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霞恩师毛德镇:我真的没想过和马俊仁对抗!

人气 26
标签:

【大纪元1月5日讯】 近年来一直处于僵持状态的毛德镇、马俊仁关系,近年又呈现出了“矛盾升级”的势头,由于退休工资被扣发并无端遭受“留党查察看”的处罚,有报道称,毛德镇已经萌发了状告马俊仁,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一个说法的念头。然而,1月4日下午,当毛德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由于大连市体校已经在去年12月9日补发了自己被扣发的工资,因此他决定息事宁人,暂时不再在这件事情上作过多追究。话至动情处,花甲之年的毛德镇不禁感慨:“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和马俊仁对抗!”

回顾这几年来和马俊仁的恩恩怨怨,毛德镇告诉记者:“其实马俊仁过去和我的关系一直都挺不错的,但自从我接手了王军霞的训练,他便改变了对我的态度。虽然我带王军霞也是组织决定的结果,但马俊仁就是认为我在和他过不去。因为马俊仁曾公开说过,王军霞离开我马俊仁,她将一事无成!没想到王军霞这孩子特别争气,居然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拿下了一金一银。当然,让马俊仁对我更为不满的,还是我在八运会时又带了刘东训练。其实我当时的想法也挺简单,刘东还挺想参加一届全运会,而她又不愿再回到老马那里。但马俊仁就不这么想了,他认为我这样做是为了和他在辽宁队搞对抗。说心理话,我真的没想过去和他对抗。”

如果说毛德镇与马俊仁之间因为王军霞、刘东所起的矛盾是陈年旧账的话,那么马俊仁将李竞男、戴艳艳两人从毛德镇手里挖走,则算得上是两人之间的进一步直接冲突了。时至今日,毛德镇依然痛心地表示:“本来李竞男是很有前途的,但这样一折腾,她已经差不多给废了,这是一种不应出现的人才浪费呀!至于戴艳艳,由于她还没在广东注册,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马俊仁作为辽宁体育局的副局长,竟然干这种挖墙脚的事,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在毛德镇指责马俊仁挖墙脚的同时,马俊仁也在指责毛德镇挖墙脚,起因是毛德镇在辽宁招了两名小队员。对此,毛德镇解释:“李嘉欣和田露是我从辽宁招到广东的,前提是她们都还没有注册,但马俊仁出面干预后,我已经在5月中旬将两人亲自送了回去。并且,我和广东方面已经达成了一致,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从此不再从辽宁招人。”

人虽然送回去了,受此事的牵连,毛德镇的退休工资却从去年3月份开始便被停发了。考虑到自己与广东的合同到2004年便将到期,自己的晚年基本上得在辽宁度过,所以毛德镇为了这笔“养老金”没少与大连体校交涉,然而,问题始终没有结果,并且,就在3月份,他还受到了大连体校党总支“留党察看”的处分。双方的矛盾再一次激化。

去年10月9日,毛德镇回到大连探望自己病危的老岳母。利用这次机会,毛德镇在11日和14日两次找到了马俊仁,也正是通过这两次谈话,他才终于明白了马俊仁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当时,马俊仁明确告诉我,只要我回到辽宁,退休工资1分钱都不会少,不回辽宁也行,但不能再做教练。用他的话说,你出去做生意赚一千万我们都不管,你要是拿着辽宁发的退休金却培养与辽宁对抗的运动员,坚决不行。”两次交涉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但马俊仁最终还是答应了以组织的名义借9100块钱给毛德镇,作为他救治老岳母的费用,事实这恰恰就是毛德镇被扣发了半年的工资。此次大连之行,毛德镇也有一件事未让马俊仁感到满意。马俊仁希望他能做一做李嘉欣、田露的工作,让她们加盟大连体校,但毛德镇表示:这得尊重她们自己的选择。

既然马俊仁欢迎毛德镇重回辽宁执教,他又为何不选择叶落归根呢?对此,毛德镇苦笑着告诉了记者这样一件往事:“曾经在一个大年三十的晚上,有人将一个花圈送到了我的家门口。虽然我相信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马俊仁所为,但在辽宁生活,我确实没有太多的安全感。”

目前正在广州履行自己合同的毛德镇告诉记者,其实他并不想在训练场外招谁惹谁。

原载《体坛周报》


    相关文章
    

  • 马俊仁毛德镇结新怨的背后 (1/4/2001)    
  • 马家军近况 (12/20/2000)
  • 相关新闻
    马俊仁毛德镇结新怨的背后
    组图:2023年迈阿密马拉松赛 肯尼亚选手夺冠
    斯诺克大师赛:特鲁姆普时隔四年再次登顶
    组图:马来西亚羽毛球公开赛 安赛龙夺冠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北约卫星和远程武器令俄罗斯脊背发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