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後主
亞里士多德的四因說表達了這樣一種觀點,形式因和目的因是統一的,形式就是最終的目的。我想,瞭解我從事教育的目的及我的教育理念是解讀我教學方式的唯一途徑,因此,我從我在母校的所有歷程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