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過得很實在,但是乾乾塌塌的生活裡沒有快樂的因素。 在悠揚的琴韻裡,他的心靈卻是脫水般的垂著。
人我間的潤滑油,往往不是從外而來,可求諸於人,常常要做的功夫是拿把鏡子照照自己,拿把剪刀修整自己,甚或是拿片砂紙磨磨自己,除去讓自己和別人不快的角質。
眷村的不怕苦的忍勁和拚搏的狠勁,是眷村的起初動力,也是眷村的改造動力。此外,由於艱苦窮困,眷村的人是相濡以沫,彼此支援,互相幫助,所以特別的重情義,兩肋插刀亦不惜…
三百六十五天的這一天,我要點亮天上所有的星星,我要盛放所有的玫瑰,我要將所有的幸福傾倒給妳。
(shown)這種跨越日夜時空的和思想和文句的搏鬥,雖然是一種心靈的纏繞,可這也就是寫作的樂趣。
多少的人,多少的事,多少的糾葛,多少的喜樂,或是掠過,或是黏附,都是生命的點點滴滴所攪拌出來的,不論是苦澀,不論是可口,都匯流在自己的心靈裡,在別人的心目中,不會是空空的無一物。
每一天都是母親節,每一天是感恩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上帝所祝福的日子。
每一天都是母親節,每一天是感恩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上帝所祝福的日子。母親節快到了,我打電話給媽媽,一開頭就唱了一首小時候常唱的歌給她聽:
生活單調不是問題,日子快不快樂,要看心境。像是一杯清水,沒有美酒的芬芳,但是慢慢的喝,也可以品嘗出它的純淨清涼的美好感覺。
在人來人往中 我的眼光娓娓的追逐著夢幻 細膩的編織著憧憬
(shown)那相片中流露的讓人珍惜的感情,是對舊日情境的留連,是對往昔親人的懷念,甚至是一時的內心感受的記錄,留住的,是當時最真實的鏡頭。
或許是新春的喜氣,就在黃曆新年過後沒多久,那大瓦盆裡探出了二棵新芽。細細微微的幼嫩,淺淺薄薄的綠意…
不平靜的生活,讓我們的臉也難得平靜。我們臉上的表情和我們的心境息息相關。
有人質問說,乒乓球那麼小那麼輕,打乒乓球算不算運動啊?事實上,乒乓球在攻擊時,往往每一擊的力量會有如拳擊一樣的狂猛凶狠。
又是辭歲迎新年 平常人家少變動 日子如舊盼安適 但求和樂無病痛
月底九月初是到北卡羅納州採梨子的時節,今年重陽會依照往例舉辦了採梨郊遊,不料出發前一個星期,梨園主人來電告知梨子被突然而來的一大群人給採光了,由於遊覽車已經租了無法取消,於是此行改成了到附近的一個國家公園看瀑布的純郊遊。
(shown)「邂逅天堂之美」不需要千里追尋,而且很近不遠,就在自己的心裡頭,只要心眼一開,就可以在塵世裡看見天堂般的景緻。
涼風習習推門窗  明月細細鋪銀霜  紅楓勤勤織秋簾  落葉飄飄飛故鄉
雖然我們無法預知不可測量的未來,也不需要對不可測的福禍過度緊張,不過偶爾的對像是「生命中的麻醉藥」這類的思想有所涉獵和體會,可以讓自己更理解人生的意義,於是,可以擴拓自己的眼光和心態,也或許由於自己已經思索過這樣的問題,在偶然的機遇當中,可以助人幾許。
現實中,一些人會成為「壞人」,並不是他們一出生就是個壞人,甚至還是個好人,但是在遭遇困頓和苦難之後,心性開始轉變,為了生存、生活,他們必須在任何的「死角」與人爭鬥,無所不用其極的讓對手倒下,讓自己挺立起來。
果她是個花容月貌,身材婀娜,氣質優雅,聲音悅耳的美女,以至於使我被迷得「忘了我是誰」地,失了分寸,沒了心志的跳樓跳懸崖的愛她愛到底,這還算是個解釋。
大家都稱他「趙校長」,因他在台灣當過校長,不喜歡他的人就叫他「趙老頭」。以前我們見面的時候都是很熱絡的握手問候,後來我們見面時就互相擁抱…
人生的第一次,往往讓人難以忘懷。
我的祝福是真心的,也很誠懇,然而和他媽媽對他的愛相比,根本是螢光皓月,沒得比。我的祝福是一時的,媽媽的愛是一生的。
還好這小男孩除了偶爾會叫出一個單音的聲音,算是蠻安靜的,不但如此,在演唱進行中,受到音樂的感染,他的身體有時候還會隨著節拍扭動,當大家鼓掌的時候,他也會跟著用力的鼓掌。
在這無時無刻的關心中,在隨時隨地的伸出援手中,憂鬱症插不進來,只能在後頭等著,等到不耐煩的時候,憂鬱症就只好憂鬱的走了。
我們沒辦法分擔她身體的痛苦,但是,我們可以分擔她心靈的孤單與紛亂。逐漸的,我們可以從她的痛苦中,體會到她所散發出來的平安與喜樂。這讓我們認識到在生死的關頭,信心所帶來的力量是何等的大。
人們的心靈像是一個罈子,裡頭有不同時期的渣滓和精華在那裏交融與衝撞,然而這個心靈的罈子會隨著流入的歷練和智慧而自己長大擴充,永遠不會爆開。
體會人生和生命是個大題目,然而,體會的出處卻往往是在微小的地方,關鍵就在於自己內心是否能察知和感覺到事物和事件的內涵,進而產生感受和感動。
我們三十年前有了偶然相遇的緣分,將來不論時光如何漫長,再相遇,我們的情分仍然如昔,即使,不再相遇,我們仍然彼此關心,互相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