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劍
2016年9月9日是中共前「偉大襖袖」老毛40年冥誕。這前後,大陸公安、武警甚是緊張,因為情報顯示,某幾地有「不穩定」徵兆。長沙、鄭州等地更北上南下聚集了一些老毛的忠粉——人稱毛左的同胞。從80、90歲的老粉,到80、90後的幼粉,粉們扯著紅旗、標語、看板,心情沉痛+複雜+落寞+悲憤,紛紛向圖騰標誌地聚集,準備抱團擁毛。 據說,粉們準備紀念這個懷舊大日...
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今年3月和7月兩次接受外媒港媒採訪時均論及,中國未來可以由國家主席制變為總統制。如果中國的政治體制變為總統制,從目前中國的政治生態看,必須是「系統性改革」。習近平當局要應對當前的種種風險、危險,就必須在憲法權威、民主和法治等政治體制方面「有所突破」,而實行總統制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
端午剛過,忽生慚愧。吃了這麼多年粽子,怎麼早先不知道這個傳統:端午一到先要暴打蛤蟆,所謂驅毒蟲,去陰氣。先人真是高明,我等自愧弗如。事情也是巧。被我國老鄉,尤其被上海老鄉看衰的人中毒蟲——江大蛤蟆,今年以來,被習王二總低調消聲,進而一步步逼到斷崖邊戲耍,只待江蛤氣崩肚爆,仰身落崖,大戲方休。
最近網上熱傳兩件事:武警醫院、百度、莆田系聯合殺害大學生魏則西引公憤;任志強被中共北京西城區委處分引熱議。
若干年來,在下一直不遺餘力的詛咒金大、金二、金三兒爺仨,有空就咒,有情緒就咒,見甚麼咒甚麼,怎麼痛快怎麼咒,咒得我口乾舌燥不捨晝夜,也毫不吝惜口水,還樂將這三個北韓胖子當作烹炒西韓的作料。
又到二會吐槽季!往年僕人們剔著牙花子、打著哈欠離開偉大祖國首都的時候,鏡頭就切換到了不配姓趙的全國主人圍觀、盤點僕人糗事的聯歡會開場。不過今年二會不怎麼來勁兒,就像紅朝官家整體情緒一樣,打蔫兒、不提氣,以至於槽點稀缺。
任兄,大意了吧?沒事,來家坐坐,咱大鍋熬的小米粥,敞開喝,管夠!60多年前咱先人被騙去為「P民大救星」老毛賣力熬小米粥,供毛軍喝足了,扭頭去打同胞國軍。沒關係,舊事不提,喝粥你和毛軍一個待遇,聽說你也當過11年毛兵,就是沒趕上幹仗,是吧。
夢,是迄今為止人最說不清的生理現象。因為做夢時你在睡,瞪著大眼你又無法夢。雖說有些催眠大師可以看到夢者之境,轉而述之,但大師本事再大,也沒能耐睜眼看著自己做夢。所以愛夢者只有遺憾。誰津津於夢,不可自拔,興許會被他人忠告:別再做你的春秋大夢!
在下1月18號剛獻醜一篇《金三耍習總,毛胎遭強拆》,攛掇山姆大叔實施外科手術,割了北韓金氏毒瘤,解救P民於飯碗。如此,依老美技術,根本無需動武,只一枚小型激光制導炸彈,就能結果三胖,改寫北韓餓殍國歷史。
目前,世上苟存的幾個共產執政黨已然風雨飄搖,命在旦夕。時間真是個弄人的大神——古共扛不住了,越共扛不住了,開竄天猴作坊的金三正走在自殺的路上。中共,這個最大的共產幫會更是頭頂生瘡、腳底板流膿——爛的透透的,氣味臭臭的。這些個貨色就像動物中的螞蚱,轉瞬化作糞土。我們眼前的浩瀚人類史冊眨眼間就要翻篇兒。
25年前,共產山寨睥睨地球時,蘇共官拜山寨匪首,統領著30來個貌合神離的傢伙,各自靠奴役本國P民輸血供養;誰知作惡半個世紀後,P民們像商量好了似的,抗議的抗議,不合作的不合作,逃離的逃離,令匪寨血量越發供給不上。忽一夜,老大竟自毀寨基,降下斧頭彎刀寨旗,宣佈Game Over,陣營即告崩解,嘍囉們急急作鳥獸散。
要說金三兒小胳膊細如麻桿兒,小子肯定不服:三兒我乃北韓第一肥仔,舉世聞名,人家最多貶我髮型酷,你敢笑我胳膊瘦!小心我氫彈崩了你!雖說俺家氫彈藥量小的跟個麻雷子似的,不也把你家農田震裂了麼!如今炮仗一響,我胳膊根兒又粗了一圈,看你們西韓還牛啥?不夾我們牡丹峰美女,我就給你們好瞧!
