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
要想在災難中獲得生機,中國人就得擺脫奴役,為自己爭取活下去的機會和權利。
類似「群體免疫」之類的科學手段,只要有負的一面,中共就會將它「惡用」到極致,包括用它來殺人害命。
要想讓「中國製造」不再造假、造毒、造惡,就得讓禍害全人類的中共徹底消失。惡源被清除了,這個世界才能免遭厄運。
最近,美國白宮「We the people」請願網站似乎又熱絡了起來。 3月20日,一份署名「X.L.」的請願書寫道,川普總統說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在中國是正確的,更進一步說,是在中國執政的共產黨(CCP)先讓中國人染病,然後再讓病毒蔓延到世界,是中國共產黨的極權主義性質和其殘忍的不誠實,造成了這場公共衛生災難。為了查明這場災難的源頭、並準確反映其起源...
中共讓自己國家的醫生用生命來戰「疫」、來保護他人,卻讓他們至死都毫無尊嚴。如此悲情的醫生,在意大利又會有幾個呢?抄中共作業的意大利,恐怕也斷然不敢像中共這樣,讓自己的醫生活的如此憋屈、連死了都無尊嚴。
我們期待美國法院依法對中共政權隱瞞疫情的罪行啟動訴訟程序,而一旦訴訟開始,代表正義的原告們已勝卷在握。
中共國最真實的中共肺炎死亡率儘管難統計、難確認,但從世界少有、卻在中國、尤其武漢不斷被發現已死在家中數日的患者就足以看出,死亡率穩居第一、並且遙遙領先的國家決不可能是「抄作業」的意大利,而是第一個寫完最低分作業、導致疫情失控、病毒向世界蔓延的中共國。
艾醫生在接受採訪時說的最令人揪心的話,當屬那句「我就是抱著必倒的信念每天在工作」,因為她「密切接觸過」的同事都「一個接一個地倒掉」了。她痛苦的看著「戰友」死亡,卻莫名的感到「幸運」,「因為倒得早,可以早點下戰場」。
可見,台灣在面對中共肺炎時所堅守的「道」,就是「抗共」,即反抗共產極權的最邪惡代表——中共。而「抗疫」的點滴經驗則是由此「道」而推演出來的「術」。無論「術」多麼成功,都得益於「道」的啟悟。
中共不怕他人死,只怕自己亡。由於強烈的感受到「中國共產黨亡」近在眼前,中共最本能的反應就是撲騰、掙扎。
中國人活在不自由的當下,只可能被淪為暴政的犧牲品。不戰勝中共這個最大的病毒,任何疫病都可能捲土重來。
中共明知疫情尚在爆發期,一出門就有染病的危險,卻仍以政令來強制民眾復工;中共明知老百姓不工作就會丟飯碗,沒存款就無法生存,卻始終不願把國庫裡的真金白銀發放到民眾手中;中共明知自己才是經濟的最大獲利者,卻卑鄙的把不上班就會餓死的恐懼感強加給億萬人民。
不少仁人志士早已預見,在這場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禍害人類的歷史大戲中,罪魁禍首中共只等著演完最後的這點戲份,就會被清算、淘汰了。遺憾的是,那些到現在還沒能醒悟的中共官僚們,最終所面臨的結局恐怕就只能是隨中共陪葬、墮入萬劫不復之地。
此時,要問中國人的生命價值幾何,恐怕會引來炮轟。因為常言道,生命無價。「無價」的意思顯然是珍貴的不得了,不能用任何有價的東西來衡量。但如今,一場近乎於滅頂之災的惡疫卻徹底揭開了中國人生命「無價」,即沒有任何價值的這一殘酷現實。 近段以來,牆內外的消息一直在不斷的刷新著中國人生命「無價」的記錄。這些記錄或讓人親眼看到、或讓人親身體會到,中國人的生命沒有最...
