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
中共在外交上一敗塗地,說到底,與其對金錢的認知有極大關聯。中共惟利是圖,為了利益不折手段,就以為所有人都跟它一樣。金錢能收買人心,但卻很難臣服人心。能臣服人心的惟有德與善。
曾有調查顯示,「83%的受訪印度人認為自由實踐自己的信仰很重要,這代表印度人支持宗教信仰自由,比全球平均74%要高」。這或許正是印度裔CEO即便沒有具體的宗教信仰,也不影響國民普遍重視信仰的印度盛產CEO、並打造出能與美國比肩的精英教育的關鍵原因所在。
正如華為的陰險惡毒終於被無數中國人看穿,中共與生俱來的惡魔本性也終將盡顯。
企業公然賴帳,政府常年監而不管,誰都不難想到,這裡面肯定有事,這背後的水肯定很深。歸根結底,肯定跟政府脫不了干係。
而從目前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都開始大比例的染上艾滋病的態勢來看,中國離「第一艾滋大國」恐怕也不遠了。縱觀大陸幾十年的變遷,如此駭人的亂象,必定與整個社會的道德崩塌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無論是票價,還是運載能力,中國的高鐵都並不像鐵路部門所承諾的那樣,是「以旅客需求為導向」。難怪票價「有降」的同時,還得「有升」!
今年11月24日,一項新的吉尼斯世界紀錄在日本產生了。這一天,日本栃木縣壬生町舉辦了一場眾人齊背儒家經典著作《論語》的活動。在前來挑戰的818位居民中,最小的只有3歲,最大的已超過90歲。挑戰者們需要跟著節拍器的節奏齊聲背誦《論語》5分鐘以上。最終,748人沒有忘詞,一氣呵成,齊聲背完了《論語》中的18則內容。 當地舉辦這一活動,並非是突發奇想,而是為...
當中共在牆內大肆散播如今香港之亂是暴徒作亂的消息時,牆外不少國家卻在紛紛譴責港府林鄭對「反送中」港民的暴力鎮壓。就在今年10月,英國人迪蘭·庫瑪(Deeran Kumar)在Change.org上發起征簽,要求英國內政部永久撤銷林鄭家人,包括其丈夫和兩個兒子的英國國籍。 庫瑪在向英國內政部遞交的請願書上寫道,林鄭倒行逆施,香港的法治已死,英國有道義、責...
自香港中文大學突遭港警的暴力襲擊後,有著「牆外知乎」之稱的品蔥網上就出現了網絡版的「連儂牆」。與全球各地建起的「連儂牆」有所不同的是,這面「牆」的打造者全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及校友。有圖片顯示,「來自大陸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四川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政法大學、復旦大學和哈爾濱工業大學等數十所大陸」院校的學生都晒出了自己的學生證,並在旁邊寫下了表示...
相比之下,美國人能持槍所展現的,恰是美國開國先父們博大開明、無私為公的胸懷。他們不僅敢接受人民的投票、評選,甚至還大大方方的把政府所掌控的武器——槍枝遞到人民的手中。他們敢用實際行動向人民宣告,「忍受不了就反抗吧,你們才是國家的主人」。
在這樣的超級巨國,再底層的螻蟻也有活下去的權利,再卑微的生命也有個體的價值和尊嚴,再廉價的私有財產、私人物品也不會被搶奪、被侵占。然而,這些最基本、最淺顯的道理決不是一個把人民視為螻蟻的無良政府所能認識到的。這也正是厲害的中共國至今無法與日本比肩的關鍵所在。
東、西德的統一,不是西德屈從東德、從此接受極權暴政;而是東德暴政解體、從此成為了西德民主體制下的一員。這才是柏林牆倒塌被載入輝煌的史冊、東德人與西德的親人重逢、再次回到祖國懷抱的劃時代意義。
在老百姓連投票、選舉的機會都沒有的極權國家,等待他們的就只有無房可住、無業可就、老無所依、病無所醫的悲慘人生了。中國人要想終結自己的悲劇,就得擺脫中共的奴役、走上民主憲政之路。
如今,中共非要「窮國開富會」,那就只能勞民傷財、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了。
都在使用「人臉識別」,民主政府與獨裁政權的表現與用意,卻如此大相逕庭。看來,中共被國際社會評為「流氓政權」、印度政府開始離中共漸行漸遠,也不是什麼碰巧與偶然了。
