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治比专制制度麻烦

冷热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月3日讯】佛罗里达州竞选官员对喧嚷的民众说,如果你们嫌民主反复麻烦,可以到九十哩外的古巴去,那里一切都很顺利。

沉舟侧畔,病树前头,民主政治好戏连台。更多的人口从专制独裁的阴影里走出来,走到自由民主的阳光下。海内外中国人记得不久前的台湾大选、印度尼西亚大选和南斯拉夫大选,让人动魄惊心、感慨万千。一家百年老店在风两中飘摇,轰然坍塌,居然让另一个拼斗了多年的老冤家如丧考妣,哀伤不已。反共老手苏哈托黯然下台,竟堵死了坚持独裁发展经济的所谓印度尼西亚模式。“民族英雄”米洛舍维奇在大选中弄私舞弊装傻耍赖,有人跟着摇旗呐喊,宣称米氏已经胜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就差发出贺电了。

可惜啊可惜,历史并不总是让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那些佯作轻松断言台湾选举是个笑话的人,那些弄姿搔首的背诵几段美国独立宣言以示有民主修养的人,到了米洛舍维奇乖乖认输的时候,不知道是否还能笑得出来?

●民主从来就是生动而不完美的

今天的世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旧有界限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自由民主对一切形式专制独裁(民族主义或是共产主义)的节节胜利。自法国大革命以来,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的大旗又一次到了飘扬的时期。雅加达和贝尔格莱德街头欢喜若狂的民众,再好不过显示了历史进程的必然以及人类是如何地渴望地暴虐的专制政权拉下马来的激情。

全世界民主化的潮流浩浩荡荡,同时也不断地碰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民选之后的台湾、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很快就出现了危机,社会动荡,丑闻叠出,刚上台的领导人甚至面临罢免的风波。但这不是民主的末路,相反正是民主的活力所在。去世不久的加拿大杰出政治家杜鲁多说过:“建立一个国家,毕竟不是像法老建金字塔那样,造好了就让它站在那里,抗拒永恒。国家是根据大家共有的基本价值观念,每天都在创新的东西”,所以,治理国家明智的判断力,并不仅仅在政权领导人的手里,而是主要在民众的手里。民主正在这些地方与民众和民选出来的领导人相互磨合。民众不仅选出了能够代表民意的政权,而且在履行监督政权方面学习更多的判断力,变得更加生动了。当这些政权有失民望的时候,民众不仅能够无拘无束地批评它,甚至可以罢黜它。所有这些,在强人时代的台湾、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是根本不敢想像的。

亚洲这些民主的窘局当然不是孤立的。当今世界上众多民主国家里,有哪一个是十全十美的呢?民主理念的确需要不断更新,这是因为民主从来就是生动而不完美的。生动是它的基本形态,不完美则意味着不会终止和僵死。缺少了一只胳膊的维纳斯女神,留下永久的缺憾,可正是这一份缺憾赋予她神秘的动感,让她站在那里,几百年一千年,用忧伤的目光向世人诉说着无法到达的完美。

●是驴子是象,拉出来遛遛

站在这个角度上解读两千年美国总统大选,也许就能使目光越过佛罗里达州,越过棕榈滩头,越过引起争议的蝴蝶对开选票。表面上,造成这次美国总统难产的主要原因是民主、共和两党旗鼓相当。除去佛罗里达州外,新墨西哥、威斯康辛和俄亥俄等几个州的选票也非常接近。这在美国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这表明两党的政见在很多方面大同小异,因此选民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竞选人个人的风采气度上。佛罗里达几百张选票,使竞选空前的激烈和情绪化了。

毋庸置疑,这次大选暴露了让山姆大叔感到自豪的美国民主制度的某些弊病。美国大选历来所采用的选举人制,本来是用以防止选举中出现的弊病,也有利于当曰票决新总统,可是当小布殊和戈尔势均力敌时,这种选举人制手足无措了。一遍遍地重新计票,在机器自动计票和手工计票的孰优孰劣上争执不下。一方差遣了前国务卿贝克领军,另一方请来了克里斯托弗前国务卿助阵,民情汹涌,壁垒分明,一波三折,回黄转绿。已经认输的戈尔忙不迭地改口,神气活现的美国舆论晕向,刚刚向小布殊发出贺电的各国领导人顿时也看得目瞪口呆。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美国。甚么都可以怀疑,甚么都可以想像,甚么也都可以发生。力与力的碰撞,理念和思潮交锋,人心和股市震荡,有政客和金钱的傲慢不羁,也有民气的飞扬飙升。民主如大西洋的浪涛一样澎湃,自由比佛罗里达的阳光还要灿烂。

