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摟著我的脖子,極其粗暴地按著我的頭,把我按到地上跪著,雙手反扣在背後。然後有四五名警察圍著我,開始搜我的身,把我手機充電寶等物品全部搜走扣押,並且讓我待在一間...
1946年12月9日,共軍違反停戰令,攻陷民眾信仰天主教的崇禮縣,殘殺千餘教民平民,現場慘絕人寰,被稱為「崇禮血案」。
這兩天的微信上,許多網友都在轉兩條跟打擊拐賣婦女有關的官方消息,一條是李克強的,一條是中共最高檢察院的。
隨著中國傳統新年一天天臨近,許多在外工作的人開始紛紛返鄉。可就在這當口上,湖南湘西教師李田田卻拖著幾袋行李、一箱書籍、還有身心俱疲的靈魂,在異常寒冷的冬季、在闔家團圓之際,踏上了「背井離鄉」之旅。用她自己的話說,此時此刻,「我身心俱疲,只想著逃離!」
他是西安這波疫情中最小的死者。 才滿8個月的他,還在母親腹中,還沒來得及看一眼這個世界,就不幸告別了它。
近日,一段中共青島平度市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辱罵信訪市民「給臉不要臉」,並威脅「有一百種方法去刑事他兒子」的視頻被在網上曝光。
12月2日,國際女子職業網球協會(WTA)宣布,即時暫停中國大陸及香港的WTA賽事舉辦。這是在網球名將彭帥微博舉報(11月2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性侵事件恰好一個月後WTA官方所做出的一項重大決定。
中共官媒《新京報》24日報導,中國上海、江蘇、江西、湖北、四川等五省市相關執法部門查處,發現台灣遠東集團在當地投資的化纖紡織、水泥企業在環保、土地利用、員工職業健康、安全生產及消防、稅務、產品品質等方面存在一系列違法違規行為,現已處以罰款及追繳稅款約4.74億元人民幣,並收回其中一家企業的閒置建設用地。查處工作仍在進行中。
「一直從小都是接受的愛國愛黨教育,唯物進化論深入我心,所以其實很長很長時間都是小粉紅一個吧。
「尋釁滋事」是中共一貫用來打壓民眾的口袋罪。 在中共國,不要說反對共產黨,批評政府,發表不同於官方的意見,哪怕是公民在自己的合法權利被侵犯後去上訪維權,動輒也會被安上尋釁滋事的罪名。
莆田村民歐金中殺人案,不是第一起當代版逼上梁山,也絕不會是最後一起。
被中共捧為「愛國大片」的《長津湖》上映後,短短一週內創下了30多億的票房紀錄。雖然官方和小粉紅齊聲叫好,但持不同看法者也大有人在。知名媒體人、網絡大V羅昌平就是公開發聲的一位。
在大陸,對於城市白領,尤其是已經跨入中產階級的白領來說,黃金週無疑就是他們的「詩與遠方」。在一年中最舒適開心的這幾段日子裡,他們總算不用朝九晚五的工作,可以好好瀟灑一回,享受享受生活了。
7月20日,鄭州突降罕見特大暴雨,該市地鐵五號線一列車上有消息傳出12名乘客不幸遇難。
「文革」中搞鬥批改,大批幹部被下放「五七」幹校,接受勞動再教育。
自中國共產黨成立到今天,已經整整一百年了。在這一百年裡,這個黨打著為中國人民求解放謀幸福的幌子,干盡了篡政奪權、禍國殃民的種種壞事,把中華民族蹂躪得死去活來,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這片土地糟蹋得滿目瘡痍。不僅如此,今天的中共到處滲透擴張,已經成為整個世界和平發展面臨的最大威脅。因此,如何認清中共的真面目,乃是包括中國在內的整個世界的當務之急。
1989年,在新當選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等舉行的中外記者會上,當一個法國記者問及一個女大學生因「六四」被發配到四川農場搬磚,遭當地農民多次強姦一事時,在場的人誰也沒有料到,江竟回答說:「我不知道你說的事情是否是事實。她是暴徒。如果是真的,那也是罪有應得。」
