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沒有病,開玩笑去求藥,即使得了藥,過一會兒准不見了。
有一個道觀,在松樹桂樹林中,深幽寂靜。如果不是專心致志地進行修煉的人是不能住到這裡的。
雲安縣漢城宮的道士楊雲外,經常用飲酒來隱晦自己,然而言行舉止非同平常。
他對李林甫說:「你活著,你的家就太平;你死了,你的家就得亡。」
李仙人是從天上貶謫到人間的神仙,自從和高五娘結為秦晉之好,長期居住在洛陽,以煉金術為業。
他開玩笑問廟祝:「大王在不在?」廟祝說:「不在。」
老者仰倒在地,藍采和將一籃清水潑在那一灘黑肉上。老者的肚子立時就光光的如同平常一般。
我有志於林泉,離開家鄉、故國已經很久了,不想讓骨肉知道我在這裡的行止。我姓薛,名玄真。
村裡人都說:「這裡沒有梅家,也沒有作道士的,只有淮南嶽廟中,有梅真君像,難道是他不成?」
道士們驚奇地說:「那左玄的玉簪,丟失了也快十年了。今日你所獲的果然就是那遺失的玉簪。」
有一日,一位官吏忽然收到一紙天書,上面的字不可識,於是來請教何仙姑。
那女子說:「你要能射中那鶴眼,我就嫁給你。」
老道對他說:你氣色不佳,應該趕快回家,而且要晝夜兼程才行。
商客問這是什麼地方。回答說:「這是白樂天院。白樂天今在中國未來。」
夜裡他則把頭髮下垂在盆中,那些酒就順著頭髮滴進盆裡,酒香絲毫不減。
過去修煉真的是極難極難的呀,在一件小事上過不去,都有可能前功盡棄啊!
楊甚伍奏報說:「我去了九重天界,在虛空浩瀚的天空和日月星辰之間尋訪,仍然沒找到貴妃娘娘。」
見有一國城,城中的宮殿城樓都是用金銀或美玉建造的,城門上用玉石鑲嵌著三個大字「梯仙國」。
孟岐談起周朝的事時,瞭如指掌,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
玄宗硬要學隱形之術,玄宗常有隱不盡的地方,或者露出裙帶來,或者露出形跡來。玄宗生氣,把羅公遠殺了。
李玨打聽這是什麼地方,二童子說:「這是華陽洞天。這裡的『李玨』不是你。」
我在夢中到了瑤台,那裏有三百多仙女,其中有一仙女自稱許飛瓊,讓我賦詩。
安徽寧國府太平縣的主簿,名叫陳炳,字德先,是浙江義烏縣人。他盛情的來看望我。之後,我便駕著小船,前往陳德先那裏去致謝,順便就寄住在「寧淵觀」(道觀名)的下院之中。
和他同行的人都能聽到他打鼾的聲音,然而他行進的步伐卻毫無差錯,也不會被絆倒。
書生說:「我不是世上之人,是太白星官。」
那個道士傳完這個藥方以後就回到山裡去了,不知去到何方。
盧宗仰天長歎道:「我為官盡力,為民盡心,奮勇捕盜,本為除害,今乃與盜同死,天理何存啊?」
嫫母雖然貌醜,卻性情溫柔、品德賢淑,深受黃帝敬重。
一天夜裡,田耕野忽然恍恍惚惚的見到已去世的妻子孟夫人從樹梢上飄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