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許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或許我們都需要反思。探求真理的路上,就是需要這樣把偏見、誤解一個個顛覆、糾正。
有些事我們做錯了,但沒有出現別人說的嚴重後果,我們就放鬆警惕。慢慢地,就越來越不在意,直到最後心安理得地認為錯誤的方式就是對的。
也許我們對很多問題下的結論都過於絕對了,就像我之前認為石榴與淩霄完全不同,現在發現其實是錯的。用心觀察,也許還會發現更多萬物相通的奧妙吧。
要想瞭解世界的本來面目,我們必須自己用心觀察思考,而不能僅僅依賴從別處獲取的資訊。
我們在處理很多問題時,經常會有堅持己見的固執,和買餅故事中的雙方非常像。本不是什麼大問題,只需要簡單協調就可以完成,而我們很多時候就不肯讓步,白白放棄一樁交易。
每個人都有沮喪的時候,但讓我們感到沮喪的往往都是一些表層的因素,如果心態更加平和,目光更加敏銳,也許我們都找到慰藉心靈的閃光點……
活在世上,總有些事會不盡人意,也總有些人會給我們帶來溫暖。心情隨著那些不盡人意的事一時低落,也許不可避免,但我們更應該為那些生活中的感動而駐足。
當道歉僅僅成為一種儀式,人與人的相處中便只剩文明的外表。而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能夠反省自身失誤並包容對方不足的心胸。
一邊捨棄,一邊收穫,也許每一次失去都是對我們最好的考驗。能坦然放下的,一定是因為有了更開闊的心胸和更長遠的眼光……
人與人之間不再是防備的,而是欣喜的,為緣分的延續、為每次的相逢而欣喜。我們不需用門鎖鎖住旁人,也就不再鎖住自己,所有人豈不是都能更自由了嗎?
在這無盡的追求中,人很容易忘記,自己真正所需的其實很少。不管自身與外界的條件如何改變,都能保持最初的淳樸與寧靜,任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那才是最讓人敬重的吧。
在這無盡的追求中,人很容易忘記,自己真正所需的其實很少。不管自身與外界的條件如何改變,都能保持最初的淳樸與寧靜,任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那才是最讓人敬重的吧。
保護夏日植物
說到底,那令無數人心心念著放不下的職務也許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滅,只是生活的裝點,並不代表永恆,也不能決定我們的幸福。
人對誘惑的抵抗力其實很低,放著旁邊敞亮的玻璃不管,而是一次次去主動招惹視覺的不舒服。也就是,理智上明知道是不好的東西,行為上卻還是要條件反射式地去觸碰。
舞臺只是小舞臺,更大的舞臺是這個世界。也許我們無法站到那個有限的舞臺上,但都有自己的舞臺和角色。能坦然做好觀眾,不也是在自己的舞臺上表演嗎?
各種工具的存在,給生活帶來便利,但同時讓人變得依賴,依賴到忘記自己與生俱來的能力。過於依賴,就會局限自我。也許我們都該反思,生活中有多少東西是我們真正離不開的?我們無意中給自己添加了多少禁錮?
行程結束後,和導遊、朋友告別,回到酒店。一天的學習,懂得了很多在書上學不到的知識。回想那些點滴,總還有朋友在寒風中穿著白裙子的身影。我想,這身影將會一直伴著那段記憶,是友情的影子,更是一種讓人敬佩的堅持。
信任是可以良性迴圈的。先生信任裝修工人,工人就以他們的方式照顧我們。反過來,不信任也是會迴圈的。一方的防範會引起另一方的戒備,最終是相互算計,都過得很累。如果人人都能向善,讓信任的良性迴圈持續下去,世界就會更美好了吧。
如果我們能以回顧式的眼光去看待當前那些磨人的事,是不是就能火氣小一點、耐心多一點呢?
心懷仰慕之情,我們就容易看到對方的閃光,而心中有質疑時,就很容易發現對方的不足。我們太多的判斷是有色的,但很多事並不是非黑即白的。
再不起眼的小物件,背後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歷史和故事。如果盲目追求新奇,很可能無意中就破壞了文化底蘊。所以,「創新」之前,務必要先做好研究,瞭解始末,不可隨性而為。
清醒的時候,眼皮輕如鴻毛,甚至沒人意識到眼皮的存在。疲憊的時候,眼皮又重如泰山,讓我們無能為力。也許沒有什麼是無足輕重的,凡是存在的人與物都有其各自的角色扮演,這世界上的點點滴滴都不容我們忽視或看不起。
很多事我們以為很簡單,真做起來發現很麻煩。也有些事我們以為很繁瑣,真做的時候卻又感覺沒那麼難。面對愛開玩笑的生活,也許我們也都應該樂觀、幽默一些,隨時準備著迎接意想不到的結局。
鴕鳥對危險的迴避從表面看是懦弱的,但實際上並不那麼絕對。也許遇到問題不急於往前頂,本身就是一種哲學。
喜歡得太深,便成了揮之不去的執念,到頭來累得反而是自己。倘若轉身試一下,就像背朝陽光看藍天的樣子,或許就會多了幾分從容,也能多尋得幾分美好。
早上接到朋友電話,她身體不舒服,需要去醫院。她先生不在本地工作,我也走不開。朋友自己開車去看醫生,我沒有跟著去,心裏七上八下的。 後來,我有事外出需要開車。也許是因為朋友的事而心神不寧吧,在車庫裏倒車的時候沒有判斷好距離,車門蹭到了旁...
面對什麼事情,我們都不能急於下結論,我們眼睛看到的現象往往是不全面的,需要更深入的瞭解才能搞清楚具體情況。
正如推開教堂的門進入另一個世界,有時候我們更需要推開自己的心門,聆聽內心最深處的聲音,找到真實的自我。
在著急的時候,我們最需要的其實是冷靜,縱觀全局把握形勢,讓著急的心暫且慢下來,等待一分鐘,也許就是不一樣的結局……
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五彩繽紛,芸芸眾生,到底需要怎樣的智慧才能安排出這樣精妙的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