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控訴中共
我是上海公民倪天英,60歲。中共反人類罪行和司法罪惡我最有發言權,現在中共官逼民反,我要說出被迫害真相。
中華民族是上天護佑的民族,綿延渡過5000年壯闊歷史長河,但也揹負了深重苦難,是一個負重而行的民族。有心人總能發現,國人每個深重苦難的背後,幾乎都有大奸大惡之人的魅影。從酒池肉林的商紂,到結黨私營、專權亂政嚴重衰弱國力的嚴嵩,再到通敵賣國、製造黨禍、殘害忠良的秦檜。這些禍國之輩給民族留下巨大的傷痛。神護佑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具智慧的民族前行至今,卻陡然發現我們正...
「必須繼續武裝起來保衛蘇聯,因為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實際上是拉開了侵略蘇聯的導火線,我們必須保衛蘇聯;當前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與反革命的殊死決戰,我們必須和南京國民政府這個日本帝國的走狗鬥爭到底,我們必須在中國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發動工人罷工、學生遊行、武裝暴動。」
「槍桿子裡出政權」意味著不講任何道理黑白,惘顧仁義公平,完全以自家利益 為最重,打得贏便是「正義」;堅持著如此邏輯者意味著它踐踏一切百姓利益需求願 望,視一切人民生靈為草芥;崇信著如此邪說的人每堅持鼓吹如此觀念一次,便為其 來日暴屍街頭增加一道戮刑。
82歲王秀英老太太要求國家財政部公開援助朝鮮的相關信息,財政部回覆拒絕。王老太太將財政部告上法庭,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受理本案,發出傳票,將在10月8日下午開庭。現王老太太需要律師及各界人士提供支持和給予關注。
據裘美麗丈夫梅先生來電告知,著名維權人士裘美麗,在北京表達保釣反日愛國意願被抓捕,北京警察當場欺騙裘美麗表示不會有事,結果回到上海即被刑拘。
公元二0一二年九月月廿一日上午,遼寧盤錦市興隆台區二十里村村民王樹傑一家,在竭力保衛自家承包土地的過程中,與前來徵地的政府人員發生衝突,場面失控,對方報警後隨即趕來二名渤海派出所警察。據知情者披露消息稱:警察一槍打穿了王樹傑父親的膝蓋,再一槍打中王樹傑母親的胳膊。當王樹傑去護父母時,警察又向他開了槍,打中其胸部,令其當場死亡!之後數百武警到場強行搶走死者屍體...
周銘德為了母親的醫療事故上訪歷經數年,不僅沒有得到合理的解決,反而被中共送進精神病醫院47天,遭受了許多精神折磨、酷刑虐待。與許多被中共政治迫害的訪民一樣,企圖通過上訪上達天聽,引起中共高層的關注,讓合理的訴求得到圓滿的解決。結果事與願違,不僅原先的問題沒有解決,而且雪上加霜,被中共政權精神折磨、人身傷害、酷刑虐待,極其簡單的問題變成複雜化。
我叫鄧兵,生於1981年,聯繫電話13972909110。我哥叫鄧海濤,生於1974年,聯繫電話13032760480。我們都屬於東寶區牌樓鎮泗水橋村六組村民。我們兩個都已成年且成家。房屋所有權證為牌房管字第0609號,房屋我媽長年居於其中。房屋所有權證為牌房管字第0649號房屋我哥一家三口長年居於其中。兩處房屋都已經是D級危房。
我是大陸一位普通公民,今年八十多歲了,我雖然不願提及往事,但往事仍歷歷在目,擦不去抹不掉。解放前,我的父親在當地有八百多晌土地(十畝為一晌),這龐大的地產是祖祖輩輩血汗換來的,當時有一種方法叫跑馬占荒,即馬拖著繩子跑多遠就在多遠的範圍開荒,我的太爺和我的爺爺便用鎬一鎬一鎬的開墾,不知出了多少汗,挨了多少凍,祖輩辛勤的勞動積累了大片產業和財富。
性格狂傲的王實味堅持認為政治家的任務是改造社會制度,藝術家的任務是改造一個人的靈魂,文藝工作者要敢想敢說,不要做大人物權威下的軟骨頭者,與毛澤東文藝「為黨服務」的看法背道而馳。於是,王成了犧牲品,直接剝奪了他做人的權力,最後慘死荒野。而為王說話的蕭軍同樣受到牽連,因講真話犯眾怒,被數名黨內、外作家輪番上陣批判,不給吃公糧。 經過王實味事件,全延安再沒一個人...
