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竊國六十年
10月1日(星期六)下午,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於辛亥百年即將來臨之際,應亞特蘭大僑學各界的邀請,在亞特蘭大華僑文教中心發表了他紀念辛亥革命系列演講的第二集-「祖國在危險中」。亞市多個僑團一百五十餘人參加了演講會。
文革中,彭德懷被囚禁了整整8年,其間他遭多次批鬥和折磨。當林彪墜毀於蒙古溫都爾汗之後,專案組於1972年1月8日向他宣佈林彪反黨事件,讓他揭發交代林彪問題。
共產黨不僅腐敗了,而且是高度腐爛了,遭到了全國人民的摒棄,沒有民意的流氓無賴政權,賴在權力的金字塔尖不肯下來,只能依靠惡政惡法維持政權。
中東那些社會主義特色國家相繼垮台,專制總統們或被捕或審判,人們不由想到已經鶴立雞群的社會主義中國,它的路在何方?
美國和韓國舉行聯合軍事演習,這在國際上應該是司空見慣的事,但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共匪總是疑神疑鬼地樹立假想敵,中共軍事謊言家攻擊美韓聯合軍事演習是針對中國的,是胡蘿蔔加大棒,奇哉怪哉,胡蘿蔔加大棒是中共慣用的伎倆,專門用來對付中國人民的強勢手段,怎麼到了美韓面前變成了可憐的弱勢對象,落到需要選擇胡蘿蔔或者大棒的境地。
七月滿地紅,紅歌、紅劇、紅影、紅色出版與旅遊,中共唱紅主旋律,卻是人命變奏曲。強歡只一天,紅極生悲後,災亂禍不斷。
我們先來說一說中共的自我崇拜、美化、神化,看一看黨宗教多厚顏。中共旗幟鮮明打壓宗教傳統,借科學名義,操控人用馬列和科學名義辱罵、毀滅傳統。
在《中共威逼色誘志願軍戰俘回國》一文中,我業已解釋了諸多戰俘不願被遣返的原因,而那些相信了中共回到中國的戰俘們的遭遇只能用「淒苦」來形容。
這裡革命黨指的是中國聯邦革命黨應運而生,所謂的「運」指的是什麼呢?指的是革命形勢在發展在變化,革命思潮在興起,革命的條件在成熟,因此革命黨就應運而生了。這個「運」經過幾十年的變化、發展和能量的積累,現在已經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走到了一個新的方向。
我只想說一句話,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時代,它道德標準跟意識內容都不太一樣。但是我們抓住一點,首先是文明;第二是進步的文明,用進步的文明戰勝落後的文明;用進步的追求,去戰勝倒退的故事,我想我們就會既傳承我們自己已經擁有的,比較好的道,同時又能吸收近代世界已經產生的,更進步的、更文明的道,我們的國家民族就有希望。
今年是「六四」屠殺22周年,也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綜觀今年的國際局勢,頭號恐怖分子本拉登被擊斃,而中東要求自由和民主的浪潮不斷蔓延,而且屢戰屢勝;那麼在中國13億人口也在急切的為中華民族尋找出路。從歷史中我們吸取什麼樣的經驗和教訓?中華民族的出路到底在哪裡?如何能夠重塑中華的輝煌?
1951年11月,我們的部隊到達拉薩。離開昌都向拉薩開拔時,18軍統戰部長徐冰把我喊去,交給我一個任務,說這裡有兩個箱子,是毛主席送給達賴的禮物。他沒說是甚麼禮物。到了拉薩,打開箱子驗收,是一對金燈和八個玉碗,上有「達賴喇嘛先生惠存 毛澤東贈」字樣,日期是1951年。我們私底下議論說,達賴才19歲,毛主席還稱他先生,覺得滑稽。
《毛時代的大飢荒》作者,倫敦大學中國現代史教授迪克特(Frank Dikotter),日前在美西世界著名學府斯坦福大學,就這段中國歷史進行專題演講。他說,在查閱研究當年的歷史檔案中,他有三個驚人的發現。
1793年7月,英國特使馬戈爾尼率領第一個訪華使團去中國。途中船隊經過非洲西部的聖赫勒拿島時,馬戈爾尼心血來潮,決定去拜訪一下被流放在島上的拿破侖。二人閒話間,馬戈爾尼談到了自己去中國的使命,結果引出了拿破侖的一句名言,「不要去招惹他們,中國是一頭沉睡的雄獅,一旦醒來,整個世界都會為之震顫。」
澳洲昆士蘭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們於10月9日上午11時,在布里斯本中國城舉行勇氣長城活動,為中國遊客們傳達迫害真相,並勸退黨、團及隊。
由於「公有制」的經濟基礎是畸形的,因此建立在它的基礎上的上層建築——國家機器也必然是變形的。名義上的「人民政府」,其實政府官員並不是人民選舉的,而是共產黨內部拉關係、走後門,利益分贓、權力平衡、自己圈定的,政府官員從不擔心甚麼選票不足會下台的問題,因為都是共產黨自己選自己的把戲,所以政府官員是不必向人民負責的,只需要向頂頭上司負責。無論是行政、還是立法、司法...
