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授課時,偶爾會跟學生開玩笑說:「有些女孩子,遠看一朵花,近看不禁叫道:『唉呀,我的媽!』」多少世間事必須靠近觀,方能看清真相。有個美容品廣告詞說:「你可以再靠近一點!」就是這個道理。
自卑與自傲是一體的兩面,其中關鍵性的心理防衛機制則是反向作用。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人際相處亦復如是,他人有意、無意的傷害,如山似海,何止萬千!一個人要是心中永遠充滿那麼多的仇恨,哪裡還有心思享受幸福人生?
看過一篇網路文章:有位老師帶著一群小朋友搭公車到校外參觀。當小朋友就座後,老師已經沒有座位了,只好將就站著。車到下一站上來一群人,其中有位年近古稀的老婦人,白髮蒼蒼、滿臉皺紋、像似歷盡不少滄桑,她剛好站在老師的身旁。老師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同情心油然而生,將目光轉向博愛座,上面正是坐著一位年輕的女孩,她正低頭玩弄扭轉背包的帶子,裝作視若無睹的樣子。
國小主任甄選放榜,我的名字竟然落在孫山外,雖然日子已經消逝數月,但是內心鬱悶總是難以釋懷。考前曾經聆聽夏教授的一席話,抹去我忐忑不安的心情。想起夏教授退休後獨自深居簡出,想必寂寞滿懷,於是決定再度拜訪他,一來探望我最敬愛的老師,一來想尋找解除鬱悶心情的處方。
有位心理學教授講過這樣一個笑話:一位學生拿著一份「用紅筆畫著一個大鴨蛋,底下有兩條槓」的考卷,遞給爸爸並問道:「爸爸,這到底是遺傳的影響?還是環境的影響?」不管是遺傳或環境的影響,都是父親的錯,反正,千錯萬錯,都「不是我的錯」!
我沒學過佛學,此文不是要解釋「隨心而化」是甚麼意思?我是用隨心而化這個語詞,說明人類普遍的心理現象:人們看事與物,往往不是看到事物的真實存在形式,實際上,人們所見只是自己內心的投影。
有位醫生告訴我他的一個故事:「有一天家裡來了一隻全身皮膚病的癩痢狗。看牠走路病厭厭的樣子,可能好久沒吃東西了。我同情心油然而生,就幫這隻流浪狗擦藥、給東西吃。第二天那流浪狗又來了,我又給予照顧。第三天流浪狗三度造訪,這回我想了:這隻狗天天來,身上又有皮膚病,在門口走來走去,會使病患者心生害怕。所以就拿棍子趕牠走。可是那條狗好像不肯走,不得已我就用棍子打牠。雖然我每天打牠,牠還是每天光臨!」
    共有約 9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