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7·5流血事件
中共對西藏對維吾爾動用軍隊進行鎮壓,並且在其獨控的媒體上大肆進行炒作,試圖將黨民的矛盾轉化為民族矛盾。但是已經病入膏肓的中共無論如何達不到這樣的目的。
去年西藏出事,今年新疆出事,從電視屏幕上看,感覺很類似。在西藏是藏族「暴徒」在打砸搶燒,在新疆是維族「暴徒」在打砸搶燒,後者表象是新疆的暴亂有廣東韶關事件為其前因,讓人懷疑是維族「暴徒」向漢人瘋狂報復,不僅軍警開槍鎮壓,而且被激怒的在新疆的漢人也像韶關那些漢人一樣,反擊維族。
七.五抗暴事件,中共當局公然武力鎮壓,舉世震驚。事件持續半個月來,北京當局極力掩蓋,死亡人數成謎,新疆與外界隔絕,真相難明。外界盛傳北京高層因為新疆事件權鬥激烈。有評論指,周永康主政一手導演新疆武力鎮壓……
最近讀了黃章晉的“再見,伊力哈木”,覺得這是一篇有助於瞭解新疆騷亂前因後果的、不能不讀的好文章。許多網友和我一樣,有同樣的感受。可惜的是,大陸民眾無緣閱讀,因為這篇文章及其伊力哈木的博客都已從新浪網、百度等大陸門戶網站刪掉了,他們所能看到的只剩下“抱歉,您要訪問的頁面不存在或被刪除”、“對不起,您訪問的博客已經被管理員遮罩”。
什麼是民族自治權?乾隆給予土爾扈特人的,就是真正的、活生生的自治權。與此相反,中共在新疆、西藏等地實行的所謂「自治」,乃是三鹿奶粉式的假冒產品,最終不患政治結石症,才是怪事!
事實上關於維吾爾人的記載,在中國歷史上,大概南北朝的早期,已經出現了。最重要的是在中國安祿山之亂,即安史之亂,就是八世紀中到九世紀這一段時間。在這一百年中,八世紀到九世紀,是維吾爾人非常強大的一個時期。他們佔有的地方,多半是在今天的內蒙古、外蒙古一帶,成立了一個很大的帝國。這個帝國武力強大,又善做生意,所以在唐朝影響很大。唐朝許多來往做生意的人,常常都是維吾...
民族問題何以超越或者不能超越政治問題,其間,尚有一個更加深刻的悖論。這個悖論和「人民」悖論一樣,使得中國新疆問題和西藏問題,產生不同的詮釋甚至過度詮釋。
新疆流血事件發生後,很多大漢人主義者群情激昂,痛罵維吾爾殺漢人,甚至有自視追求民主的人士,也指責新疆人野蠻,似乎整起不幸事件,都是因為有個「維吾爾」。
2009年是個多事之秋,早在今年年初,內地已有預言傳出“逢九必亂”。理由也很明顯,上半年從三月開始,有西藏暴亂一周年,五月是四川汶川大地震一周年,到六月則是六四天安門鎮壓事件二十周年,十月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六十周年大慶,還未算出七月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突然爆發的一場突如其來的暴動。
當我們談論新疆,切莫忘記:當前的社會管治危機,瀰漫於民間的仇富、仇官情緒,以及族群矛盾和衝突,歸根結底,都是制度安排和設計嚴重滯後於經濟發展;維穩成為中共高層的緊箍咒,不願、不敢進行政治改革;地方當局亦借此肆無忌憚地倒行逆施、貪贓枉法,一旦激發民變就血腥鎮壓。
昨晚電視播放了新疆主席白克力7月18日答記者問,在回答關於互聯網開放時,他說:「這次事件(75事件)發生後,為了穩控當地局面,對互聯網實施了管制,這是世界各國都會採取的措施」,他還表示:「隨著局勢的穩定,對互聯網的管控會逐漸解除」。
新疆七五暴力事件之後海外「愛黨愛國」的僑界人士出奇地平靜,感冒不打噴嚏,生氣不動肝火,一副好乖好柔順好斯文好有涵養好不「愛國」的樣子。相較與去年反藏獨反西方妖魔化那會的「好氣憤好威猛好激情好愛國」,眼下的情景用北京人的話說叫焉了,用上海人的熄火了,用東北人的話說叫拉到了。在加拿大連一貫旗幟鮮明支持黨中央的全加華聯也只是在事發近一週後才發了一篇不痛不癢的聲明...
