而死,結果太守想盡辦法防範也沒用,最後女兒竟然被虎鬚弄破皮膚感染而死,太守的防範之法反而促成了女兒死亡的因素。
秀才被救以後,非常悔恨地說:「我現在明白了,各人的災難是逃不掉的,你就是想替他去死,神也不允許。我的兩個兒子去外地漫遊,我算定:今天未時三刻,命里註定,他們會一同在洞庭湖淹死。我想用我這老朽的軀體,跳進水裡,代替他們去死。但是,眼下諸位救活了我,那一定沒有人能夠救我的兩個兒子了。這是天意安排,天意難違呀!」
(shown)後來,他回味老人之言,安分守己,虔心學道,最終以長壽安樂辭世。他寫有三部著作,留傳於世。
(shown)清朝二百餘年江山之得失,竟然均與攝政王和寡婦孤兒有關。相類似的,宋朝的江山也是宋太祖從寡婦孤兒手中得到的,最後宋朝的江山也是從寡婦孤兒手中失去的。
(shown)一塊唐代的石碑居然預言了幾百年後南宋狀元的情況,可真是神奇啊!這也說明了萬事皆有上天安排,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存在。
(shown)若論操筆構思,或臨局布子,雖是當事人,也有不能預先掌握命運的。而那位善於卜算的先生,卻能事先料到其每一步、及其結果。這就是說:任你如何努力,終究跳不出定數之外。
(shown)枯竹生枝,而兆蕭養之亂;大星夜墜,而兆蕭養之亡。盜賊的命運,亦關天數,非偶然也。
(shown)至此,人們才明白當年冥府中那個人對鄒鳴鶴的預言非常準確:「官居四品」,是指死後朝廷對他的撫恤標準;「洪水為災」是指他要死在洪秀全發動的造反運動中。
(shown)這時,陳瑩中才明白了和尚的「無時可得」之說的含義,那就是:如果沒有姓時的人排在你的前頭,你就可得第一名狀元。
(shown)這次無神論者的尹旻和有神論者的胡宗,所擺下的擂台賽,以「胡勝尹敗」而告結束;他們中間的證人刑讓,用自己的生命,宣佈了「好個胡宗,算得可真準呀!」作為裁判的定評。
(shown)那個全真道士之所以能預知未來,就是因為他是一個修煉人,他在修煉中擁有了相應的功能。
(shown)徐神公有宿命通功能,心裡明白未來的下一個皇帝是誰。但是由於天機不可洩露,洩露天機,會遭天譴。於是,徐神公二話不講,只寫了「吉人」兩個字......
(shown)老人笑著說:「成與壞,都自有定數。幹嘛要你賠償呢?」
(shown)有人講:「大概是國家這幾年該出災亂,所以徐仁旺怎麼努力,他的正確意見,都無法實現。古人講:是禍難變福,人力很難除。這就是天意。」
(shown)天下大勢是有定數的,是上天安排好的,人力是抗拒不了的,所以十力和尚才能提前預知,並通過隱晦的方式告訴樵夫,給後人留下這一段神奇的故事。
(shown)區區一個亭子的改名之事都早有前定,那麼更大的事情,比如說導致改名的金國年號「天會」的出現,金與南宋之間的敵對關係,是不是也是早就注定的呢?
(shown)古人入葬時,是怎麼知道該墓將在未來何時,甚至於將被何人發掘的呢?這用「無神論」的觀點怎麼也解釋不了。
(shown)僅僅一棟房屋的易主買賣之事,在兩百多年前就有人預測出來,並刻在了石碑上,可見真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數啊......
明朝金陵人吳可菊在笪橋開香蠟舖,他養了一隻黑狗,平日很聽話,後來忽然見人就咬。
西方人講「愛」,而中國人講的是「恩愛」。
台灣行政院院長吳敦義上任前夕偕同兒子去香港算命,近日引起街談巷議;其實,中國歷朝歷代上至帝王貴冑下至庶民百姓,普遍喜歡卜卦算命,希望預知未來,趨吉避凶。命理師、氣場分析師陳本源認為,不管怎麼算命,古往今來惟有德者能享福澤。
古人相信「宿命論」,認為人間的一切,冥冥之中,早有定數,故而萬事少有強爭,造業不多。成語「月下老人」,「千里姻緣一線牽」的典故講述的就是一個婚姻大事早已前定的故事。
等了30年閣揆的位子,新任台灣行政院院長吳敦義9月18日首度到立法院做施政報告時,面對朝野立委猛烈的炮火,不但晚了80多分鐘上台,預定30分鐘的報告,只花了約12分鐘唸完「濃縮版」,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這是他印象中第二短的施政報告。
唐朝魏徵任僕射時,有兩個主管為他辦事。
回到家裏,母親哭著說“蒼天有眼啊,你的車要是不壞,說不定你現在……”。
相傳古代有個人,叫周攬嘖。這個人向來安貧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