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清云山记奇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四那一年遭遇了感情挫折,交往六年的女友一夜之间嫁了人,使得我的情绪滑落谷底,搞得功课一落千丈,最后竟毕不了业,得重修一年。消息传回家乡后,阿福从北方家乡带来了新学期的学费,也捎来父亲的一封信,父亲在信上说:“年轻人应以学业为重,吾儿切勿再陷感情泥淖,应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父亲的训示使我整个暑假心情更是低落,身心交迫,简直就要看破红尘了。所幸开学注册那天,在文学院石拱门前的大榕树干上,瞧见了一张迎风飘荡的“佛学研究社”招募社员的红贴纸,顺道就走进了社团里。站在桌旁的社长可能看到我的脸色难看,就过来跟我谈话,镜片里面的眼神让我感觉很慈悲,他说:“学长,我看你好像心情很不好,东城门外的清云山,半山腰上有一座清云寺,那住持和尚待人亲切,谈话理趣兼备,趁开学前找个日子上那走走,散散心吧。”

柿子树正匆忙的结着青涩的小果实

第二天我背着背包就上山了,这是我四年大学生活第一次上清云山。爬了半天的石阶,路上也没碰着一个人,当我的脚找不着石阶时,一条泥土小路把我带进一片柿子林。柿子树正匆忙的结着青涩的小果实,我见着柿子树下一株山茶树长满了花苞,苞叶上沾着露珠,翠绿可爱,就凑近鼻子想闻闻花香,那知道突然从叶丛里窜出来一个人,吓了我一跳,我一声惊呼跌坐在地上。

“兄弟,吓到了您了?”我捡起背包站了起来,审视着眼前这个糟老头,他穿着一袭灰色长袖布衫,短裤底下露出了一截小腿,脚上踩着双草鞋,一只手抓着一根长竹竿,另一只手里抱着几根干树枝,顶着一个光头站在茶树旁,看来是一个山村老农,我的视线逡巡到他的脸上时,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已经直直射向了我,他笑着说:“兄弟,爬山就爬山,心情放轻松,不高兴的事就不要想了。”惊慌失措之际,正憋着一肚子气,这糟老头嘴里吐出来一串风凉话,我在心里忍不住狠狠骂着,只差没迸出嘴来,一忽儿,老头就不见了。

我扑了扑身上的泥土,蹒跚的走着,心里想,准是我脸色很难看,不然这糟老头怎会看得出来我的心情不好。忽然,又从山谷里传来一个宏亮清晰的声音:“兄弟,您可小心着走啊,往前这段路可有野猴子、虫蛇之类的,不过您只要循着这条路走,不会出事的。”心里想着,我登山,我去清云寺找和尚干您什么屁事。

要来的总是会来的,而我知道已经来了

可是老头这句话使得我的脚步轻快不起来了,才走了几步,可真是踩了什么东西了?登清云山第一次踩上这种不一样的感觉,软软的,会蠕动的,潜意识告诉我要镇静,要提高警觉;一生中,我第一次把警觉提得这么高。要来的总是会来的,而我知道已经来了。这时,我倒想起了那糟老头的话,还好,我十分冷静,我抓紧背包的肩带,感觉脚下的东西仍在滑动,我拿另一只脚用力弹跳而起,虽然跳得不高,毕竟我已经攀在了一棵大枣树的枝桠上了。我抱着胸口,佩服着自己的冷静,也清楚的看到一条青色的蛇钻进地上的落叶里,带着一阵沙沙的声音,不见了。

我抬起手臂抹着额头上的汗,抓着水壶仰头喝了一口水,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准备就在树上休息一会儿,想不到手上的苹果却被一个什么东西给抢走了,只听到一阵的“吱吱喳喳”声,眼光朝着声音追去,真的是一只猴子,这时它已经跳上了树梢,摇着尾巴在一片树叶光影中消失了。

经过片刻冷静的思考,我还是从树上溜了下来,等到我站稳了脚步,却看到那老头肩上扛着一捆枝桠根叶站在远处向我喊话:“兄弟,我可没说错吧,您看来很冷静,只要静下心来,准能过去。”听这话,刚刚那一幕这老头都瞧得一清二楚了,叫我感觉又羞又怒,现在我不能不相信这准是老头安排的,至少那只猴子一定是他放出来的。我警告自己不要理他,我过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于是,我背着背包提起脚步,径自望前走去。

走冤枉路了没关系,不要再回头了

可是这老头像是黏着我似的,又在后头拉高声音喊着:“兄弟,您是不是去清云寺啊,去清云寺的话,您可已经走冤枉路了,不过没关系,您也不要再回头了,就顺着茶树走,只要记得清云寺在东南方向,前面还有个岔路,可不要再走错路了。”

老头这番话更叫我怒气上冲,早不说晚不说,我已经走错路了才告诉我有屁用,已经叫你给弄得团团转了,还什么东南方的。我走了一段路后,瞧见路旁有个小凉亭,就走了进去,放下背包靠着柱子向远处望去,才知道我已经攀得这么高了,站在这里看得见我居住的城市,层层叠叠的楼房像一个个的鸡笼,再努力瞧了半天,最后我才敢确定远方天际那根火柴棒,就是学校高耸入云的钟塔了。