(大紀元記者時曉萍芬蘭報導)4月26日,一個從童年起就生活在中共迫害陰影下的少女金昭桓,從泰國乘飛機抵達芬蘭。她的已經分離了四年的姐姐和她相擁而泣,一句「想死你了,等你這麼久!」讓前來採訪的芬蘭YLE國家電視台的記者潸然淚下。
「五七」反右運動是在和平時期一個國家以戰爭時期的非常手段大規模迫害無辜之罪行的開始!從此,中國的良知在蠻橫囂張的「陽謀」下、無邊無際的恐懼中、無法無天的荒謬裡,日益沉淪……億萬冤魂,在中國的上空徘徊不去。
《九評》曾指出:共產黨就是一個反科學、反人類、反天理、反宇宙的邪教組織。 我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生活、工作了五十多年,發現中共所為都印證了《九評》所說的,它是一個邪靈、它害怕科學、害怕真理,全靠整人、批人、殺人來維持其罪惡統治。從我父親——一個知識份子的遭遇看,這些評論是千真萬確的。
熊小平悲慘的一生,充分顯示了中共統治集團摧殘百姓,草菅人命的邪惡本性。如今,熊小平的痛苦並沒有因時間的推移而減少,她在上訪無果,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只得向媒體求助,希望有正義之心的人能夠為他奔走吶喊,早日還她一個公道。
昔日紂王與秦檜,一代暴君和奸相。暴君荒淫無恥,殺妻滅子;奸相賣國求榮,枉殺忠良。今人遊西湖岳王墓,仍見秦檜鐵像,奸賊遺臭萬年,永受世人唾罵。現世江鬼澤民,出賣國土,喪權辱國;迫害正信,摧毀道德;淫亂無恥,貪污聚財。此大奸大惡之徒,遠超紂王與秦檜,實乃曠世巨魔。近日江鬼惡貫滿盈,天滅其形神,中共卻為掩蓋其私,秘而不宣。然而大江南北鞭炮震天,長城內外萬家歡慶,焉...
70歲的港商王文金、太太黃亞珍,自今年二月在聯合國外廣場天天舉牌,抗議中國大陸山西省政府侵吞他價值數十億的銅礦,以及沒收回鄉證不許回國上訪、四年拒不執行涉外國際仲裁判決等暴行後,60多歲的美商何先生 (Michael Hull)5月3日也加入抗議行動,抗議山西省官商勾結、合夥侵吞他千萬元的投資血本。三人共同呼籲聯合國關注他們的受害個案。
(大紀元記者文龍/金明耀韓國採訪報導)華裔韓人金女士日前向大紀元報社投訴,講述了她回中國探親時,在列車上「學雷鋒」後遭到的侮辱,使她在整個事件過程中,分不清當事者究竟誰是流氓誰是警察。當她親身見證了在官官相護的中共當權者面前,難討一個公道,甚至最終連「對不起」三個字都沒能討回時,金女士悲憤地感歎:「我對曾經養育過我的那片土地、那裏人的素質感到心寒。」
中共嚴控護照、簽證的政策不但迫害到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也傷害到廣大海外華人的利益。在加拿大領土上能公開歧視華人的就只有中領館了。中領館2010年收緊簽證和護照政策,大陸出生的加拿大籍華人申請中國簽證,必須提供原中國護照、出生證明或者有中國簽證的加拿大護照。但是這一特殊要求不針對台灣、香港或者是其它國家出生的華人。
2011年4月11日下午,中國基督徒民主黨部份成員和一些紐約華人在中共駐紐約領事館前舉行集會,抗議中共迫害基督徒、法輪功、艾未未等民主人士,並抗議中共利用護照迫害國人的卑劣手法。紐約華人牛華成以一篇「中共用經濟犯罪的欲加之詞,對艾未未進行政治迫害」為題的發言稿,用親身經歷揭露中共政權之邪惡。以下是其發言稿內容:
02年6月從上海交通大學製冷與低溫專業博士畢業後,我加盟蘇州三星電子從事於家電新產品研發,03年10月5日在韓國三星國際經營研究院培訓期間,因蘇州國安在國內非法抓捕了與我的朋友雷江濤、李茜、孫吉良、王旭,並四處對我非法調查,致使我在培訓結束後被迫從蘇州三星辭職,有國難回,暫居韓國[1]。
來自中國杭州的謝田1986年來美,在印度安那州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攻讀地球化學博士學位。六四後謝田輾轉攻讀商科,目前是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他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是美國中西部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的第一任主席,也因為這段經歷,讓他「失去了」中國公民的國籍身份。以下是謝田教授的經歷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