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
堯、舜、禹三位聖君上次滔天洪水後開創本次人類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教化人民,重德崇道。秦皇漢武一統天下,開疆擴土,欽定國家體制,確立思想文化體系。三國之時,曹操、劉備、孫權、諸葛亮、周瑜聯袂上演千秋大戲,圓滿詮釋「義」之內涵。這些千古英雄人物雖處不同朝代,皆致力於開創、保護神傳文化;亦與不同天朝眾生結緣、演繹新朝新文化。一幕幕大戲,驚天地、泣鬼神,轟轟烈烈,光...
貞觀十三年(639年),在大唐繁盛輝煌的時期,魏徵交上一封奏摺,裡面引用《道德經》中的一句話:「非知之難,行之惟難;非行之難,終之斯難。」是說知道它不困難,困難的是執行它;執行它也不難,難得的是善終。
一將功成萬骨枯,開疆拓土、稱霸天下都少不了戰爭的參與。無論勝敗如何,戰爭對所有人都會造成巨大傷害。在唐朝,國力空前強盛,唐太宗更是四方各族首領尊敬的「天可汗」。從戰亂中興起的大唐是怎樣做到的呢?
古人犯了法,也會被捕入獄、接受審訊。但是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法律,同樣的罪名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刑罰。那麼,心懷仁愛的唐太宗怎樣制定大唐的律法呢?
孔子創立的儒學,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以來,成為中華王朝的官學,卻在魏晉以後逐漸式微。在隋末動盪之時,學校無人上,詩書無人讀,儒學彷彿墜入泥塗一般。唐太宗即位以來,卻大力復興,令儒學出現前所未有的盛況。
唐太宗曾對大臣直言:「我不敢多說話。」一個高高在上的天子,說出的話更是聖旨,為什麼太宗會有這種顧慮呢?
不需要太多驚天動地的大事,也許幾個細節、幾個小故事,就能展現一個人的品德。慈悲為懷的唐太宗,一生推行德政,整個貞觀年間,隨處可以發現他體恤憐愛臣民的故事。
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唐太宗下旨升任司農卿李緯作戶部尚書。就職之前,太宗召見一位大臣,問道:「房玄齡聽說李緯將出任尚書,有什麼意見?」官員一句話,竟讓太宗收回成命,改任地方刺史。
歷史上,唐太宗以虛懷若谷、知人善任的美德,與治下群臣共同留下許多佳話。在《貞觀政要》的開篇中,唐太宗向臣子三次發問,探討為君之道,點出為政者應注意的主要問題。臣子的答案,也堪稱盛事治國的總綱。
精美的宮殿,浩大的工程,只要皇帝一聲令下,就能夠輕鬆實現。但是這樣做是否真的有利於國家呢?博古通今的唐太宗常常以史為鑑,權衡自己是否放縱私慾,是否為百姓為出發點做出決策 。
唐太宗是雄才大略的千古明君,也是一位風雅皇帝。他開設文學館、弘文館,君臣在處理政事之餘,談論典籍、創作詩文,在歷史上留下許多美談。更可貴的是,這位文武雙全的皇帝,對文史表達獨到見解,讓人深思。
我知道只有深刻了解禮樂含意的人才能創作新的禮樂,能了解禮樂種種儀式的人才可說明禮樂的規範。能創作禮樂的人:如禹、湯、文、武、周公稱之為「聖」,能說明禮樂規範的人,如子游、子夏、季札稱之為「明」。
人們一提到李世民,想到的都是「唐太宗」這個名號。其實,李世民在成為皇帝之前,還是一位功績顯赫的「天策上將」。
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以宗族之女文成公主入藏和親,臨行前太宗親做一詩《琵琶》為公主送行:
武德年間,面對上萬名強悍的突厥騎兵來襲,唐軍將領非常恐懼。當時的秦王李世民只以百騎及威武凜然的王者之姿,智退突厥。武德九年,太宗剛即位,突厥再犯,再次曉以大義,讓突厥首領膜拜於太宗的威德之下。
在古代,如果有誰敢在皇帝面前指出皇上的過失,或堅持己見槓上皇帝,或不行跪拜之禮佛袖而去,就可能會因對天子不敬的言行,以「大不敬」的罪名招來殺身之禍。但在貞觀時期,只要是為國家社稷著想,誠心指出並糾正皇上的缺失,不但不會受罰,說不定還能得到豐厚的賞賜呢!也唯有唐太宗這樣心胸寬廣的皇帝,才能有如此豁達的境界!
