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家族腐敗
博裕資本創始合夥人、香港交易所獨立非執行董事、聯想集團獨立非執行董事馬雪征因胰腺癌去世,終年66歲。
中科曙光(Sugon)作為國產超算「三巨頭」之一,被美國商務部週五(6月21日)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中科系」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有密切聯繫,更是後者「白手套」的工具。
「僅將卞家老宅要回來,不是我的最終目的。希望通過這個事情,把卞氏家族的『忠孝責任』家風和『忠貞愛國』精神發揚出來,把同為揚州的江澤民家族『判國養家』、『出賣國土』的老底揭開,這跟整個中華民族的利益息息相關。」
10月27日,加拿大的華裔資深媒體人姜維平,以「抓捕江澤民的兒子,別客氣」為題點評十九大。他認為韓正入常,上海將成習近平的囊中物。根據習反腐永遠在路上等的表態,儘管十九大表面江胡習團結,但並不表明反腐利劍不會觸及江的親友。
近日,大陸社交媒體上流傳一則賈廷安已經出事的消息。此前釋放消息的神祕帳號因提前暗示中共內部清理江派的一些消息而被封。最近該神祕帳號重新在社交媒體出現,放出賈廷安的近照,並配文字發表,明確暗示賈廷安完了。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對此進行解讀,也披露賈家的一些內幕。
進入2016年以來,習近平陣營開始全方位提速圍剿江澤民家族。江家父子被控和不利的傳聞頻出。有分析認為,從現在江澤民出事消息的密度和民意來看,當局對外宣布江澤民落馬只是時間問題。
近期,江澤民連續三次缺席中共高層集體「露面」。在此敏感時節,近日,大陸神秘微博以「蟾蜍」、「蛤蟆」隱喻江澤民將要出事日期。江澤民處境再次引發外界關注。
近日,中共上海市紀委啟動今年首輪巡視,進駐28家單位。其中市交通委、公安局涉及江澤民兒子、侄子利益地盤;市文廣局、報業集團涉及江派的文宣系統。
日前,從上海坊間傳出消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綿恆與江綿康已經被內部控制。鄭恩寵律師表示有消息渠道告訴他,來源非常可靠。他認為目前上海已有一些官員落馬,就是在逐步縮小包圍圈。2016年上海注定不太平,上海官場官員都很恐慌,擔心下一個會落到自己頭上,而上海的百姓則期盼早點拿下江澤民。
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後,教育界也被陳至立全面推到了迫害無辜、滅絕良知的這場空前的民族災難中。
急於從政治局候補委員升為常委的曾慶紅出了個主意:找個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國人當槍手寫 《江澤民傳》,受訪人得有翻譯,提供的資料也得翻譯,這樣想讓他怎麼寫他就會怎麼寫。江對這個主意大為讚賞,立刻派江辦主任賈廷安著手辦理,因為是2001年發生的事情,所以將此專案命名為「001工程」。
周永康在幹部會上肆意侮辱高級幹部,常常自我吹噓是「中央派我來的」、「我是江主席身邊的人」。他還在實業賓館多次姦污內部女工作人員。省人代會期間,周永康住在酒店,公開召妓,讓省委和賓館工作人員敢怒不敢言。
美國著名人權律師莫頓.斯凱勒教授表示,「江澤民的酷刑和群體滅絕罪,不僅違犯美國法律,違犯基本的國際法,也同樣違反中國政府的法律。因此,訴江案針對的是江澤民個人的犯罪行為。訴江案可以看作是世界人權運動的一部份,這種訴訟的意義在於,在世界範圍內建立這樣一個基礎,即任何官員如果犯下嚴重侵犯人權的罪行,如酷刑和群體滅絕罪,都要負刑事和民事責任。」
江澤民最恐懼的是2002年10月在美國芝加哥被提起的訴訟案。 此案件給中南海帶來巨大震動。中共利用外交途徑向美國和其他國家透露「江願意付一切代價阻止此案成立」,要求美國動用「元首豁免」條款中止此案。據一位中國大使館的官員私下透露,國際有關起訴江的報導和法庭開庭的資料,大使館被要求立即報送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們需要馬上閱讀。
2000年8月,香港居民朱柯明、北京居民王傑在北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寄出申訴狀,控訴江澤民、羅干、曾慶紅非法取締和鎮壓法輪功。這是第一起訴江案。被告江澤民、羅干親自下令逮捕原告。二人9月7日被捕後便不再有任何消息。經關心他們的法輪功學員及朋友通過各種渠道多方打探,方知二人「是江澤民、羅干直接抓的」,「任何人不許過問,不許講情」。
江澤民極貪權,也極其害怕失去權力,沒有自己完全信得過的人掌權,江是放不下心的。現在面臨全面交權,江的擔心更重了,也更希望穩住權力,而權力在兒子手裡江才感到最靠得住。因此,儘管怎麼也輪不到江綿恆當航天工程副總指揮,江澤民卻厚著臉皮把兒子硬塞進去,以圖一旦時機成熟,讓江綿恆掌控軍隊大權。
2003年元旦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組織生活會,上屆政治局委員也出席了會議。會議炮聲隆隆,火力集中轟向江澤民。李瑞環等指江五年來從不聽不同意見和反對意見。會上各位對江提出了六個方面近四十條意見,其中包括:專權、搞獨裁、個人崇拜,為自己樹碑立傳,到處作秀,嚴重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和民族尊嚴等等。會上還質疑江澤民已經是普通黨員,為何名字還列在總書記和其他政治局常...
