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中國
要說中國最帥的將軍,非張靈甫莫屬。張靈甫之帥,不僅帥在外表,更帥在其人格魅力。
醫院急救車也山寨,怎一個黑字了得!
因為戶籍限制,張圖無法在北京高考。無奈之下,其父親張建黨將他送進國際班,準備出國留學。隨後,具有美國國籍的前妻提供援助,張圖很快能以美國公民身份,參加「美國高考」。奇妙的是,只要變成美國人,孩子又能在北京高考了。
蔣經國則是台灣黨權世襲的終結者,是台灣民主政治的奠基人。1970年蔣經國上台時,台灣人均產值300美元,1988年蔣經國去世,台灣人均6000美元!!
回到家鄉,老桂從我(縣城的)家門前走過。父親說,他已從縣人大副主任的位置退了下來,如今成了300多畝土地的莊園主。其實,他在位時,就在老家租好了這300多畝山地。租金毫無疑問是低廉的,合同雖然寫著50年,誰知道50年後是個啥樣兒?
郭岱君博士是宋子文檔案、蔣介石日記開放的主要推手,也是宋子文問題的專家。郭岱君博士通過引用資料告訴人們:宋子文的形象被嚴重扭曲了;作為傳說中「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子文其實並不是億萬富豪。對於這個結論,我個人並不十分吃驚,但卻十分感慨。
歷史難忘的一頁,1989 年,一批為國家、為人民著想的大學生,看到祖國發展走向了險隘的小路,越走越窄 。他們就開始向國家各大領導提出寶貴的建議,但大多數領導不採納。
導語:2012年正式轉型雜文,從那時到現在,我的筆下至少寫過一二十篇關於兒童權益受到侵害的文章,從轉基因到虐童案再到垃圾箱裡的兒童等等。其中至少有4篇重點探索了幼女被強姦的文字。悲催的是,我們還要繼續就此駭聞探討下去......
一年多來,我看夠了鬥爭走資派的場面:語錄盈耳,口號震天;拳打腳踢,耳光相間;謾罵凌辱,背曲腰彎;批鬥完了,一聲「滾蛋」,踢下斗台,汗流滿面。到了此時,被批鬥者往往是躺在地上,站不起來。我作為旁觀者,膽驚心顫。古人說:「士可殺,不可辱。」現在豈但辱而已哉!早已超過了這個界限。我們中華古國,禮儀之邦,竟有一些人淪落到這種程度,豈不大可哀哉!原來我還可以逍遙旁觀...
社會主義國家裡的人,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心情類似牢裡的犯人,苦苦熬日子,一旦能有機會離開,都迫不及待的要離開,雖然他們的領導們天天都跟他們說他們生活在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裡。
1、乾爹不是長輩,而是情夫 自郭美美炫富事件以來,乾爹這個名詞逐漸改變了它的原意,似乎每個炫富女的背後都站著一個乾爹。
林昭獄中血書節選
中國紅十字會驚天醜聞一籮筐 網絡大曝光
50歲以下中國人很少見過的10張文革照片。
新浪博客「黑暗的沉思」4月8日發文「資本作惡 權利做倀」配有真實悲慘的圖片,觸動人們的良知底線,馬上被眾多網友轉載,轉貼。以下是部分圖片。
不是所有的個人遭遇都能成為公共事件,也不是所有的公共事件都能觸發全民情緒,而這個撲朔迷離的事件卻曾經一石激起千層浪,令無數人為之關注。然而當事過境遷,不再激動的人們將歷史的一幕一幕重新揭開,卻發現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令人不得不重新思考當年那些令人難忘的往事。
《紐約時報》英文網4月1日刊登了閻連科的評論文章,題為「在中國國家造成的『失憶』」(On China』s State-Sponsored Amnesia)。有關這個國家或是政權的負面消息將被從集體記憶中迅速抹去。刪除這種記憶是通過審查報紙、雜誌、電視新聞、互聯網及任何能保留記憶的東西來實現。
蘇聯紅軍對中國人搶掠和殺戮,他親眼所見,有些士兵的手腕子上帶著好幾塊手錶。據他的統計,佔領瀋陽的蘇聯紅軍中,僅有十分之一算是「好人」,因為他們沒有參加搶劫和強姦。
二零一二年臘月二十一日晚八點,河北省張家口宣化縣深井鎮正處嚴冬季節,凜冽的寒風無情地肆虐著,街上行人很少,給本已蕭條的北方山村平添了幾分蒼涼。
中國本國檔案館不對本國百姓開放,研究本國歷史的,要到外國檔案館去尋找資料,研究抗日的,要到美國檔案館找資料,研究中共黨史的,要到莫斯科前蘇聯檔案館去找資料,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但是也可以理解,太多見不得人的東西,哪能都讓百姓知道?
