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蔓延整個中國和全球越來越多國家的新型冠狀肺炎,讓武漢成了眼下全世界矚目的焦點。
2月18日,一位身處武漢疫區前線的中共黨員官員,冒著風險在網上發文,曝光了當地疫情防控中存在的諸多問題,戳破了中共自我營造的抗疫正面形象。很快,這篇文章就被刪除。
眾所周知,公眾第一次獲知武漢肺炎會人傳人是1月20日,公布這個訊息的是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那麼在這之前有沒有人已經發現武漢肺炎會人傳人,並告知了有關方面呢?
從2019年12月31日武漢首次公布新型肺炎疫情到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這二十多天理應是這次瘟疫的黃金防控期,但在這二十多天裡,中共上上下下卻沒有採取應有的防控措施,完全錯失了黃金防控期。
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冷不防改變了全中國人尤其是湖北人、武漢人的生活,成千上萬的患者被病魔折磨的身心交瘁,在死亡邊緣絕望掙扎,而越來越多的病重不治者則在孤獨淒涼中含淚離世,即便是暫時沒有感染病毒的人,也被隔離在各自的家裡,面臨著種種不便和風險,形同囚徒。
時至今日,越來越多人都在如何看待武漢肺炎的問題上達成了一種共識,那就是這次疫情既是天災更是人禍!現在迫切要追問的是造成這起人禍的罪魁禍首究竟是誰?
中共越來越嚴的網絡封鎖,逼的大陸網民不停的與其鬥智鬥勇。
有網友說,如果講李文亮揭露了被官方刻意隱瞞的疫情,那麼伯曼兒則揭露了武漢封城之後的人道災難! 李文亮大家都知道,伯曼兒是誰? 她是一位湖北女大學生,微博帳戶名叫「伯曼兒」。因發燒住院,1月24日伯曼兒被查出肺部有問題,期間她冒著被抓的風險,在抖音和微博直播自己的住院經歷,曝光醫院方面只是每天給發兩顆奧司他韋,既不給她做CT,也不給她做血常規檢測...
2月11日,廣西南寧市中共紀委官方網站發布了一份通告,指正當廣西啟動重大衛生事件一級響應來防控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關鍵時刻,南寧市衛健委辦公室主任藍智卻「擅自將不實的疫情防控信息,以微信方式發送至家族群和老鄉群」,由此造成了「嚴重不良影響」,因此決定給予其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
2月8日,微信名為「富城」的一位中國公民,致電武漢警方110,對武漢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剛散播疫情謠言等涉嫌刑事案件問題進行了實名舉報,但警方拒絕受理。事後,他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富城先生」上發布了《對武漢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剛的實名舉報》一文,以下是文中公布的舉報電話錄音:
2月9日深夜,自稱是武漢百步亭社區居民的微博註冊用戶@野孩子hanniblo發博說:「武漢市的相關領導為掩蓋百步亭有很多人感染這個病毒的真相,百步亭一個網格一天只給一個核酸檢測的名額,大量疑似和發熱病人至今還在家,沒有集中隔離,甚至還有重症病人四處奔波求救,我們聽說武漢市直接放棄了百步亭。我們今天聽別人區防疫的說,百步亭這邊感染人數超過了預期,江岸區政府不敢...
1月初武漢肺炎爆發後,當局為了打造太平盛世的假象,竟然罔顧疫情,置市民的健康和生命於不顧,在該市百步亭社區照常舉辦「萬家宴」,組織4萬餘戶家庭共吃團圓飯,結果導致眾多居民被感染。
這個消息一下子戳中了被武漢肺炎疫情圍困肆虐的國人的痛點和淚點,成千上萬的網民不約而同的稱頌他是「吹哨人」,讚揚他的直言。就我所知,這樣的情形自有互聯網以來還不曾有過,完全稱得上是規模空前史無前例!
2020年2月6日晚21時30分,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走了。消息傳開後,微信上掀起了一陣史無前例的輿論海嘯,網民在痛悼李文亮的同時,不僅將問責的矛頭直指造成此次疫情爆發蔓延的罪魁禍首中共,而且無所畏懼的發出了要求實現言論自由的強勁呼聲。網上熱傳的「清華部分校友告全國同胞書」更是大聲疾呼:「一定要追究瀆職官員的責,追體制的責」,「重啟政治改革」,「同胞...
