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
(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貴州安順市關嶺縣崗烏鎮山體滑坡造成被埋人數,中共新華網的報導前後不一。最早的報導稱50餘戶150多人被困或被埋,之後的報導均稱,38戶107人被掩埋。中新網報導稱,據中共央視報導,29日,軍方從山裡搜救出60多人。由於統一口徑尚不能確定這60多人是否包含在被困的107人中。新華網最新報導稱,「107名被埋者恐難生還」。未提及有60餘...
中國一名官員表示,西南部地區暴雨引發的山體滑坡導致一個村子和外界失去聯繫,並可能將100多人掩埋在他們的家中。 (20100628-CHINA-LANDSLIDE-97310399l)
貴州安順市關嶺縣持續暴雨,引致山泥傾瀉,至少150人被埋。事發在下午兩點半,多個相關部門人員趕往現場搜救。
6月19日,貴州平塘縣通州鎮幾乎同一時間發生兩起雷擊事故,同是55歲的兩位男性村民,在相距10多公里的水田裡幹活時被雷電擊中身亡,同時被擊中身亡還有一匹馬。其中一村民被雷擊遇難後,他家的狗守在靈前,流淚不止。
(大紀元綜合報導)中國各地在6月份進入主汛期,國土資源部預測警告,全國10萬多處地質災害隱患點,隨時可能成災。
貴陽市城管與農貿市場的商販星期三發生衝突,城管打傷兩名商販,引發上千市民圍觀譴責,現場交通一度癱瘓。公安及武警到場平息事件,並威脅市民不准透露消息。
(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中國西南百年罕見的乾旱災區最嚴重的貴州省地區,近期首次大面積爆發「稻水象甲」(象甲蟲)疫情,嚴重威脅水稻生產,危害面積近5萬畝。甚至會造成絕收。專家稱其為水稻生產上一種毀滅性害蟲,被貴州省官方稱為重大疫情。據當地農民表示,這種爬行的害蟲還會飛、會鑽土及產卵。農民從未見過這種危害嚴重的害蟲,對這次重大疫情導致水稻減產憂心忡忡。
6月7日,2010年中國大陸高考在各地如期舉行。開考前5天,有媒體收到一封舉報信,稱「我們這裡是一座相對偏遠的小縣城,高考作弊現象非常嚴重!很多考生已經購買了作弊器材……聽上屆高三的說很多人就是靠作弊考上大學的……由於高考升學率與學校和相關單位的利益有很多關係,所以『外嚴內鬆』是我們這裡監考的潛規則。」
中國大陸「貴州省」「貴陽市」一家早餐店,星期天早上發生自殺式炸彈攻擊,炸彈客死亡,三名早餐店的顧客受傷。
1994年,喬祥偉出生在紫雲自治縣猴場鎮小灣村,智障的父母經常丟下他外出閒逛,年幼的喬祥偉便飽一頓饑一頓。4歲那年他的么叔和叔娘收留了他,10歲他便學會套牛犁田成為家裏的頂樑柱。6年過去了,喬祥偉已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初二學生,但越來越重的學習任務和繁重的農活,讓這個16少年開始感到吃力。。。。。。
「六四」事件21週年將至,貴州二十多位人權活動人士原計劃週五到貴陽市內的公園聚會,紀念「六四」及安排下週的活動,但遭到公安阻止。此外,四川遂寧民運人士劉賢斌,週五被公安傳喚,並警告近期不得離開當地。
(中央社台北17日電)4月底以來,暴雨洪澇造成中國廣東、福建、廣西、湖南、江西、湖北、重慶、四川、貴州、安徽、雲南等11省區市水患。截至目前有1518萬人受災,死亡101人,經濟損失超過人民幣80億元。
(據中廣新聞報導)廣西桂林持續暴雨,引發泥石流,至少3人死亡,1人失蹤,1萬8千多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1320萬元人民幣。
(據中廣新聞報導)大陸貴州省一個煤礦有瓦斯洩漏,造成7人死亡,14人仍然被困生死未卜,另外10人被救出。
中國境內礦難連連,據新華社報導,5月13日晚間9點40分左右,貴州省安順市普定縣境內一處煤礦發生煤與瓦斯突出事故,當時有31人在井下作業,事故發生後有7人升井,4人被因井下。
貴州十多名人權活動人士,原計劃星期天在貴陽南郊公園舉行紀念六四活動。公安將廖雙元、吳玉琴、陳西、黃燕明等十多人扣押數小時。在此期間,部分人士遭到公安毆打。陳西表示,他們正在考慮是否對打人者採取法律行動。
(據民視新聞報導)最近兩天,中國西南多個省分包括四川、湖南等,都出現狂風暴雨,並且引發土石流和走山等自然災害,光是重慶一地,死亡人數就上看30人,還有近兩百人受傷,估計總受災人數在90萬人左右。