1956年1月14日,民國上海南京路四大華資百貨公司之一的永安百貨公司正式宣布「公私合營」,公司門樓上的老招牌「永安百貨」被卸了下來,裝上了髙達五丈八尺的「公私合營永安公司」霓虹燈。
這是《黑五類憶舊》這本書裡收錄的一個發生在文革中的真實的故事。
共產黨最大的「本事」不是別的,就是整人。中共的百年歷史,尤其是當政以來大半個世紀的歷史,就是一部充滿了血腥味的整人史。到了十年「文革」,整人更是發展到了史無前例登峰造極的地步。
澄海市是「文革」重災區之一,是「文革」危害的縮影,冤死了400多人。被殘害的這些人,有的曾經在潮汕大地上堅持抗戰,有的曾經為中共打江山出生入死過,有的曾經在中共當權後為其立下過汗馬功勞,他們沒有死於敵人的槍口,卻慘死在「文革」紅色的屠刀下,還有4500人傷殘,10餘萬人受株連。
一九五〇年,姚治邦才十一歲。 那年底到次年初,他家所在的南匯縣掀起了搜捕和鎮壓「反革命分子」的高潮。短短幾個月內,全縣共處決 「反革命分子」好幾百人。
當地時間6月8日,美國會參議院以68票贊成、32票反對,審議通過了長達1445頁、涉及2500億美元預算支出的《2021美國創新和競爭法案》。這意味著美國以立法方式,開啟了對中共的全面對抗。
侯德喜家世代生活在北京朝陽區窪裡鄉窪邊村,衣食無憂,但並不是很富裕。父親侯榮14歲那年離家外出學手藝,1949後成了北京五建公司的一名工人。大伯則憑藉著自己經營,在農村買了幾十畝地,靠地租生活,結果土改時被劃為地主。1959年,侯德喜的父親把全家接到了北京城裡,住在單位的房子裡。
中共一向吹噓中國是當今世界最安全的國家,可僅僅在剛剛過去的5月份最後一週,大陸便連續發生了多起無差別殺人惡性案件,讓人心驚肉跳,無限恐怖。
32年前的今天,大陸爆發了六四慘案,號稱人民子弟兵的中共軍隊,公然在首都北京,在光天化日之下,用開花子彈和坦克血腥屠殺愛國學生和民眾。
文革時,吳續久和胡健是實驗小學5年級的同學,他倆的父親又都是被批鬥的當權派,因此他們常在一起。胡健家有一台紅燈收音機,吳續久來時他們會亂撥電台挑選節目。一次,他們無意中撥到了莫斯科廣播電台。那可是敵台!他們十分驚異,十分恐懼。
如同往年一樣,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大陸的幼兒園和學校都會熱火朝天的舉辦各種各樣的慶祝活動,微信上更是滿屏的「節日快樂」。不過,儘管這些活動看上去五花八門,喜慶花哨的很,或許還博得了一些平日裡連起碼的快樂都缺乏的可憐的孩子們的歡心,但卻令人倍感荒誕與諷刺。為什麼?因為童年在中國早就死去了,多年來中國一直是一個沒有童年的國家!童年都沒了,這樣的兒童節豈不是徒有其表...
奪取政權後,中共依然堅持馬列的階級鬥爭理論,不斷發動政治運動整人,不但剝奪了人的權利,踐踏了人的價值,而且直接導致了數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給大陸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如今年齡在六十歲以上的人,一定都還記得當年轟動一時的「六十一個階級兄弟」中毒事件。
共有約 148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消息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或訪港,主持新一屆政府上任宣誓儀式,香港政府隆重其事。警方將總動員出動,亦有「左派深紅學校」邀請學生參與「光榮任務」接送機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