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真相:民族英雄蔣介石
寒冷的夜晚漸露曙光,亦如黑暗終將過去。12月25日早晨,蔣宋夫婦迎來聖誕日的萬縷光芒。燦爛的陽光,似乎帶來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宋美齡提醒眾人,不能健忘共黨過去犯下的殘酷行為。今日,共黨雖然一時沉默,但是他們的存在對國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共黨對國家構成的威脅的還沒有滅掉。更有人告訴宋美齡,共黨早已放棄了昔日的政策與行動。然而,宋美齡也不願相信這些無稽之談。她不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訴他們勿要中了共黨的詭計。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和中共有過數次密談,每次密談都會討論到是否能得到蘇聯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蘇聯,聯合中共在西北割據。他想做獅子,不想做綿羊。因此公開叛蔣,發動了西安事變。然而,蘇聯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犧牲了張學良,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出賣了張學良,使張的計劃落空,造成他騎虎難下的局面。
宋美齡一行抵達張宅後,張學良即問她,是否要馬上見蔣委員長。宋美齡說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對張的信任,願意將個人安危全都寄託在他的掌握之間。所以,蔣介石還不知道宋美齡已經抵達西安。宋美齡不想讓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誡眾人,不要去通報。
當時宋美齡對解決西安事變做了一個比喻,譬如修建一間屋子,顧問端納已經打好了地基,兄長宋子文已經樹好了柱壁,至於上梁、蓋頂這些最後的工作,實在是她責無旁貸之事。
1924年5月2日,蔣公受孫中山任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兼任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蔣公身為一校之長,處處言傳身教,為學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發表過二篇訓詞,一則是《犧牲為革命黨惟一要旨》,另一則是《怎樣才是真正的革命黨員》。
兵變當天凌晨,張學良的機要祕書劉鼎就把蔣公被扣的消息發給了中共。而南京國府一直到下午,才收到蔣公失蹤的消息。
東北易幟,中原大戰,張學良皆建立不少功勞,蔣公對其抱有殷切期望,希望他能忠心事國。平日,張學良也自認為是蔣公子弟,聲稱敬事蔣公如父。西安事變後,蔣公回想起四年前,1931年9·18事變,日本侵占東北,國人怒罵張學良。蔣公代其受過,不知遭受了多少人的誹謗和侮辱。在蔣公的寬容庇護下,張學良得以安然無虞,遠遊海外。
在西安,張、楊二人毫無顧忌地竭力掩護共黨分子作宣傳。在張學良率領的東北軍中,發現了共黨「抗日不剿共」的宣傳品。張、楊二人與共黨直接聯繫的情報,也陸續傳到蔣公手中。為使西安將領清醒,不被共黨宣傳所煽惑,蔣公親自坐鎮西安,準備召集諸將開會,宣布第六次剿共總令。就在這個關鍵時間點,張學良和楊虎城發動了兵變,以暴力劫持了蔣公,給國家致命一擊。
早在西安事變之前,蔣公在軍界不厭其煩地講述安內攘外的道理。不是蔣公不抗日,蔣介石在民國十七年濟南「五三慘案」發生後,就矢志「誓雪國恥」;而行動上則整訓部隊,買飛機、建機場、聘請德國顧問,建造鐵路、公路,加強要塞的更新,全國建了四千多個碉堡、創辦冶金工業,在湘、鄂、贛、皖、豫及江浙等地區建糧倉儲存糧食,建設湘貴黔鐵路等,在在顯示他準備長期抗日。
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蔣公慧眼識魔,洞悉共產之惡,致力於剿共安內。即將發出第六次剿共總令時,楊虎城、張學良與中共裡外勾結,發動了舉世震驚的「西安事變」,導致蔣公剿共計劃破產。
1949年是個動盪的時代,作為國家領導人的蔣介石,在政治紛爭中選擇了退隱。而國家面臨存亡之際,他對政治局勢做出了甚麼努力與嘗試?值得我們去了解。
據作者勇哥讀史的文章披露,1975年4月5日晚,蔣介石離世,突然出現奇異天象,雷雨交加,其房裡的大窗簾忽然滑落,震驚蔣經國、宋美齡。