憶我軒轅開大同,三代悠悠古道風。 詩書禮樂塑華夏,神傳文化意無窮。 代代相繼無斷絕,萬邦來儀功德豐。 幾度胡騎亂紛紛,走入中原竟無蹤。 而今回首都成夢,神州不復舊顏容。 唐宮漢闕殘陽裡,多少樓颱風雨中。 古國文明一朝死,六十一年血泊紅。 中共亂黨舞屠刀,馬列邪教絕天通。 炎黃子孫成賤民,尊嚴不如一奴工。 流氓癟三爬高位,為禍四方似蝗蟲。 古風墜地魔道興,人心...
今年十一「中華國殤日」是中共竊國61週年。9月26日上午,休斯頓中領館贊助的中國人活動中心舉行升旗活動,與此同時,當地退黨服務中心在場外悼念國殤日、聲援8千多萬中國同胞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中國是由共產黨領導一切。既然社會主義國家的「公有制」變成了「國家所有制」,而國家又是共產黨執政的,所以「公有制」在本質上變成了「共產黨所有制」,即共產黨的「集團私有制」!全民的東西就是國家的東西,國家的東西就是共產黨的東西!全民的東西由國家來代表,而國家又由共產黨來代表!共產黨可以直接佔有、使用、支配、處置全民的資財,國庫的東西就是共產黨的東西,可任意開支、...
(中央社台北17日電)能夠前無他人地接觸到中國共產黨官方檔案的荷蘭史學家馮克(Frank Kikotter)昨天說,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本書是探討中國商業世界中隱藏的政治陷阱的一本入門書。中國大企業的經理一向都把政治目的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商業利益。事實上,這些企業經理是共產黨派駐公司的「書記」,不聽命於董事會,而是服從一個模糊的共黨組織。
共黨政權和納粹黨政權,都是典型的極權主義政權,就是(其實兩蔣時代的國民黨政權也是如此,因為欠缺反省,如今也沒有本質上的改變)。極權主義政權的特色是以黨領政、以黨領軍、以黨控制經濟、以滲透到各階層和組織的黨細胞控制社會、以意識形態治國、以官方控制的文宣對人民洗腦、對於那些頭腦清醒無法洗腦的人則以特務恫嚇之。這種政權都一樣殘暴無人道、不把普世價值當一回事,而自詡...
(大紀元記者林達丹麥哥本哈根報導)最近,「辛亥革命百年,歐洲取聖火萬里行」的活動來到了丹麥。中國民主黨(海外)主席徐文立先生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介紹了該活動,並暢談他對中國未來發展的樂觀展望。徐文立先生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介紹了《辛亥革命百年,歐洲取聖火萬里行》活動,並暢談他對中國未來發展的樂觀展望。
(據中廣新聞報導)英國廣播公司又遭到撻伐。一個節目主持人在節目裡宣布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駕崩,引發各界批評。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佈消息,一名為德國電視台記者擔任助理的中國人,在採訪拆遷新聞時被北京公安人員帶回審訊。觀察人士說,中國當局不敢對駐華外國記者動粗,因此將矛頭轉向他們僱用的中國籍助理。 (BEIJING-COPS-THREATES-ASSISTANT-OF-FOREIGN-CORRESPONDENT-20100511-93414314l)
我們小的時候接受過一系列共產黨的教育,其中有一個絕大數來自大陸的朋友都知道的說法,就是,「在毛澤東的領導下,共產黨推翻了壓在舊中國人們頭上的三坐大山,包括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
齊家貞發表的第二本書《紅狗》,以剝了皮的小狗,因為沒有死,所以只得活下去,來形容自己非正常地活著。五年前寫下的書,沒有意識到它是自己受創心靈癒合的開始。直到三年半前寫文悼念三弟,「非正常活著」才開始在齊家貞的腦海形成意識。億萬在中國大陸和海外生活著的中國人,每天都在無意識的非正常活著,同時把非正常的思想行為一代一代感染下去,齊家貞在《紅狗》中以自己個人愛情、...
次的兩會到底提出了什麼重大的議題,進行了什麼來討論?這些代表們是不是把民間的聲音和訴求帶到大會來討論,是否有得到了解決方案?另外人大和政協兩會的職能到底是什麼?他們有什麼權力?跟其他國家相比,比如跟美國或歐盟國家到底有什麼不同?這一次民間和外界對兩會是如何評價?您認為「兩會」是不是辦成了中共政界的「春晚」?
現在共產黨統治中國不要憲法,它只要紅頭文件;現在甚至連紅頭文件都不要,就電話的一個口頭傳達。我們講,對法輪功的這樣的迫害有法律依據嗎?憲法上有這樣規定嗎?什麼都沒有,連個法律條文都沒有,它就這樣迫害法輪功。用「610辦公室」的形式來迫害法輪功,透過口頭傳達,被打死就當作自殺。
共有約 40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立陶宛規劃在台灣設立代表處,並考慮脫離中國與中東歐「17+1」合作機制。台灣外交部3日表示,對於任何有助於深化台灣與立陶宛友好關係的構想,我方均秉持歡迎的立場。學者鄭欽模歸納六點分析:中共今天的國際處境就是各國對「一帶一路」的幻想破滅,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