新疆事件塵埃未定,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和能源部長朱棣文突然提前兩個月於近日同時訪華。對此,《紐約時報》說,這是兩位奧巴馬政府的最高級華裔部長,以微笑外交向中國推銷美國的可再生能源技術,而警覺性較高的海外最大華文報紙《世界日報》7月18日社論則認為,美國在此敏感時機派兩位華裔部長提前訪華,大有為中國解圍的味道。
廣東韶關的“蝴蝶”輕輕扇動翅膀,卻在新疆烏魯木齊釀成了一場死傷慘重的民族衝突。事件起因有各種版本流傳,最後中國政府卻以英文向海外通告(這則消息無中文通告),這只擁有巨大能量的“蝴蝶翅膀”原來只是韶關旭日玩具廠一位漢族青年女工的一聲尖叫。這則消息不公佈還好,公佈之後只讓人看到這個“和諧社會”的極度脆弱,不僅官民之間缺乏互信,民族與民族之間也同樣缺乏互信。
隨著時間推移,7.5烏魯木齊的動亂的來龍去脈愈漸清晰,看了各方面的報道,聽了各方人士從不同的角度談了他們的看法,我受益頗多。這裏我不想拾人牙慧,只想談一點目前還沒人想到的看法。
按:遵照7月10日濟南國保談話精神「有意見可以找領導反映」,我在7月11日給胡錦濤主席發了「特快專遞」,但至今杳無音信,我只好將其發到網上。
新疆軍警多,眾所周知。在七五血案後,又從內地調入大批武警,現在的新疆真可謂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按中共說法,軍警是來「保護」老百姓的。
對於新疆烏魯木齊流血事件,中共發佈的最新數字是,184人死亡,一千多人受傷。但海外維吾爾團體說,這個數字不真實,可能有六到八百維族人喪生。國際媒體也多對中國當局的數字質疑。但即使是184人死亡,也是重大流血事件。南韓當年震驚世界的光州大屠殺,最後查明直接遇難者166人。這次新疆流血事件,死亡人數超過光州。
7.5事件一發生,中共就迫不及待地宣佈是「由境外遙控指揮、煽動,境內具體組織實施,有預謀,有組織的暴力犯罪」的政治事件。緊接著,中共喉舌開始醜化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把這個事件直接就推給了曾經是新疆政協委員的她。與此同時,中央民族大學教授伊力哈木被捕。
這次烏魯木齊的漢人真教人看走了眼,這些兄弟究竟長了幾個睪丸?聽說政府宣佈一百多個漢人被維吾爾族殺了,就拿起棍棒刀斧上街追殺維吾爾人,連滿街滿巷的軍警裝甲車都不怕,這膽兒是從哪裡來的?
湖北女子鄧玉嬌實施正當防衛傷人致死案,最後被中共法院定性為「防衛過當」,判決鄧玉嬌有罪但免刑。免刑的理由是鄧玉嬌符合自首條件,而且屬於限制刑事責任能力人(指鄧女精神狀態異常)。
7月5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的屠殺事件,是典型的種族仇殺。不論死傷者是維族多,還是漢人多,責任都在中國政府。以中國快速而強有力的“專政”力量,竟然會發生這種大規模的流血死亡事件,如果不是政府自己屠殺,也是縱容民間相互仇殺。死傷人數中,到底漢人、維人各占多少,當局還不敢公佈,因為無論怎樣公佈,共產黨都逃不掉責任。當然,也由於事件引發中國國內民族關係的緊張,最大得益...
翻開中共的歷史,再看今日之現實,完全可以發現中共從來就不缺少屠夫,那種對無辜百姓或政見不一者可以不計良心與效果大規模進行殺戮的屠夫。
新疆75大型流血事件已經發生近一個星期了,不明真相的維漢兩族還在互相仇恨。儘管中共當局一邊倒的嫁禍海外維族維權組織,但越來越多的分析文章和證據顯示,中共當局才是韶關和新疆兩次大型流血事件的罪魁禍首。
中共用所謂的民族融化來代替了這個民族自治,也就是用同化的方式,作為今後民族政策的大方向,而不提以前自治的這個問題了。還有也有講到,這個問題裡面可能有執法不公,或者是分配不公這麼一個現象。所以主要來說,召開政治局會議的目的就是把這個新疆事件鎮壓以後,作了一些規定。
七月五號,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首府烏魯木齊,發生了大規模的暴動。維族人聚集到市場中心遊行抗議,隨後發生了暴力行為。一些情緒激動的維族青年,在街道上追殺無辜的漢族人,包括婦女和兒童。再接下來,砸門沖入店鋪,毆打和殺害了無辜的平民,燒毀車輛。隨後的幾天,大批漢族青年手持棍棒,進入維族聚集區,尋釁報復,隨即遭到了警方用催淚彈驅散。
“7.5”新疆事件發生近一周,7月11日,中共當局終於公佈死亡者中的民族構成:184人死亡,其中,漢人137名,維吾爾人46名,回族1名。但境外維族人組織堅稱:維吾爾人死亡達500餘人,其中,400余人死於烏魯木齊,100余人死於喀什。
最近發生的新疆烏魯木齊流血事件,據中國官方數字,有156人死亡,800多人受傷。對這次重大流血事件,國際媒體都有報導,在Youtube上也有不少畫面。美國大報《華爾街日報》還就此發表了社論。國際媒體報導的焦點,是中共當局的新疆政策的失敗,造成這麼大的流血事件,這麼多生命損失,胡錦濤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009年7月5日,新疆的上萬維吾爾族人,在烏魯木齊市政府前抗議,要求政府對廣東韶關發生的「維漢衝突」事件進行公證處理。因為韶關有兩名維吾爾族人死亡。7月5日的抗議,局勢失控,演變成了一場屠殺。據中國當局報導,有184人死亡,千人以上受傷,數百輛汽車被毀或焚燒、我們居住在海外的華人,對這一事件非常關注,同時對死去的維族、漢族人表示哀悼。對本次事件我提出個人的...
7月7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舉行記者會,就新疆暴力事件答中外記者問。聽了他的回答,我相信,像我一樣想要搞清幾個簡單問題的人,都會大失所望。
共有約 10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