中国有句俗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美国的选民每隔四年就把驴子和象拉出来遛遛,也许这一次遛的时间太长,让外人看得有些乏累。但就在这力与力的相持中,我们觉出了一种动感。因为那张蝴蝶形对开选票,一位黑人妇女对着摄影镜头愤怒地述说她本来是投票给戈尔的,却被误导投错了票。她说她从来没有参加过政治集会,但这次她要大声疾呼。也许,这就是她滋生政治热情的开端。也许,美国的选举人制从此受到怀疑而出现变革。二百多年的美国历史,废除黑奴、登上月球推动计算机和网络革命,不就是这样充满怀疑、充满想像、充满挑战、充满进取精神的么?这就是美国伟大的地方,这就是美国一直年轻的原因。选举造成深深的迷茫,选举也激发了新的美国精神和活力。当更多普通的民众像这位黑人妇女一样振臂疾呼时,美国的民主变得生动了,当尘埃落定理性反思的时候,美国的民主也就大踏步地向前迈进了。

●民主政治当然比专制制度麻烦

美国选举出现的问题是美国立国初期先哲们所预料难及的。不恋权柄的华盛顿,绝不能预料小布殊的兄弟伯杰会在争议最烈的佛罗里达出任州长?想像力丰富的杰佛逊,也不会想到有让戈尔饮恨的蝴蝶形选票设计(据说还是戈尔的民主党支持者的杰作)?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地开着玩笑。对于这些玩笑尽可当成风景欣赏,但以此来嘲笑民主体制和民主理念,甚至否定华盛顿等人两百多年前确立的民主立国原则,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太过幼稚糊涂。

小布殊和戈尔都有入主白宫的野心,但只能在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内玩牌。为了争夺选民他们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站在台上像两头公牛,或者像两位斗牛士。他们不惜喊哑了嗓子握肿了手。小布殊请老母亲站台助选,戈尔当众拥妻热吻,共和党向选民慷慨赠雨伞,民主党为流浪汉解囊发烟。西式的温馨奔放在东方人的眼里的确不很受用,甚至有点像廉价的表演,但决不是自动步枪和坦克履带般的丑陋。小布殊的兄弟伯杰州长夫妇可能有助兄一臂之力的私念,但决不敢涉嫌甚么“远华贿票案”,因此也不需要甚么上方宝剑的庇护。戈尔虽然挟有副总统之威,就算借他一个豹子胆也不敢训斥采访的新闻记者“太幼稚”、“想起哄”、“如果报导有偏差,你们要负责。”他们知道怒发冲冠达四五分钟之久会伤肝伤脾,他们更知道因此要丧失民心断送自己一辈子的前程!

当民主制度出现危机的时候,既不能靠八三四一部队效忠去逮捕政敌,也不能用天安门清场的蛮横来征服民意,所以一遍遍地重新计票,机器之后再加手工,入禀法院,为的就是要弄清民意讨一个说法。电视上佛罗里达州一位竞选官员对着喧嚷的民众摊开双手说,民主就是激烈竞争,曲折反复,如果你不想这些麻烦,可以到九十海哩之外的古巴去嘛。听起来有点无奈,却也是实话实说,在场的民众的确没有一个表示愿意去古巴的。

●一名昏庸政协委员的投票故事

从严格的意义上说,中国也像古巴一样,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五十年来,何曾见过一次像样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能够拉出来的,也就是陈希同、成克杰、胡长清这样不能和核心保持一致的巨腐巨贪。当把他们送上审判席的时候,人们是否认真地问过自己,当初又是哪一个魔鬼撒旦把他们送上了高高的权位?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政党。五十年倒行逆施的执政党,怎么看都像一个邪教组织。中国领导人公开宣称不允许反对党存在,所谓八个“民主党派”个个都跟提线木偶似的没有表情没有声音也没有力气,跟着执政党的指挥捧打转转,依法申请注册的中国民主党反而遭到镇压。有一个笑话已经讲了多年:老眼昏花的“民主党派”政协委员在“表决”李鹏前总理的政府报告时,好不容易举起了发抖的手,谁知刚好错过“赞成”,算在了“反对的请举手”的票数里,召来怀疑和愤慨的眼光,更不要提自己是如何地惶恐和羞愧了。下一次得了教训,不等弄清提案内容就笨鸟先飞提前举手,但得到的却是更加严厉的申斥。原来这一回议决的竟是赞成“让邓小平同意退下去”的提案。阿谀奉承,作践自己,恨不得学古代宫中的太监将自己的胯中一物也割了去。这样的经过驯化去势的木偶党、太监党,能有一点斗牛士的风采吗。