蔣介石日記現存放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2006年3月開始,日記手稿複製件逐步開放。蔣介石後人談為何公開蔣日記:「蔣公日記屬於全體中國人民。」
一九三一年至一九四五年,歷時一十四年的抗日衛國戰爭,是一場中華民族歷史上亙古未有的抗擊夷狄入侵的絕續存亡之戰,中華兒女以視死如歸的豪邁氣概,浴血奮戰八年,打敗入侵強敵,樹立起中華民國之國威,捍衛了中華民族的神聖尊嚴。
中華民國紀念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國防部7月4日在新竹湖口基地舉行國防戰力展示,並邀請抗戰老兵共襄盛舉。三軍統帥、總統馬英九表示,抗戰勝利是蔣委員長領導,不容竄改和扭曲。
適逢「七·七」盧溝橋事變77週年紀念,總統馬英九7日上午出席「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紀念特展」開幕記者會,並在台北市長郝龍斌和總統府秘書長楊進添的陪同下,與抗戰將士暨親屬代表於中山堂前「抗日戰爭勝利濟臺灣光復紀念碑」前獻花追思。面對歷史,馬總統再次強調「歷史的錯誤或可原諒,歷史的真相不能遺忘」
長期以來,中共掩蓋歪曲歷史,編造謊言宣稱自己是「領導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但歷史事實表明,國民政府主席和最高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取得了抗戰的勝利。本文的一组历史图片充分證明國軍浴血抗戰的史實。
七七事變紀念日前夕,曾任蔣中正侍衛長6年的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出版《郝柏村解讀蔣公八年抗戰日記:一九三七—一九四五》一書,駁斥中共宣稱抗戰是毛澤東所領導的說法,強調「八年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的,沒有第二個人」。
鮮為人知的是蔣介石早在1935年8月21日的日記中就對日本必敗有信心,而且對最後勝利也有大致上的時間表,比1938年5月毛澤東提出《論持久戰》要早近三年:
從1915年到1972年,蔣介石每天都寫日記,寫了57年。他寫第一篇日記時28歲,當時他正在從事反對袁世凱的革命活動。1972年7月21日,他寫下最後一篇日記,這時他85歲,是中華民國的總統。可以說,他的一生都與中國的戰爭、政治、國家聯繫在一起。今天的《解密時刻》介紹蔣介石在1945年抗戰結束前的內容。我們的嘉賓是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女士。
各位觀眾聽眾,這裡是美國之音的《解密時刻》。從1915年到1972年,中華民國已故總統蔣介石每天都寫日記,寫了57年。可以說,他的一生都與中國的戰爭、政治、國家聯繫在一起。美國之音採訪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女士。
(大紀元訊)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特派員彼得,揭露了比中共種植和販賣鴉片更要嚴重的事實。這個事實,就是中共最高領導層曾長期通敵賣國。而這個驚人的事實,亦在中國大陸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 一書中得到了證明。首先,彼得這樣寫道:「我無意中看到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地證實了:中共領導與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存著聯繫… … 電報無疑...
臺北「世峰茶行」一進門處,可以看到蔣介石落款「親愛精誠」的墨寶,根據報載,茶行前身「峰圃茶莊」第二代老闆蔣禮池,在日據時代,奉老蔣的密令來臺開設茶行,目的是掩護其在臺蒐集日軍訊息的地下情報站,協助老蔣抗日。
從1911年到1949年,那是一段讓每個中國人都無法忘卻的38年,然而也是一段被有意無意塗抹、掩蓋和淡忘的38年。
(大紀元綜合報導)歷史上的8月15日,是中華兒女應該銘記的日子。66年前的這一天,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災難的抗日戰爭結束,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數日後,日本陸海空軍及其輔助部隊向中華民國投降,簽署的受降書落款是中國戰區最高統帥特級上將蔣中正特派代表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