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
作為各方面已經證實了的,江西福泰顧問有限公司非法集資詐騙1.4億,偷稅5千萬的經濟犯罪大案,因江西省公安廳拒不予立案,一直得不到查處,有關人員也一直逍遙法外。而800多位債權人中,已發生了多起自殺事件,導致2人死亡。從案發開始,有一、二百人堅持向各級告狀投訴,都石沉大海。最近,胡贛成等100餘人,在網上發帖:《能否撬動江西公安廳腐敗大案》。
8月5日下午,江西省氣象台獲悉,該台在一天時間內發佈了高溫、冰雹橙色預警信號,同時還發佈了雷電、大風黃色預警信號。據悉,江西在一天之內同時發佈「兩黃」、「兩橙」預警信號的現象實屬罕見。
(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8月4日,江西萍鄉市上栗縣福田鎮的李姓村民,攜帶塑膠桶裝汽油闖進上栗交警大隊清溪中隊,將汽油潑向協警室再點燃,一名正在值班的協警當場被燒死,另一名協警被燒傷。被燒死的協警譚萍的妻子在萍鄉市委宣傳部工作。福田鎮政府官員表示,李某是個被逼得走投無路的人,而且當今這類事件到處都是,已經見怪不怪。
(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7月26日,江西新余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公司再次發生爆炸。官方聲稱,沒有人員死亡,有2人受傷,目前事故報告還未出來,但民眾在網上曝光說,有人員死傷,當地政府又在封鎖消息。
江西贛州于都縣耗資近兩億元興建一所中學,當地人士告訴本台,當局採取硬攤派的土政策,強制捐款,而教育局一名官員卻稱,捐款是自願的,但也承認有人對此不滿。
(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截至19日,長江干流江西段、鄱陽湖水位進入連續超警戒的第7天,沿線各地崩岸、滲漏、管湧等險情迭出。1998年洪水大決口處再現崩岸險情,一處崩岸距離長江大堤不足30米。長江洪峰將過境九江,每秒6.9萬立方米左右的洪峰量,超過1998年大洪水時的約5萬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防汛形勢異常嚴峻。
江西鄱陽縣近日遭遇100年以來最大強暴雨襲擊,全縣近100座水庫漫頂,全縣92.5萬人受災。
7月17日凌晨2時10分,江西省景程實業有限公司駐同方江新造船有限公司外包工程部的油漆班工人在噴油漆時,發生燃爆。事故當場造成5人死亡,1人失蹤。目前失蹤的男子已被找到並已死亡,此外,還有4名受傷工人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中央社台北17日電)江西湖口縣今天凌晨有1間造船廠起火並發生爆炸,造成5名油漆工人當場死亡,1人失蹤。
江西省防總16日上午消息,贛東北遭遇今年最大洪水襲擊,九江、景德鎮、上饒的35縣市242萬人受災,超過13座水庫漫壩,數萬人被洪水圍困, 瓷都景德鎮城區7萬餘人被迫緊急轉移。
日前,江西贛州市部份地區降水近百毫米,市區未現明顯內澇,甚至「沒有一輛汽車泡水」,然而離贛州不遠的廣州、南寧、南昌等諸多城市卻慘遭水浸,有的還被市民冠上「東方威尼斯」的綽號。
(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江西銅鼓縣自來水供水公司企業改制,經過一番暗箱操作後,公司突然宣佈「買斷」獲通過。職工不服,聚集在公司門口抗議到凌晨。期間與其有相同命運的供電公司的職工也加入抗議隊伍。銅鼓當局調集了特警及全縣的警力管制交通,在凌晨3點鎮壓手無寸鐵的民眾,打傷幾人,一人心臟病發作。其中一名女職工的金項鏈和手錶被警察搶走。警方稱還有抓示威者。
(中央社台北12日電)中國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今天表示,受強降雨影響,長江中下游洞庭湖、鄱陽湖水位繼續緩漲,5天強降雨已造成長江沿線的湖南、浙江、重慶等10省市遭受洪澇災害,累計受災人口1830萬人。
(大紀元綜合報導)大陸再有高層官員被中紀委調查。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省統戰部部長宋晨光,被指涉嫌嚴重違紀,已接受調查。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7月5日下午五點開始,江西省九江市修水縣港口鎮發生大規模群體事件。因截訪回來的女村民被當地公安毆打昏迷不醒,數千憤怒圍觀群眾將鎮政府圍的水洩不通,用石頭、磚塊砸毀鎮政府辦公室所有玻璃窗,數十輛警車被民眾推翻、砸爛玻璃,當時馬路上和鎮政府一片狼藉,那些官員早已嚇得逃跑了。
江西撫州撫河大堤唱凱堤潰堤,確證有54年黨齡的中共黨員、現年76歲的張根孫被洪水沖走,他的遺體已找到。今天(8日)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劉建鋒發表博文「官員撒謊 唱凱決堤確證死人 本記者收到封口費」,證實江西官員「十萬人安全轉移,無一人死亡」是謊言。劉建鋒強調他的文章「報上發表時被刪除了一些很重要的內容。
北京全市5日熱如火炕,南郊觀象台的最高氣溫高達40.6℃,成為北京有史以來同期最高氣溫,同時也成為北京歷史上第3大高溫。當天中午,一名河北籍青年男子在北京站售票窗口排隊購票時突然倒地,經搶救後無效死亡。主治醫院表示,死因可能與高溫天氣有關。
「現在整個余江縣都鬧開了!你們吃救濟物質也就算了,我們習慣了,還要吃我們的工資!江西余江縣本月19日,凌晨2點的時候遭到洪水襲擊,官方說是百年一遇的自然災害。民眾則認為連日大雨,這是很平常的事情。造成整個縣城被淹沒的真正原因是2個臨近的水庫倒塌,上游同時進行開閘洩洪所致。官方洩洪不發通知,不知有多少生命在睡夢中被洪水吞沒無人理睬。卻又強制要求所有本地職工繳納...