最近大陆人民日报网络版有篇《模范中国百姓》的文章,开列中国顺民的百态,读之令痛心:

“腿脚麻利。上级来视察,警车开道,早早地自动地快速溜边儿,勿需警察吆五喝六,心中只有一念:耽误首长一秒钟也会经济发展减缓,事业受损”;“顾全大局。受屈受辱不写信不告状,一切为社会稳定着想;心有不快,唱一段‘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便消解于无形,意志越发坚定”;“宽厚仁善。懂得作官不易,案牍劳神,自然身体易衰,神经易弱,故需高级轿车之避风两,高级住宅之避嘈杂,高级酒席之补肠胃,高级美女之提精神。眼见不烦,耳闻不躁,心静气平,恬淡自如,三饱一倒,第二天起床乐呵呵浑身是劲干干工作”;“善解人意。会上领导讲话停顿之时,即能领会这是需要掌声之意。鼓掌有力,节奏感强”;“严于责己。家中失盗那是因为没有买更结实的防盗门,路上遭劫那是因为没有一身好功夫,夜晚骑车掉入窖井那是因为缺少一双猫眼,下岗待业那是因为没有发挥主观能动性,孩子上不起大学那是因为自己平时不注意节俭”。

像对比棕榈滩县那位振臂疾呼的黑人妇女,模范的中国百姓真像是一群吃饱了就不再哼哼的猪狗,尽管穿上了西装、打上了领带,还是遮不住头上的疮疤和内心的萎缩,尤其从卡拉OK和夜总会走出来时不仅辨不清方向,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如此丑恶,还有脸代表三个甚么“先进”潮流!跑官的买官的,副职雇凶杀正职或者正职雇凶杀副职,已成神州一大风景。反腐电影《生死抉择》里那位堂堂正正的李高成,市长的职位最初竟也是别人给他买来的!到任的领导人低吟浅唱,恋栈不去,自己制定的规矩自己就不能遵守。从国务院总理转到人大委员长,从台前的“一把手”退为垂廉听政的西太后,国家公职如囊中之物私相授受,不是“多票通过”,就是“热烈拥护”,活现一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死死抱住垄断不肯丢手的朽态。

旅美作家孙乃修说:“华盛顿建立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制社会,是使人民精神自由,心情舒畅的民主社会,是引人向善,使人心灵健全,超拔罪恶的社会,而不是那种官僚与法院、警察、军队勾结一体共同作恶,建立告密和迫害制度,压抑民心,靠谎言和暴力运转,使整个民族一同沉沦的罪恶社会。”

摘自争鸣杂志12月号


    相关文章
    

  • 中国与古巴军事合作企图威慑美国 (1/2/2001)    
  • 中共与古巴签署军事合作协议 (1/2/2001)    
  • 美国古巴断交四十年 (1/2/2001)    
  • 古巴首都的圣诞暴风雨洗礼 (12/27/2000)    
  • 布什弟弟连任佛州州长将受考验 (12/26/2000)    
  • 内蒙古发生特大食物中毒事件 (12/24/2000)    
  • 内蒙古临河市29人食物中毒 (12/24/2000)    
  • 又一个“埃连案”将引起美国与古巴之争 (12/22/2000)    
  • 反向埃连案”上演:美国母子出逃古巴 (12/20/2000)    
  • 斯特罗对古美关系的未来表示乐观 (12/20/2000)    
  • 古巴支持北京申奥 自己继续申奥 (12/19/2000)    
  • 普京携硕果离开古巴 访加拿大谋政经合作 (12/19/2000)    
  • 探访古巴俄高级特工 普京警示美国隔墙有耳 (12/19/2000)    
  • 普京:恢复与昔日盟友关系 (12/18/2000)    
  • 从小伊利安到小布什 佛州好戏连台堪称“天下第一州” (12/15/2000)    
  • 俄古领袖谴责美国贸易禁运 (12/14/2000)    
  • 普亭访古巴 重建伙伴关系 (12/14/2000)    
  • 重拾旧日友情? 普京访古巴 (12/14/2000)    
  • 普京拥抱卡斯特罗不带任何意识形态 (12/13/2000)    
  • 俄总统普京13日开始对古巴进行历史性访问 (12/13/2000)
  •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马云外逃?中国是大重构下个目标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马云关黑牢?川普再现身
    【新闻大家谈】FBI:全美或武装抗议 媒体:更大陷阱?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新闻大家谈】蓬佩奥连讲话 透露未竟之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