什麼防火牆、天網工程、什麼人臉識別系統,都只是為了踐行那句「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所採取的手段而已。
在中國當老師,不按中共的標準還好;要按照中共的套路來教書,就只能毀人不倦、貽害中國的未來了。
同樣是「共享冰箱」,在西方的自由社會、發達國家,就能彰顯出人性和關愛。而在黨富民窮、國盛民衰的中共國,卻很難去考驗人性。因為連基本需求都無法滿足的中國人,有時活得連貓狗都不如。尊嚴對他們來說,只能是奢侈品。至於人性,也只能無數次的被飢餓掩埋。
看著浩浩蕩盪、奔向海外的中國移民大軍、難民大軍,全世界都不難想像,中共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畝產大躍進之後,中國出現的是哀鴻遍野、餓殍滿地。樓市大躍進之後,中國出現的是有價無市、鬼城林立。那麼,畝產大躍進之後,中國出現的是哀鴻遍野、餓殍滿地。樓市大躍進之後,中國出現的是有價無市、鬼城林立。那麼,獨角獸大躍進之後,中國又將出現什麼,想必中共已心知肚明。大躍進之後,中國又將出現什麼,想必中共已心知肚明。
香港人自「反送中」以來,已持續抗爭數月。他們的勇敢和堅持得到了來自全世界的關注、鼓勵和讚賞。就在幾日前,挪威國會有議員在其臉書上寫道,「我已提名每天冒著生命危險去捍衛言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獲得2020年諾貝爾和平獎,我希望這將進一步鼓勵Stand With HongKong這場運動。」 話語簡短,卻透出港人的抗爭意義非凡。首先,她精確的定義了有資格獲...
正如網友們所精闢總結的,政府「就不解決問題,專門解決能發現問題的人」,此後中共治下,中國大陸還將繼續毫無懸念的發生類似公路、橋梁斷裂、坍塌、隨時可致死的滅頂之災。只要中共這個災難之源存在一天,中國老百姓就毫無安全感可言。
在2019年諾貝爾獎被陸續揭曉之際,中共黨媒第一時間發表社論,寫下了「中國人,完全可以用一種淡定、從容的態度看待和關注諾貝爾獎」的「悲壯」之語。因為在「厲害的國」看來,「這只是一個獎」,「不是反映當前各國科學和文化最高水平的唯一指標」,並且「評獎結果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制於委員會的主觀傾向和評委額們的內部鬥爭」。
中國人一年忙到頭,好不容易盼來了7天的長假。但自從有了這「十一」長假,同樣的糟心事兒每年都會在這個時候如約而至。 首先,與往年一樣,有關「份子錢」的話題再次成為全民關注的焦點。據大陸媒體報導,「長假還未至,剛工作一年的××就陷入了隨份子錢的煩惱中」。因為收到了八份婚禮請柬的她,光份子錢「就得花掉近7,000元,相當於她一個月的工資」。 這個盼來了...
時至今日,中國大學畢業生即便能拿到近6000元的工資,恐怕生活也不如1976年的工人。這還是能拿到如此高薪的本科生的境況,拿不到的,就只能在政府、社會的漠視下,喝著西北風、坐等自生自滅了。
「反送中」運動已持續二月有餘,儘管時刻處在「警暴」、「黑亂」之中,但港民的抗爭似乎顯得越來越淡定、從容。近日在香港,除了宗教人士為罪人林鄭月娥發起祈禱集會、遊行之外,一處文化廣場上立起來的「民主女神像」也頗為令人動容。 這尊4米高的「民主女神像」與人們想像中的任何「女神」都十分不同。它通體潔白,一身現代人的裝扮:戴著頭盔、眼罩和防毒面具(豬嘴),右手拿...
為老百姓提供方便的公共設施不行,但把老百姓當成囚徒來進行監控的設施卻趕超世界一流水平。什麼金盾工程、天網工程、雪亮工程。
Costco對產品的重視,也足以反映出這家美超對人的重視。它不僅著眼於如何把東西賣出去,更關注如何能站在客戶的角度,為其提供量身定製的優質服務。這或許才是中國中產們蜂擁而至以及Costco在全球擁有眾多「死忠粉」的關鍵原因。
最終,人們會發現,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來說,「真相就是:千方百計不讓你知道真相」。於是,替流氓站台的某微信公眾號會想方設法掩蓋真相。
在共產主義謊言下,在極權暴政的淫威下,中國人一無麵包、二無自由,其實是早已註定的結局。而在這個「黨富民窮」的中國,別說存錢、花錢了,被剝奪了私有財產的中國人哪有底氣談錢呢?
共有約 122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