中國貴州省部分地區近期降小雨,因為乾旱嚴重,仍然無法改善人畜飲水困難局面,全省有19個縣城採取分區限時限量供水,供水時間也逐漸縮短,鄉間的路上整天都是拉水的人馬。
近日, 「貴州等死門」,「棺材爺爺」的故事在大陸幾個論壇、天涯社區及資訊網熱傳,網友們對74歲的黃德保老人靠喝髒水度日,準備好棺材等死深表同情,他與所有的旱區災民一樣,盼望著下雨,那麼就有乾淨水喝了。
據《金黔在線》近日報導,貴州銅仁市印江縣木黃鎮張家溝村出現了一件奇事。一隻母雞,一連四天下15個彩色蛋。
(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4月5日清明節,當局異常緊張怕因掃墓而引起後續效應,紛紛阻止異議人士、維權人士、訪民前往各地掃墓,甚至關押這些掃墓者。貴州20多位人權研討會成員原定於清明前往鳳凰山掃墓,祭奠貴州的女英烈馬錦珍,也因警方的干預而被迫取消。黃燕明、莫建剛等一度被警方帶走,陳西、王藏等則被軟禁在家,無法出門。
你看這麼多水庫要修,按照現在目前中國的經濟實力,你想400億去搞一個世博,又是幾百億搞一個奧運,那麼這些錢如果拿去維修水庫的話,全國才6萬個水庫嘛,綽綽有餘,綽綽有餘啦!不知道能夠把這些水庫重建多少遍,至少也可以讓它在大水來的時候可以蓄水。那麼這些問題至少可以部分解決,治不了本的話也可以治標。也就是說在整個社會資源的分配上面,實際上它還是一個思維,就是面子工...
修水庫,是量的調配,那水質的問題更嚴重,中國的水資源污染的問題更嚴重。早期的50年代末60年代大躍進,還是後來的文革以後,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有一陣(子)是鄉鎮企業的發展,它搞些小的電鍍廠或者是小造紙廠,這些排污的造成了水源的污染非常嚴重。
中國西南已經發生了6個月的大旱,對於幾千萬人造成了生活上的困苦,那當然我們知道老天爺不下雨,或是下的雨不夠,地就乾,就旱,這是我們從表面現象看出來的。但是事實上專家說老天爺在設計這個大自然的時候,就有自我調節的功能,那麼如果人為的去破壞或去改變老天爺的設計的話,就會對自然環境造成非常大的損失。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中國西南地區遭遇罕見旱災,雲南尤甚。百年一遇的乾旱,已造成糧食絕收,目前米價上漲。雲南省民眾表示,當地已經約一年沒有降雨,乾旱又找不到水源,民眾已斷水數日,且農民無法播種糧食。雲南貴州縣城居民被限制供水。雲南當局向社會募捐說是用於救災,對斷水的農戶每戶每天限量供水僅50斤。
中國西南地區旱情持續加重。雲南大部份地區乾旱等級升至100年以上一遇,稻田無法播種,改種辣椒,雲南最渴的村莊——河口鄉石巖子村甚至出現水比油貴的現象。貴州出現夏秋連旱疊加冬初春旱,乾旱範圍和強度都突破了氣象歷史極值,貴州境內主要河流水量全部偏少3至9成。廣西著名的旅遊黃金水道漓江水位也持續下降,並多次發生遊船擱淺和船底觸石事故。
大陸貴州省省會貴陽市昨天下午發生重大車禍,1輛滿載19人的中型巴士翻落到近60公尺深山坡,包括1名兒童在內的乘客全部死傷,截至目前為止,已知造成11死8傷慘劇。
中國西南各省旱情入春以來持續惡化,局部地區達到特大乾旱等級,9成去年播種的秋冬農作物受災,1,100萬人、612萬頭大牲畜因乾旱飲水困難。雲南災情最為嚴重,2009年秋冬作物受災面積達90%,絕收超過1,000萬畝。
中國西南、華南和北方部份省份的旱情仍在發展,其中雲南、貴州、廣西、重慶、四川五省區旱情嚴峻,全中國約有1500萬人因乾旱而飲水困難。中國環保問題專家王維洛先生認為,青藏高原的環境破壞是主因。
(大紀元記者林淑芬綜合報導)據明慧網近日報導,貴州省遵義市殘疾人高其英,因堅持信仰,修煉法輪功被羊艾監獄迫害致死。
共有約 9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香港民陣週日(12月8日)發起「國際人權日」集會大遊行,呼籲全民上街,繼續向港府施壓,「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遊行已獲警方不反對通知書。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將進行全程追蹤和網絡直播。請鎖定新聞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