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華夏萬古寒,赤禍滾滾蔽雲天。 神傳文化邪火焚,炎黃子孫惑妖言。 不識孔孟與黃老,只把猴子當祖先。 億萬無辜空死處,依然黨媽叫聲甜。
我有洞簫紫竹身,斑駁陸離幽光縈。 龍騰雲繞紋其上,紅塵相伴天涯行。 春宵秋夜依興奏,孤鶴飛來指間鳴。 時弄古調思漠漠,萬物為吾傾耳聽。
滾滾紅塵弄素琴,囂囂末世有知音。 道中會得滄桑意,佳詠妙涵玲瓏心。
紫雲重重浮天闕,玉樓金殿空明中。 何處仙笛聲縹緲,悠悠不與人間同。 飛天起舞身輕盈,袖帶飄舉意玲瓏。 雲中玉立如閑鶴,旋轉翩翩似回風。
毛左基本不是人,抱著魔頭當作神。 漠視生命喜暴力,善良本性蕩無存。
瑤琴一弄憶鴻蒙,神韻悠然古道風。 妙曲長傳數千載,惜哉時不與琴同。
強盜騙子年年會,流氓精英來排隊。 忽悠技術大交流,坑蒙拐騙不算罪。 個個肥腸有笑容,吃喝玩樂全免費。 報答黨媽演好戲,一面是人一面鬼。
秦軍掃六合,兵出涵谷西。 萬里皆席捲。戰陣連雲齊。 騰凌似龍虎,雄聲起風雷。 豪氣貫長虹,強敵心已摧。
海水悠悠搖空碧,山島聳峙金閣依。 登高遠眺天無際,閣上歌舞塵世稀。
道士青衣餐紫霞,雲間弄笛舞仙葩。 翩翩隨節千般轉,片片吹落山中家。
三界匆匆兩億年,紅塵創世為今天。 聖王正法開新宇,大法弟子傳真言。
層霄之上有仙宮,金光照徹遍虛空。 眾神歡舞玉音繞,創世主佛慈悲容。 一聲浩問震廣宇,誰願隨我下蒼穹。 人間做王一千年,開創文明萬世功。
寒風蕭瑟彤雲布,幽居不覺白日暮。 陰陽交戰天地昏,憑欄望斷春歸路。 樓外寂寂行人少,小園梅花落無數。 暝色蒼茫天邊來,晚鐘寂寂穿閑戶。
東海蒼茫雲深處,三山縹緲藏海霧。 蓬萊島上四季春,仙客浩歌嘯玉樹。 興來銀漢弄滄波,暫遊萬里似閒步。 奇景妙有看不足,人間繁華如朝露。
我有雅琴,名曰龍吟;幽幽靜默,常伴光陰。 周身流韻,意合玄冥;淨齋獨臥,虛室自馨。 …
除夕之夜煙花爍,千門萬戶明紅燭。 人皆歡喜盼來年,我心憂兮獨不樂。 多少同修獄中囚,鐵窗寒衣冷難著。 身陷魔穴對豺狼,長夜彌彌何蕭索。
攜琴跨鶴下仙洲,蓬萊島上幾經秋。 手揮七弦邀彩雲,五嶽三山任遨遊。 一別萬年紅塵走,天風吹夢四漂流。 星辰暗換不知紀,浪跡江湖弄扁舟。
是以自古凡善書者,莫不修心而養德、體物而求真。心不正者,其書乖張;行不善者,書亦無光。
垂線映波影,心空萬象賓。 非求漁者樂,為釣江上雲。
石火電光一閃過,紅塵萬載已蹉跎。 幾人記得太初願,欲海情天漫消磨。 我來匆匆竟何為,輾轉隨風長漂泊。 人世幾番不稱意,足踏東海洗滄波。
藝術本是一種精神之展現,其源泉來自於心靈的昇華。而心靈的缺場或墜落,帶來的就是藝術之花的枯萎,就像那些塑膠製成的花兒一樣徒有其形,失去了生命的芬芳,所謂的技巧不過是一些空殼。
鳳兮鳳兮天上來,口吐蓮花五色開。 思入九霄覽煙霞,詩參造化錦雲裁。 清詞秀句意玲瓏,濟世破迷慈悲懷。 佳想縱橫成天地,鳳歌一路向仙台。
飛雪茫茫淨濁塵, 春來冬去轉乾坤。 凡花落盡心何在, 萬物歸根始見真。
故園一別萬載春,乾坤茫茫一閒人。 白雲無心偶相伴,明月有意常作鄰。 山中奏琴群峰響,湖上吟詩鷗鷺親。
華夏自古有英雄,浩氣長存青史中。 危難來前顯身手,生死一笑江海空。
三教共立封神榜,興周滅商開太平。 人間萬事皆天定,順天應人智者行。
開天闢地有洪荒,女媧造人寄意長。 繁華如夢時明滅,紅塵幾度盡汪洋。 神州文明五千載,多少來者墜迷茫。
望神州以掩泣,哀國人之渾渾。 棄真相於塵埃,抱獸印以為珍。 見法徒之受難,心麻木以不仁。 聞勸善之良言,多一笑而轉身。
昔年商紂虐中原,荒淫無度逆天行。 酒池肉林日為樂,哪管民間疾苦聲。 炮製酷刑害忠良,任用奸佞亂朝廷。 肆意征伐殘民力,滅絕人倫侮神靈。
一場大火舉世驚,多少無辜難逃生。 家屬悲憤何處訴,狗官做秀假猩猩。 操控媒體掩真相,惡警當道露猙獰。 天塌地陷又何妨,屠刀在手誰不聽。
    共有約 13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