從媒體報導的情況來看,譚德塞替中共隱瞞疫情之後,亞洲、歐洲、澳洲以及北美洲的確診病例就開始持續增加;蔡英文政府對中共嚴防死守之後,中共肺炎就立即在台灣得到了遏制。
儘管已時隔六十年,但從「大饑荒」到「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中共殺人的手法卻始終未變。先任人自生自滅;再不行,就直接把人餓死、燒死;最後把嘴一抹、不認帳。
中國人的反抗若不能從根本上對中共造成威脅,就只能坐等被「河蟹」、被噤聲、被消失。正如新華社那一聲虛弱的吶喊,無異於隔靴搔癢;其訴求寫出來就被刪,根本不足為奇。
最近,上海和北京各有一位醫生,在接受不同的媒體採訪時,都針對當前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發表了一番驚人的言論。然而,這一南一北、恰巧在同一天發聲的兩位醫生,其觀點、態度卻迥然不同。
自新冠肺炎爆發已一月有餘,在中國,除了以「政治第一」為己任的官員、醫療專家頻頻露面、發聲之外,人們甚少聽到來自民間的真實消息。尤其是在公共領域同樣具有代表性和權威性的群體——知識分子也比任何時候都顯得沉默、安靜。 不久前,牆內一家媒體的網站上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標題——「北大教授沈巋:大疫之下善待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這位教授大概想要呼籲,在如今這個非常時...
看着醫生、護士命懸一線,中共不施救,反而忙著給他們寫「生死簿」、評「烈士」,這不是來追魂、索命的,又是什麼呢?
有人說,災難能考驗人性;那麼,災難能考驗文化嗎?或許,當下發生的這場災難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就能回答你。最近,有人在網上晒出了日本人送給中國人的問候詩詞以及中國各地的防疫標語。對比之下,讓人深切地感受到有文化與沒文化的巨大差別。 日本人給中國人捐物資,不僅力度大,還很注重細節。人們發現,在從日本送來的每個包裹上都寫著溫情脈脈的古代詩詞。比如,在捐給湖北的包...
如今看來,它最擅長的就是拉人「入教」,唱紅歌、搞「追魂彌撒」。中共假裝有信仰,背地裡卻把壞事做絕、惡事做盡;說它不是邪教,都沒人相信。
據大陸財新網最新發布的《疫區志願者的疑問:為什麼民間救助總是不能及時送到一線?》一文披露,「新冠肺炎爆發之初,一批志願者搶在第一時間啟動民間救援,卻在將物資送入疫區的途中遭遇了行政管制下的各種麻煩」。 其實,「麻煩」並不多,主要歸結為兩類:其一、「物資運到了武漢海關,卻遭遇攔截」,「說要繳關稅」;其二、「物資到了武漢,卻被當地紅會收走」。如果說,第一個...
既然連中共自己都對這樣的「一個人一個聲音」充滿了恐懼,不難想像,它離「土崩瓦解」還會有幾天。
中共這頭「灰犀牛」存在一天,就不知還會有多少奪命的「黑天鵝」飛來中國,這才是讓人細思極恐的。可見,中國人要想逃過此劫、遠離災難,就非與中共決裂不可。「灰犀牛」走了,「黑天鵝」才不會再來。
時至今日,飽受「無神論」、「進化論」毒害的中國人很難不隨波逐流,不知不覺間就在戰天鬥地、褻瀆神靈。這樣的中國人,隨時都可能遭逢滅頂之災。
對於那些「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的中國人來說,卻不知還要經歷多少天災、人禍,才能讓他們完全擺脫中共的欺凌與殘害。中國人何時徹底清醒,足以決定中國從專制走向民主的速度與進程。
如今香港的醫護人員能選擇罷工、辭職,真乃不幸中的萬幸。
此時,若是「良禽」、「賢臣」,就必然知道該如何「擇木」、「擇主」。中共搖搖欲墜、大廈將傾,切莫为之陪葬!
武漢肺炎爆發,平時無人問津的口罩一瞬間成了家家戶戶的救命稻草。沒有口罩,就像斷了生路,隨時可引發民怨眾怒。不幸的是,台灣當局和湖北紅會就值此敏感時期,先後被捲入到「口罩門」的漩渦中來。 1月24日,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頒布禁令,「停止出口醫療外科口罩和N95口罩1個月」。由於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世界民眾都已有所耳聞:此時的中國大陸,尤其是武漢,正處在病毒肆虐...
共有約 115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