2015,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說,太慘了。從南到北,從年初到年尾,沒幾天消停。上海踩踏,長江翻船,股市暴跌,天津爆炸,深圳滑坡,陰霾蓋頂……誰攤上誰哭!朋友,你可遭遇或目睹哪一個或哪幾個?昨天碰到個北京探親返回的老鄉,近乎興奮的告訴我,正好在兩次陰霾夾縫中間過了幾天,下飛機紅色預警剛解除,上機離國第二天,陰霾就殺了個回馬槍……他覺得好幸運,我卻覺得好可憐。不是可...
2015年底,有位生意人對三退義工說:「自焚那事我比你瞭解,那年自焚事件,我就在跟前。……那事之前廣場就戒嚴了,我是高幹子弟,(那時)在北京當兵,那是我們部隊干的,別說群眾,連一個煉法輪功的也沒有。不過話說回來,法輪功影響太大了,有那麼強的凝聚力,連我們部隊都比不了,這樣一個民間團體,他們能容得下嗎?」
黃潔夫,中共黨國副部級刀手,十幾年間,不知其手術刀下,間接奪走多少條中國人的鮮活生命。1994年他第一次奉命去取死囚器官(黃自己所言),換言之,從那時起,他就與強摘「死刑犯」器官的罪惡脫不開幹係。20多年過去,此人如今已躍升頂級活摘權威,官拜黨國人體器官捐獻移植委員會主任。
昨天,北京又大霾了!當局發佈了今年首個霾橙色警報,西南區域單站PM2.5濃度一度接近1000,超過有害人類健康危險指數約30倍,駭人聽聞。陰霾,這個幽靈一般堅守中國上空的奇觀煞景,再次聚集在北京。自豪的北京人,隨便你豪還是嚎,出門萬萬不可忘記戴好口罩。
俗話說水火無情。14年前的大年三十,在黨國首都天安門廣場,有幾個男女卻引火燒身,出手點燃了自己……然而,幾簇熊熊煙火過後,他們並沒有鳳凰涅槃,卻被那個策劃這起世紀偽火的大癩蛤蟆江澤民一舉抹黑成烏鴉,嫁禍法輪功。更讓他們想不到的是人身和精神的無盡苦難,幾個參與者有的當場被打死,有的事後被滅口,剩下的,十幾年活在烏鴉一般漆黑的心獄裡……
昂山素姬2010年獲釋,兩年後的6月赴歐洲登上挪威奧斯陸諾貝爾獎領獎台,發表了遲到21年的和平獎獲獎感言。這篇近6000言的演講,深深打動了世界,特別在她以親身感受談到沒有人應該因追求自由獲罪時,獲得全場一片掌聲——「有人擔心,因為最著名的被軟禁者已被釋放,其他的人,那些不知名的人士,將會被遺忘。我今天站在這裡,正是因為我曾經是一位良心犯。當你們看到我,聽我...
