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修煉故事
2022年5月10日,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在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暨法輪大法洪傳三十周年的遊行隊伍裡,55歲的喬瑟(Josée)站在功法展示方陣的第一排。身穿金黃色煉功服,動作舒緩而優雅,神采奕奕。與三年前相比,喬瑟判若兩人。那時,她長期處於腦震盪後遺症的折磨中——頭痛、噁心、疲勞,認知困難,生活充滿悲傷。
大紀元記者林丹、李桂秀紐約採訪報導)12年前,當時21歲的墨西哥人伊斯梅‧維拉(Ismael Villar)的人生陷入困境,他開始沉迷於網上打撲克,不知人生的方向在哪,醫生建議他去練習瑜伽,他開始漫無目的地去尋找一種改變自己的方法。也許是他的緣份,也許是他的根基,就在他尋尋覓覓之際,幸運之神悄然而至…… 2010年的一天,在公園,維拉看到有人煉法輪功...
法輪功五套功法的祛病健身奇效,讓學煉者在短時間內達到無病一身輕,李洪志大師幫助了全世界數以億萬計的修煉人,通過實踐法輪大法,增強了身心靈健康,提高了道德水準,使人們身心受益。
1974年的冬天,在中國蘇北的一個百戶人家的小村子裡,一戶農家生了一個女孩,因為她上面已經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了,父母就按照女孩的排序叫她「三丫頭」。 7歲的時候,父親手拎著一個大木板凳,牽著小女兒的手問:「三丫頭,想不想讀書?」三丫頭點了點頭,父親就把她送到了范集小學一年級。報名的那天,父親才給她取了個大名,叫「夏海珍」。 二十年後,當夏海珍修...
健康、長壽是每個人的願望,但現代人文明病纏身,常常年紀未過半百,就藥罐子不離身。修煉法輪功近三十年的魏玉英夫婦,儘管都是耄耋老人,但生活一切自理,身體鮮有病痛,還能四處自由蹓躂,完全不用兒女操心。85歲的魏玉英笑著說:「這都要感謝法輪大法,謝謝李洪志師父。」 今年5月13日是法輪大法洪傳30周年紀念日。長春法輪功老學員魏玉英憶起大法創始...
大約在一年前, 一群中國人和平反迫害的兩個視頻,促使川村絢子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冬日的市中心,皚皚白雪堆積在街道的兩旁,塵土給它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灰色。昔日繁華人來人往的鬧市,在疫情的籠罩下冷冷清清。
在2022年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傳世三十周年來臨之際,本報採訪了幾位曾經在文藝、體育界紅極一時的法輪大法修煉人,請他們談談對人生的感悟,以及他們在達到常人不及的事業巔峰,以及得到了人所追求的榮華富貴之後,是如何找到生命真諦的。
2月27日(星期天)我受友人之邀請,帶著姪孫於台北真善美劇場七樓觀賞了《沉默呼聲》這部一小時四十五分鐘的電影。
「有機會修煉法輪大法,這讓我心裡充滿感激。」今年33歲的德國法輪功新學員里辛格(Yvonne Riexinger)籍中國傳統新年之機,「我想向李洪志師父表達感謝,這種感激其實很難用語言來形容。」
任職雲林縣國中電腦教師的吳錦鳴,原本在一家鞋業公司擔任專案經理,因精擅電腦技術而獲公司器重,卻也因此招來同事的妒嫉,自己不知如何與同事互動,覺得日子過得很不愉快。然而,因為修煉大法,他的人生就此峰迴路轉。
台灣台南地區部分法輪功學員於2022年元旦,齊聚成功大學榕園晨煉五套功法,在新年第一道曙光中拜年,恭祝李洪志師父「新年好」、「真善忍好」外,並進行心得分享,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原大陸個體經營者張萬俠見證身患絕症的母親修煉法輪功後神奇康復,也走入修煉。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歲月裡,她在勞教所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卻拒絕轉化、堅守信仰。
12月19日,有近六千名來自全台灣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齊聚台北和平籃球館舉行「2021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簡稱台灣法會),法會會場莊嚴、祥和殊勝。20位發言者陸續上台分享實修體會,參加完台灣法會的民眾表示,「每年都可以聽到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的人的修煉心得,藉此提升與促進自己,每次都會有許多收穫,並帶著滿滿的正念回去。」
12月19日,有約6,000名台灣各地部分法輪功學員聚集在台北和平籃球館,舉行2021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簡稱台灣法會),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發來賀詞。