由於中共從上到下隱瞞疫情,防控不力,應對失措,導致武漢肺炎迅速蔓延至全國及幾十個國家和地區,成千上萬的人紛紛染病,甚至因此失去了生命。在這場災難中,作為罪魁禍首的中共,理所當然的遭到了廣大民眾的譴責和唾罵,連一些體制內良知猶存的官員和知識分子也紛紛站出來對當局口誅筆伐。以下便是網絡上熱傳的幾篇這樣的文字。
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一些良知猶存的大陸媒體和記者,冒著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深入到武漢抗擊疫情的第一線,採訪了很多感染者或他們的家人,寫出了一些如實反映武漢肺炎真相的報道,不但曝光了中共官方瞞報疫情甚至誤導公眾的細節,也披露了武漢市內大量被感染人群,因為醫療資源不足而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很多人到死都沒能獲得確診,甚至都沒被列入官方的統計數字之中的慘狀。
1月24日晚間,武漢的張女士在社交媒體發出求救。 她說,之前醫院高度懷疑父親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因為缺少試劑盒,做不了核酸檢測,無法確診,當然也就住不了院,得到及時的搶救。直到1月24日父親去世,最終也沒能確診,連名字都沒能列入政府的死亡統計。
武漢眼下最缺什麼?口罩! 武漢眼下最需要口罩是誰?醫護人員。
武漢新型肺炎之所以快速擴散,禍及了整個中國乃至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完全是中共在疫情發生初期拚命掩蓋疫情真相釀成的惡果。面對國內外的巨大壓力,儘管自1月20日起,中共高調聲稱要「及時準確、公開透明發布疫情」,但其實仍在封網民的口,想方設法掩蓋疫情真相,因此人們對官方發布的各種信息不能不存有疑問,特別是在以下這些方面:
1月23日武漢封城後,香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曾對大陸財新網記者明確表示,封城已經錯過了黃金防控期,但究竟錯過了多少天黃金防控期他沒說。根據目前已經公開的信息,我認為錯過了一個月,至少是二十天左右的黃金防控期。
今年第一天,武漢警方在其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條題為《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報,稱:「近期,我市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了多例肺炎病例,市衛健委就此發布了情況通報。但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布、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
十八大是中共歷史上的一個分水嶺。 從那時起,中共大開歷史的倒車,方向盤急往左轉,對內不斷加碼施與民眾的高壓,對外奉行戰狼式外交到處滲透擴張,數年間民怨沸騰名聲掃地,加速踏上死亡之旅。
隨著武漢疫情的擴散和加重,當地市民在社交媒體上反應出的憤怒與無助,也一天天加劇。
今年大年三十,新型肺炎已在中國大陸迅速擴散,疫情萬分危急,一日緊似一日,封城後的武漢更是一片慘狀,各大醫院人滿為患,屍體被放到了走廊,醫生忙得一刻停不下來,然而,北京城裡裝點中共門面的春晚卻依舊在高調上演,兩者的反差之大,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特別諷刺的是,一貫熱捧中共的港星在春晚上特意獻唱了一首《大俠霍元甲》,其中的歌詞「問我國家哪像染病」招來了網友的一片...
1月23日,武漢為防疫情擴散全國開始封城,隨後鄂州、仙桃、枝江、潛江、黃岡、赤壁等湖北城市也相繼封城。這無疑是中國當天的頭號新聞,也是世界大新聞。這樣的事,別說中共當權後從未有過,在世界上也屬罕見。
武漢封城後,財新記者採訪了香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問他對封城怎麼看。
武漢肺炎爆發後,1月22日,中共武漢市委市政府給市民發出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說:自我市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來,一場關係到每一位市民生命健康的疫情防控戰已經打響。目前,全市防控工作正按照統一部署有序展開。但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防控疫情,人人有責,每個人都可以為防控出力。
連日來武漢肺炎迅速擴散,中共官方的神經也越來越緊張。
幾天了,「開豪車進故宮」事件仍在發酵。國人憤憤不平,議論紛紛。憤怒什麼?議論什麼?焦點不外乎當事人的「炫耀」和「特權」。今天我想把這事放在一個更大的背景裡說說。
這幾天,有兩位上了熱搜榜的年輕女子牢牢吸引了中國網民的眼球——一個是開著豪車進故宮並把照片嗮到微博上的紅三代「露小寶LL」(真名高露,以下簡稱露小寶),另一個是因病離世的貴州貧困女生吳花燕
共有約 115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疫情肆虐下的武漢管控不斷升級。繼湖北宣布全省城鄉實行24小時最嚴格封閉管理後,武漢一些區也宣布轄區內所有大中超市和商業門店不准私人購物。而從19日起,重點大型超市開始實施居民通行證。有民眾表示,封城快一個月了,生活越來越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