我來自中國大陸,是一位50年代初的國家幹部,現年75歲。我本也是有志青年,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縱情揮灑著一腔熱血;原本也是快樂無憂,朝氣蓬勃,每天陽光燦爛的氣息每每蕩漾在臉龐。可是,好景不長,在我27歲那年,一場災難從天而降,並且徹底改變了我的後半生----  
(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江西撫州撫河決堤災區,近日部份地區洪水開始消退,被淹過的地方留下一層黃沙,並暴露著被淹死的家畜屍體。災區村民反應:「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外面的味道很臭,田裡的泥巴很臭很臭的」。專家表示,災後污水、糞便、垃圾無法管理,將導致蚊、蠅、鼠類等病媒生物孳生,極易引發霍亂、傷寒、痢疾、甲肝、流行性出血熱、血吸蟲等傳染性疾病的發生和流行。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江西撫州市官方公布,唱凱堤由於投入的資金有限,這一按抵禦20年一遇洪水的設計標準建成的堤壩多處不達標。一石激起千層浪,撫州民眾立即提出強烈質疑,焦點在於撫州市政府自稱「差錢」,那麼「沒錢是建豆腐渣工程的理由嗎?」而大量事實證明政府「不差錢」——有錢搞城市擴張,沒錢修固堤壩?江西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平其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答非所問...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江西撫州市撫河唱凱堤的決口,牽動億萬民眾的心。日前,官方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唱凱堤設計標準為抵禦20年一遇的洪水,但因為資金短缺,多處堤岸並未達標。當被問到每年的修壩費用時,撫州市副市長黃賽榮等均回答:不清楚。官方預估決堤損失10億元。承擔唱凱堤的封堵工程的武警江西水電部隊曾執行過三峽大壩截流任務,其政委表示,唱凱堤的封堵難度大於三峽截...
江西省撫州市唱凱堤兩次決口,決口處長達500多米,至今已有6天,仍未堵上。6月26日,有當地村民向大紀元記者發聲:「決堤的時候,大水衝垮了大量房屋,淹死了好多人哪,好嚇人哎!政府不敢報。」
在江西撫州唱凱堤決堤前,連續3天3夜的強降雨導致撫州市內澇。攜帶糞便的臭水的汪洋淹沒了撫州市臨川區西湖綠洲低窪地區數千城市和農村居民的房屋及莊稼。之後唱凱堤的決口掩蓋了前者受災的嚴重程度。至今一周來,被淹的數千居民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救助及外界應有的關注。切身利益受損的人們擬集體到市政府抗議。
江西防洪總辦公室副主任平其俊在央視新聞連綫報道江西撫河汛情中,一上來不介紹汛情的具體情況,只顧介紹省、中央各個領導的指示,被主持人打斷後,照舊,激起了民衆的共憤。江西南昌的網民上街擧牌抗議,北京學者專門爲他寫了一首"拍馬歌",平其俊成爲拍磚對象。
近日,江西歙硯原產地婺源縣溪頭鄉源硯山村開採出世上最大的歙硯硯石。
(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江西撫州市唱凱堤兩次垮堤決口,目前災區成了洩洪區。唱凱堤決堤進入第4天,決口處壩沿上又出現了數條新的裂縫,加上持續降雨,洪水還在繼續上漲,被迫轉移的至少10萬災民又陷入嚴重缺水缺糧缺蔬菜的困境。
(大紀元綜合報導)江西省撫州市唱凱堤21日決堤,造成撫州市至少4個以上鄉鎮早稻絕收,大量牲畜死亡,財產損失嚴重,具體經濟損失數字到23日晚8時仍未統計完全。
(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江西撫州撫河唱凱堤500米的決口還未擋住,今天(23日)早6時30分左右,羅針鎮長湖村附近的堤壩又被洪水沖開一個缺口,至中午12點10分再遭遇洩洪,受災最重的羅針鎮已成一片汪洋。
(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江西省撫州市撫河唱凱堤,於6月21日晚6:30時發生決口,潰壩目前已擴大到500米,防洪形勢嚴峻。因政府救援不力,逾20多萬受災民眾仍被洪水圍困,目前情況危急。
共有約 12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四(12月5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同意,世界銀行應將中共從一項支持性貸款(低息貸款)計劃中剔除,該計劃旨在幫助中低收入國家的政府金融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