唐太宗29歲登基,當時的宰相杜如晦43歲、魏徵47歲、房玄齡49歲,刑部尚書李靖已57歲,虞世南已年近70了。唐太宗極其尊重這些年長的官員,以師禮相待。貞觀期間,唐太宗與群臣諸將肝膽相照,百官幕僚誓死效忠,君臣之間情深義重,締造出許多的歷史佳話。
唐太宗氣度寬宏,眼光遠大,其崇高的德行在他的開國、治國、君臣相處,及在許多細微處都能顯現出偉大君主善待眾生、德澤四海的博大胸懷及泱泱大國的風範。
要擊敗群雄,平定天下,不僅需有運籌帷幄的能力,也需有如金剛鑄造的超常意志;更重要的是加上天助,也就是需有天命,順天而行,自然可得。而且真命天子,自有神佛護佑,秦王在多次危難中,都能死裡逃生,轉敗為勝。
唐朝剛建立時,高祖僅據有關中一地,天下依然群雄並立,據地為王。當時的李世民被封為秦王。彼時劉武周與蕭銑居於西北,王世充居於中央,面對各路梟雄,秦王沒有畏懼,心中只有「思靖大難,以濟蒼生」的宏大使命。
唐太宗是大唐星空中最璀璨耀眼的一輪明月,不但照亮了唐朝歷史的夜空,也是後代帝王仰慕並引為仿效的治世典範。唐太宗不但是史上唯一集開國、武功、文治、締造盛世為一身之千古一帝;也是集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藝術家於一身的偉大君主。不論唐太宗的偉大事蹟,或是發生在他身邊的小故事,今天讀來都令人回味,發人深省。
中日文化交流《群書治要》名傳日本影響深遠。唐太宗令集《群書治要》博採六經、歷代諸子百家著作,「務乎政術,存乎勸戒」。貞觀之治,彰明先王之治,發揚光大。可惜宋代以後此書在中國卻不得見了。反而是日本從九世紀以來,日本的天皇珍視此中國的治世寶典,幕府、藩主幾度校刻傳世。在中國散失千年的《群書治要》如何重現中土呢?
大唐王朝,是中華歷史上一個承前啟後、百花齊開、大放異彩的全盛時期。她的溫文有禮、文化騰達和威力遠被,同當時西方世界的腐敗、混亂和分裂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以致在人類的文明發展史上一路遙遙領先。特別是初唐時期的「貞觀之治」,如一輪皓月,照亮了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
當歷史走入大唐王朝時,唐朝的溫文有禮、文化騰達和威力遠被,與當時西方世界的腐敗、混亂和分裂形成鮮明的對照,以致在人類的文明發展史上一路遙遙領先。特別是初唐時期唐太宗李世民締造的「貞觀之治」,如一輪皓月照亮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她在文化、經濟、政治、農業、手工業、商業、交通等各個方,都遠遠超越以往的所有時代。其中央集權的律令制度,從法制嚴密、機構完備到官制規範都...
天子為黎民之父。貞觀之時,天下萬民承太宗之福,富足安康,他們敬天信神,共享盛世。自古帝王子女鮮少能得父親直接照料。唐太宗一代雄主,亦為人父,於萬機之中,親自撫養了小女兒晉陽公主和第九子晉王李治——即後來的唐高宗。舐犢之情,於歷史吉光片羽之中,幸可窺見一斑。
(大紀元記者陶靜慈綜合報導)歷史上的今天——626年7月2日(唐朝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由唐高祖李淵次子秦王李世民為首的秦王府集團在唐朝首都長安城(今屬陝西省西安市)大內皇宮的北宮門——玄武門附近發動的一次流血政變,史稱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死正欲加害自己的長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齊王李元吉,成為皇太子並掌握實權,旋於同年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繼承皇帝位...
貞觀初年,唐太宗問大臣們:「周武王平定了商紂王的混亂,因而擁有了天下,秦始皇乘周朝衰弱之機,吞併了六國。他們的得天下並沒有甚麼不同,帝業的長短卻怎麼如此懸殊呢?」大臣蕭瑀認為是人心向背的不同。但是太宗不同意他的看法,認為:「周已取代殷之後,更努力弘揚仁義;秦一達到目地,就專行欺詐與暴力,他們不但取得天下不同,而且維護江山也不同。帝業的長短,我想道理就在這裡...
中國是世界上信史最長、最完整的國家。中國人可根據歷史來判斷現實。唐代史官劉知幾說:「蓋史之為用也,記功司過,彰善癉惡,得失一朝,榮辱千載」(《史通》),也就是說歷史是用來記錄功績、糾正過失,分清善惡、辨別好壞。那麼這就要求做史官的人,必須做到如實記錄。
王顯和唐太宗兩個人,有著如同嚴子陵和漢光武帝一樣的老交情。小時候,他們一起遊戲打鬧,常常互相扯褲子、摘帽子取樂。
共有約 11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華為員工李洪元事件,揭開了華為利用公權力構陷員工入獄的黑幕,引發外界關注。一名華為離職工程師向大紀元表示,華為就是中共的一個權力部門,它是結合商業、間諜、情報、偷竊的軍工複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