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看懂了,什麼都明白了。」丹妮拉說,她看第一講的時候就哭了,「裡面解釋了很多」。總共用了大概三個星期,她把書看完了,也看明白了。
(Ghazal Tavanaei)
「騎向自由」成員蔡博容:「當我看到他們的表現,我感到很受鼓勵,就感覺:哇!太棒了。這些孩子,當他們長大後 ,將會成為很棒的人,因為在這種年紀,他們有了這麼棒的經驗,這樣特別的歷練,這對他們來說非常寶貴,是一堂很棒的人生課,我認為是這樣。」
Ghazal Tavanaei
嘉扎爾‧塔瓦納艾:「我是從一張自拍照片聽說『騎向自由』的,他們當時有個活動,就是鼓勵大家上傳自拍。這次騎行起點是洛杉機,終點是華盛頓DC,宗旨是救遺孤,他們的父母因修煉大法在中國被殺害。」
許多西方人在人生面臨重大挫折時,不約而同會暫時放下西方文化思維模式,轉向東方文化去找尋答案。美國一位女經濟學者露西亞·唐恩(Lucia Dunn)也是如此。她在學習冥想打坐時意外體驗了特異功能,從此人生發生了巨大改變。
Ghazal Tavanaei
家住迪拜的伊朗姑娘嘉扎爾‧塔瓦納艾(Ghazal Tavanaei)是一位美麗的少女,她不僅有著俊俏的外表,還擁有一個強大的內心。從她的身上我們看到,儘管她年紀輕輕,卻已經彰顯出不一樣的人生。
2003年5月的一天深夜,美國波士頓的Steven Gigliotti睡不著覺,半夜2點打開了電視。當地主流媒體劍橋電視台正在播放「天安門自焚案」真相片,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一會,我就忍不住哭泣起來。」
5月15日上午,紐約聯合國總部前的公園裡,在等待參加「世界法輪大法日」遊行的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中,有兩位身著白色鑲邊襯衫、頭戴花環的金髮年長女士笑容滿面地與身邊人合影,其中一位還輕快地舞起腰鼓,格外引人注目。她們是來自烏克蘭首府基輔市的柳德米拉(Lyudmila Sivkova)和亞歷山德拉(Alexandra)。
(shown)命運造化,如同經她畫筆修復的古老斑駁的壁畫獲得重生,芭芭拉的人生,在經歷過一場幾乎危及生命的嚴重事故之後,被一本神奇的書奇蹟般地復原,她也從此領悟了人生的真諦。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了,最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卡斯滕說:「其實我們社會中很多東西都有所遺失。例如,德國一詞,用中文講,叫做『道德國家』。德國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體發展中被壓制。當我讀到這些(真、善、忍)原則並且學習和理解這些原則時,我感到非常美妙。」…「建三江事件」沸騰國際,他呼喚中國同行快看《九評共產黨》,順應自己的良知做事,認清獨裁的共產黨。
網絡專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表示,閱讀《轉法輪》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不解之謎。…這讓他體會到《轉法輪》真的威力無比,直指人心及宇宙的核心,直接針對事物的本質討論,不像現在的科學,都是對事情迂迴間接的探討。他說:「用迂迴的方式,永遠隔著一層,這樣永遠也得不到真相。只有直接面對問題核心,親身經歷,才是最有力找尋答案的方式。」
法輪功師父把我從不幸的枷鎖中解救出來。他告訴我人為甚麼要活著,還有更高尚的東西。
拉脫維亞自一九九一年脫離前蘇聯成為獨立民主國家後取得第一枚奧運獎牌的選手馬汀斯說:「修煉(法輪)大法一年後,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就贏得了第一枚奧運獎牌。儘管從沒想過要通過修煉得到常人社會的甚麼,但我確實經歷了所有的奇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加拿大人Joel Chipkar 和三十五名外籍人士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帶著他們各自的國旗聚在了一起,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在隨後的幾個月裏,來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海外人士相繼去到中國,試圖讓中國人知道,在他們國家裏發生的這場迫害,以及對法輪功的抹黑是不公平的。十年,Joel Chipkar感覺到,當年與其他學員一起站出來,為了別人的利益去對抗暴政是一種榮譽。 人類歷史上,不乏驚人而又充滿啟迪的故事,展現著善與惡之間的鬥爭。今天,我們的內心深處保持著一個願望:越來越多的人將站到善的一邊。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李老師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法輪大法在中國傳出後的第十年,阿歷克斯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要去中國...
記的在十一月的一天,我坐在床沿,眼望著窗外,思襯道:要是我知道自然的原理該多好啊,那樣我就會按照自然的原理來做事而不是違背它,這該多好啊。
(大紀元記者李景行英國報道)克瑞斯特弗(Christopher) 快25歲了,外表溫雅,談吐自信坦率,戴一副白框眼鏡,2009年4月份的一個週六,他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在紐卡斯爾市中心的大街上,忽然,一個不同尋常的攤位出現在面前,很多展板圍成一個大圈鋪在地上,上面有人打坐煉功的畫面和遭受酷刑的畫面, 同時他接到一張傳單……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法輪功,也是第一次知道在中國發生的迫害。
( 大紀元記者梁朝陽綜合報導)「掙了不少錢,但那又如何呢?我開始還以為這很重要,但隨後意識到自己並未從中受益多少,因為錢對我而言並沒太大意義,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活。當有人問我感覺如何,我的回答是『一無所獲』,那就是當時的我。」這是彼得(Peder Giertsen)九九年前對自己心靈的詮釋。十年創業,彼得雖積累了不少財富,但他並不感到快樂滿足。直到九九年的一天,一次他與朋友外出午餐時,席間朋友的談話使他的人生發生了改變。
那年的夏天,她把書讀完了。九月份,就像書中描述的那樣,嘉娜拉經過了很多消業的痛苦。她知道,修煉之路,是不能走回頭路的。她讀了更多更多,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後來,那些很厲害的頭痛,一點點的,都沒了。她的那些恐懼、抑鬱、呼吸困難、神經衰弱,也都全部消失了。
「 一張傳單就能讓我和丈夫得法,看上去只是一張傳單,一件簡單的事,其實意義卻很大。我也要倣傚這種做法,將傳單傳送到更多人手中。」這是位修煉法輪功半年的西人學員麗娜的感慨。半年前,麗娜和丈夫路過中國領事館附近時得到了一份真相資料,隨後他們去了煉功點,成為了初學者。
(大紀元記者梁路思香港報導)來自澳洲的Oliver今年22歲,看起來靦腆、害羞。文靜而又老實的他,在5月10日參加了香港法輪功學員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及恭祝師尊華誕的集會及遊行活動。他當天接受了記者採訪,娓娓道來自己走上修煉之路的故事。
(大紀元記者梁朝陽綜合報導)「我最大的遺憾是當時沒能看透那些謊言,以至耽誤了四年的時間,不然,我可以更早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啊!」,這是位家住美國密蘇里州的中年西人男子馬丁‧羅伯茲發出的感慨。
埃克索的中文啟蒙教育,就是一個中國學員帶他讀了《轉法輪》的前言 「論語」,然後教了他《轉法輪》第一講第一段的標題「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就這些了,三頁書不到,…他自己居然就這樣繼續讀了下去,一直讀完了一整本書300多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