現在大家看到劉瑞東,都覺得她說話輕聲細語、處處為別人著想,很溫柔善良,但以前她可不是這樣。她曾是家中的女霸王,先生是她的出氣筒,是兒女的嚴厲虎媽;街坊鄰居最常說的就是「人長得漂亮,但脾氣很壞……」
「我由『小粉紅』到走進大法修煉,從科學認識到感性認識,再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每一步都太不容易。現在我明白了來到人間的意義,唯有按『真、善、忍』做好我該做的事,方能明心見性返故鄉。」
阮維雄回顧走入修煉的過程,感嘆道:「我從小在共產邪黨的無神論洗腦宣傳中長大,受到的教育也是充斥黨文化,而且還擔任系裡的支部書記。我能得到大法真是奇蹟。」
虔誠佛家子弟 1996年走入大法修煉 旅居海外的大法弟子淑文是1999年前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小的時候受母親的影響,知道佛法好,從小就念佛,淑文說,小時候常常抬頭仰望天空,心裡總有疑惑:「天上有没有人呢?」長大以後,常在看佛經時,看到佛和一些天人,但卻覺得很平常,沒有感到什麼神奇。就是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每天都在虔誠的念佛。
生命是一首跌宕多姿的歌。在椰林南國,由楊秋南和張竹嫻共譜的愛之旋律,從巍顫到悠揚,一如雨後春陽。「是“真、善、忍"調和了我們的弦音,讓我們聆聽彼此,琴瑟和鳴。」回顧來時路,他們慶幸修煉大法,迎來人生逆轉勝。
「不改變對方,先改變自己」的相處之道,是丈夫從我修煉中得來的體會。回望過去,我與丈夫的關係從當初的水火不容到互相體諒。婚姻中,「真、善、忍」蕩滌著我們的家,丈夫學會了找自己的不足,多看別人的優點,擁有了更寬闊的胸懷。
在熙熙攘攘的墨爾本市中心街頭,人們常看到法輪功學員Robert面帶微笑,把手裡的真相資料遞給每一個過路的人。有誰能想像,這位身體強健、面色紅潤的老人竟曾是一個結腸癌晚期患者?而且他樣貌年輕,看起來根本不像78歲的人。
2021年5月13日是第22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和往年一樣,每到這個時候,各國法輪功修煉者中的不少藝術家們都會以繪畫、書法、雕刻、音樂等不同藝術作品,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以及表達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感恩。
「一些國內專家說:作為一名玻璃體手術的醫生,手裡要不做瞎一百個眼睛,都成不了一名真正玻璃體手術的醫生。可是,我從第一個手術病例開始的三年間,沒有一例失敗。這不就是一個奇蹟嗎?」
二十多年來,在「真、善、忍」法光的沐浴下,一個原本病懨懨、浸在名利情色中自私的我,變得健康豁達、淡泊名利而友善,工作中遊刃有餘,大法給我開智開慧。
外甥女的兒子當時七個多月,正在被一種頑固的、類似皮膚病的症狀折磨。孩子出生不幾天,身上就開始起一些紅疙瘩,大人也沒有在意。後來,越來越嚴重,孩子被皮膚奇癢折騰的很少睡覺,日夜哭鬧不止。
結婚不久,婆婆就讓我們搬出去住。除了兩萬元的債務,其它的什麼也沒有給我們。我們夫妻靠種田吃飯,年收入微薄。整整十年,我們才還完了這兩萬元的外債。可以想像,我們的日子是怎樣過的。
高中畢業後,我以本區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稅務局,面試後,很快被錄取。年輕時躊躇滿志,不久就被殘酷的現實擊碎。我出生在知識分子家庭,從小接受的是傳統教育,現實的一切與之背道而馳,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為了生計消極地隨波逐流,在大染缸中越陷越深。
現在各行各業的生意都不好做,尤其是疫情爆發之後,很多人的生意都漸不如從前。就是我旁邊的攤主,也是生意冷清。而我的小吃攤,不但不受任何影響,反而越來越好。即使在封城、封小區期間,也未間斷。我周圍的攤主因為害怕被感染,不再出攤。有的人很詫異,問我:「你不怕被感染嗎?」我就告訴他們:「瘟疫是長眼睛的,都是由瘟神來掌控的。」
5月13日晚,加拿大部分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及嘉賓參加了網絡視頻晚會,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70歲華誕。他們感謝李洪志大師把「真、善、忍」理念傳授給世人,福澤社會。
共有約 38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五(12月2日)晚間,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獨立記者兼作家馬特·泰比(Matt Taibbi)公布了推特(Twitter)內部通訊,說明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幾週,這家科技公司何以壓制了《紐約郵報》有關亨特·拜登(Hun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