无意间,我看到山谷里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在晃动着,也懒得去理会,我倚着亭柱喝了一口水后,那黑点还在晃动,我眯着眼睛仔细瞧去,那可不是老农夫吗,我无奈的向他挥了挥手,一会儿,那黑点不见了。这时我想着,一路上遇到的事情,也不能怪那老头,只是老头爱管闲事,其实是自己心烦意乱惹出来的。

桂花枝桠里隐然出现一片绿色的寺院檐角

我望向远方,云雾飘浮在天空,原来这个城市还真美丽。这时,老头肩上扛着枝桠根叶,从山谷走了上来,远远的丢给我一个大枣子,又传过来一句话:“兄弟,心里头轻松点了吧。我还去找些柴火,您要找不着路,就大声喊我,碰巧我也走这个方向。”老头的话才说完,一不留神,两只猴子一前一后从我的头上跃过去,这次没抢我手上的枣子,我咬了一口,望着老头扛着枝桠根叶的背影在山肩上渐行渐远,倒觉得老头有点可爱了。

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眼前果然出现岔路,走到这里茶树也不见了,往西边方向是一片松树林,高大的树干遮蔽了天光;往东南方向,山坡上植了满山的枫树,绵密的枝叶在阳光里迎风招展,红透了的枫叶纷纷飘落地上。记得那老头告诉清云寺在东南方向,正犹豫间,老头已经出现松树林旁,肩上挑着的柴枝遮掩了上半身,他仍然大声喊着我:“兄弟,往枫树那边走就对了,再攀升个一百公尺,就能看见寺院了。”

老头这句话让我倒吸了一口气,一时也感觉有点饿了,就将手上半颗枣子两三口囫囵吞下肚子里去,觉得特别清凉可口。虽然眼前这一百公尺的山路是个陡升坡,在老头消失后,只得再整装上路,一路上还想着这老头怎么总缠着我,不知不觉中,心里轻松多了,父亲信中严厉的训示给我造成的压力,也已烟消云散。

水桶倒了就倒了,自己爬起来

又走了一段路后,一截陡峭的石阶霍然横在眼前,我意识到“清云寺”应该就在上面了,我咬紧牙关爬了十几个石阶后,已气喘如牛,一阵山风吹来,感觉全身都湿透了。忽然,缕缕花香从空气中传来,我猛一抬头,头顶的桂花枝桠里隐然出现一片绿色的寺院檐角,我拔腿又冲了几步,果然寺宇上的“清云寺”已呈现眼前。这时,身上的疲惫顿然消失,我掮着背包踏上最后一个石阶时,清云寺已经耸立眼前,院侧回廊里,有一个着黄色袈裟的和尚正轻盈的穿过去,微笑着向我挥挥手,一时,我感觉那面孔十分熟悉。

“施主大哥!”一个小和尚挑着水桶从院前高大的桂花树下向我跑来,我也兴奋的奔过去,一不小心却把他的水桶撞翻了,水泼了一地;小和尚跌坐在地上,挠着小光头噘着嘴巴向我说:“师父已经在书房等您了,师父说一路跟着施主大哥,知道您秉性善良,悟性聪敏,交待请您赶紧进寺里奉茶。”我歉疚的连忙趋前要扶起小和尚,却听到那老头宏亮的声音从寺里传来:“水桶倒了就倒了,自己爬起来,快带施主净手进寺里吃茶吧。”

我一阵恍惚后,倏然站了起来,朝着那声音来处双手合十;这时,寺院里也响起了一阵钟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一条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红红绿绿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逦向街尾的北门口,下午软软的阳光不争不闹的铺洒在市街上,菜摊子、行人塞满了街道,一辆机车后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骑车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弯来转去,闪过一堆人后,带着一股白烟,钻进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边的窄巷里。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 天空濛濛黑黑的,还看不清楚屋外的苦楝树,大城就被站立在墙外斜坡上的公鸡给叫醒了,“咕咕咕……”的长长啼叫声,一年的日子里就只这一天听起来不吵人,若在往日里不嘀咕几句,心里准不舒服的,可今天就过年了,各行各业都忙,米店掌柜老大昨晚还叮咛今天要提早个把时辰上工……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 牡丹把厨房的事料理就绪,抱着包袱轻声的钻出了张家宅院西角门,瞧见一辆牛车正奋力往上爬坡,倾斜的车轱轳颤危危的嵌住石板隙缝,车上高高堆着收割的稻子遮蔽了金黄的天空,驾车的荣贵伯嘶声吆喝着水牛,水牛嘴里“噌!噌!”的喘着气。
  • 这江川一带五镇十八庄,任谁都称赞咱们的胡琴好听,真要这胡琴拿去了无妨,我早就想换把琴试试,这几年来总觉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这节骨眼上,过不去这座山倒是满痛苦的,只是这琴跟了我一辈,这样一夕之间丢了,心里也是怪难受的。
  • 小憨子抱紧衣襟,一时脚下踢到了石头,怀里的柑橘汹涌散落地上,四处翻滚,阿柱仔也懒得理会,一颗跳得快的柑橘却滚进了他的脚底,正要跳开,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间滑了十几步。
  • 萧寒天看着赵富客写好了,把毛笔往桌上一丢,从侍女手里接过茶碗,喝了一口茶,看着画说:“就叫《追泉寻仙图》,这画算是完成了,等墨干了明天再来题字吧。”
  • 城顶街,台湾五十年代前后中南部小城镇一条默默无闻的街道,是老台湾社会朴实无邪、唇齿相依的缩影,现在虽然街道仍在,但已不见昔日的烟雨风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