浩瀚宇宙天體中,我們有幸誕生於這個藍色星球,由自然人的鬆散個體,到組合成男耕女織的家庭,一步步走向群體、部落、城邦直至民族、國家。我們在天賜萬物中生活了千萬年,世世代代繁衍承傳,創造文化,仰神感恩,享受著喜怒哀樂的情感生活,經歷著生老病死的人生歲月。
再回想,被迫隨著這個66歲怪物一路走來的我們,從小捏著小拳頭發誓做共產主義接班人,今天看來格外搞笑。說兒子接老子的班,徒弟接師傅的辦很正常,一個虛無飄渺的鳥主義,還讓人接班,怎麼接?所以接班說,從一開始就是個偽命題。不僅偽,而且狗屁不通!
最近網上很熱鬧,各路好漢盡數出演。奇特的是,每路人馬的表演主題都不約而同指向當今中共魁首習近平。當然五毛們也不願缺席,千方百計想擠進來占位,哪知當今已不比以往陰霾蔽日,前二年只見臺上群醜亂舞,大小五毛高唱紅歌,眼下卻被臺上表演家和台下觀眾臊在劇場之外,只有瞎溜達,拿不著票,乾著急。
就在黨媒和五毛使出吃雙奶的力氣,一波又一波在網上臆造共軍抗日大捷的當口,你國十一黃金週到了。老毛當年一再感謝皇軍幫助你黨趕走老蔣,建立起的五毛黨國,終於迎來66歲忌日。
這些日子,有兩種人處在精神亢奮狀態,五毛蛤絲們蛙血衝頭,特別是由黨國或蛤係貪款養活的山寨「外」媒,以為蛤蛤上了城樓已起死回生,便歡呼雀躍;另外一大批買好叉子的滅蛤族則有些不平,情緒欠穩定。因為從面兒上看,蛤蟆雖然氣囊已癟,作秀乏力,似乎還在倒氣,可早該翹辮子了啊!怎麼……費解。
這四句順口溜,不是我要說的活人秘訣,是形容傳授秘訣者的面相。那位說了,快80怎麼也該叫奶奶吧?按說是,可乍一看,就是50多歲一阿姨。不問不知道,一問我也嚇一跳——怎麼,要返老還童麼?
說心裡話,九三閱兵挺好看的,當然,如果不穿紅袍就更好看了。我就像群裡朋友說的,從小是激昂型的,秀個口號就充血,給個事由就淚奔,很容易受感染的那種菜鳥。
一個人一輩子最大的成功,不是億萬家財、名揚四海,不是妻靚如花、兒女繞膝。人世最大的成功是:活明白。
僅僅幾年,人們還沒從動車慘案、昆明砍人慘案、馬航失聯慘案這種突發事件中緩過勁兒來,天津又慘案了!面對冷酷的人禍,有倆網友悲憤的告訴大家:反正就是人可以死,但就是不告訴你怎麼死的;中國人的一生就是從苟活通向枉死。
開出這個題來,先有點嘀咕。哇,眾虔誠在教之徒還不把我吃了?!後來想想,哪個願意對號入座是哪個的事,況且,沒準聽我把話說完,不吃我還會立馬退教也未可知。再說,真修就是修善,吃我就是殺生,不過是偽教徒,況且我骨頭硬也不好吃。想到這兒,我不嘀咕了,還是把如鯁在喉的當下那些糗事吐吐比較痛快。
也許有人覺得,「永遠的鄧麗君」和驚為鄧麗君轉世的朗格拉姆,與我的文題「毒誓」不搭界,別急,一會兒就搭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死磕」一詞大約發源於上世紀90年代,最初流行於紅朝首都,之後迅速流向全朝。恰巧那時我在北京活著,第一次聽一哥們兒來電說準備和「有關部門」死磕:他妹被冤判入獄,他要討回公道並準備索要天價精神損失費,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一下讓我感覺死磕是個超生動的詞——干,不妥協。那個誓不罷休雖然頗有文革遺風,但也江湖味十足。這也不怪P民,誰讓黨國始皇老毛和其...
共有約 16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週三(6月3日)在媒體採訪中,批評全球化組織幫助中國(中共)發展,損害世界和美國。他還強調,北京利用發展中國家地位,利用他國的財富和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