當時為了斬草除根,朱毛把袁王的親信一共四十多人一起誅殺,死者中很多都是創建井岡山"根據地"的功臣。用共產黨自己的語言來說,這就叫"井岡山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先烈的熱血染紅的"。
朝鮮戰爭,陸續參戰的300萬中國軍人中,有近20萬人傷殘。作為普通一兵,可能對於戰爭的進程影響甚微,但是作為一個個體生命,每個人的獨特記憶,並不等同於歷史教科書上那些冷冰冰的數字和刻板的記載。
完全可以這樣說:毛澤東在位的二十七年,是胡折騰、瞎折騰中國人民的二十七年!在這二十七年無窮盡的政治鬥爭和殘酷階級鬥爭年歲月中,在這二十七年極為荒誕的烏托邦試驗期間,中國人民根本沒能獲得休養生息的機會;根本沒有獲得改善生活的機會!與建國前的「舊社會」相比,只是少數處於金字塔中、頂端的統治者在物質生活方面「翻身作了主人」。除了毛澤東一個人之外
2011年,《華夏文摘》刊載周宇馳之女向紅的文章《回首文革 四十年有感》,她表示每年的「九一三」這個日子,「會和許多受『九一三』事件牽連的人一樣,思緒萬千」。在文章中,向紅披露了一些與「九一三」事件相關的人和事,她說:「林立果寡言少語,好像總有事可做」,並敘述李先念逼她效仿林立衡,跟父親周宇馳劃清界限,而她桀驁不馴,質疑中共的株連政策。
回國之前就聽到爭論,說中國這些年來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回國之後聽到類似的質疑聲也很多。看過我系列隨筆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不談國事只愛泡妞的俗人,所以這一類陽春白雪的話題我通常是不發言的。這一次卻準備來發點牢騷,主要原因是最近曠日持久瀰漫神州的一場灰霾天氣把我折騰得夠嗆。
舊曆的初四年已經過去,然而這一年的這一天,卻帶著一抹深紅的血痕,銘刻在我記憶的畫屏上,算起來那已經過去九個年頭了。
這些天,追求高產值的中國再次體驗了百萬平方公里霧霾的苦果,必然哭過,北京首當其衝。許多人躲避霧霾,大門不出,二門不進,三門開泰,四門臨喜,五門到福。學者張開濟認為北京是中國在中共建政後規劃設計最壞的城市。
《開放》雜誌編者按:二十年代末期蘇聯曾海運三十萬支槍砲,秘藏於粵贛邊區南雄縣鐘鼓巖大溶洞中,得到主粵之陳濟棠庇護。作者月前曾實地探察並述其史略。
中國人直到現在還受共產黨的欺騙。我中國百萬兒女血撒高麗半島,滴滴成了金家父子飯桌上的「可口可樂」。到現在,朝鮮人民在極權壓迫之下已到了人吃人的饑荒狀態,這全是拜中共國際主義之賜。待朝鮮與韓國統一,人民知道韓戰真情後,還不把志願軍拋骨鞭屍?可憐我百萬志願軍將士啊,生前成了中共栽贓聯合國軍的犧牲品,死後屍骨還會因中共之故不得安寧!
王光美無疑是一個文革的受害者,但她同時是這一罪惡歷史的製造者之一。追究歷史責任、清算政治罪惡,不僅僅是為了死者和受害者,而是為了埋葬一個時代。 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妻子王光美去世時,網絡上一片讚揚聲,更對她文革中喪夫陷獄,無比同情。王光美無疑是文革的受害者,就數以百萬計的文革受害者的級別而言,王光美作為當時的第一夫人,還毫無疑問是他們中最大的受害者之...
共有約 79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11月14日將《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提交院會審議,並啟動「熱線」機制。學者認為,這意義重大,未來國際間將會形成兩大價值勢力,所有國家都會在香港事件上選邊站。換言之,即是促使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