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的江澤民聽到一位東方女記者要採訪他,做秀的本能一下就上來了,立即折回頭,走到王女士面前,伸過耳朵想聽對他的讚譽之詞,沒想到聽到一句字字鏗鏘的話:「你必須停止殺害法輪功學員。」江愣了一下,臉一下變得煞白,一句話也沒說,扭頭就走。
一輛「中國大赦」的巨型箱車駛過,車上印有江澤民和葉利欽熱烈擁抱的大幅圖片。江澤民雙手摟著葉利欽的脖子,笑容十分諂媚。旁邊則用特大號字寫著「民族敗類,千古罪人」,並附有江澤民黑箱作業出賣大片北方國土給俄羅斯的示意圖。歡迎隊伍頓時鴉雀無聲。
中方一面大肆宣揚江澤民怎麼受布什青睞,怎麼是布什的老朋友,一面卻在江澤民到達的前夕,與美國13個跨國大企業在紐約簽署金額高達47億美元的合約,作為江澤民吃烤肉的代價。
特別有意思的是,江澤民2002年4月初出訪德國,在江到達德國的前兩天,德國的各個火車站幾乎是剎那間出現了大蛤蟆廣告畫,上標題為「往上瞧」,兩個蛤蟆一邊站一個,側過頭向上看,一個白肚大蛤蟆頭戴皇冠出來了,下標題為「大的出來了」。
2002年3月5日,江澤民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當天晚上,在長春,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家鄉,在法輪功傳播的發源地,八個有線電視頻道被插播了《是自焚還是騙局?》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法輪功真相資料片,時間長達45分鐘。江澤民在插播當晚聽到消息後如五雷轟頂。按照曾慶紅與羅幹的建議,江澤民緊急命令瀋陽軍區進入二級戰備狀態,長春軍分區和吉林省武警總隊進入...
江澤民有多少或明或暗的親戚在做官或悶聲大發財,已經難以統計。上樑不正下樑歪,江澤民公然大搞裙帶關係,使得整個國家權力腐敗蔓延,更加不可收拾。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空中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恆,但上航正式股東名單則從未向社會公佈過。他們說,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80年代,江澤民作爲上海市長訪問美國舊金山。訪問期間江澤民突然想吃洋葷,說要嘗嘗美國女人的味道。當時負責江貼身警衛的一美國高級警官聼了半天沒緩過神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個堂堂大國的第一都市的市長在外國訪問期間會公開提出嫖妓這樣令人難以置信的要求。十幾年后,這位高級警官與幾位好友在一家酒吧聊天時還不忘提起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市委領導剛坐下準備匯報工作,江澤民頭都沒抬、慢條斯理地問道:「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把市委書記厲有為嚇得心驚肉跳。厲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匯報會的,江澤民擺明是給他遞話,要他別怠慢了這個女人。熟悉官場運作的厲有為趕緊派小車接黃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裡,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發生甚麼事,不敢攪了部長的鴛鴦夢,只好在外邊焦急地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等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才衣衫不整地從部長室裡匆匆出來。送信的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
江澤民望著桌上的那張1989年6月21日拍下的照片,那是十三屆四中全會提上來的六個常委合影,江澤民、李鵬,喬石,宋平、李瑞環,姚依林,中間則是當時的軍委副主席楊尚昆。鄧的意圖非常明顯,楊尚昆是鄧小平意圖的執行者,而江澤民不過是吃烤鴨時旁邊的那盤小紅蘿蔔,有沒有都無關大局。
喬石、李瑞環和萬里等人,在不同場合不約而同地公開了當年鄧小平及政治局常委確立胡錦濤為第四代領導核心,政治局是有通過的,是合法的。顯然,他們爆出這一內幕的目的,就是向黨內昭示這一合法性,並說明任何企圖推翻這個決議的做法,都是非法的。如果江澤民要廢黜胡錦濤,就等於是背叛鄧小平的旨意。
八九年五月江澤民上京,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澤民感到大禍臨頭。陳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我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從上海導報事件陳要替江頂罪來看,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死心塌地的。江澤民入中南海後,想把陳至立立即調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等元老的反對下,一直未能如願。97年鄧小平病重,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終於進京...
共有約 23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