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雁翎甲

鼓上蚤时迁倒挂上梁
袁荣易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将思想予以形象化,属于中国表演体系的一项重要特色。例如《雁翎甲》塑造时迁的形象就是一个显着的例子。时迁的绰号叫“鼓上蚤”,形容他像跳蚤,不受地心引力束缚的自由弹跳,飞檐走壁窜高窜低;而且纵使在鼓上蹦蹦跳跳,也不会发出一点声音。文字“鼓上蚤”三个字包涵这么多意义,这个形象性强的绰号让人一下子明白时迁的本事。

戏曲表演却不容易演跳蚤,因为它太小,观众对它的视觉印象不深;鼓上蚤在想像中不成问题,在舞台上就不行。舞台上怎么塑造时迁?甬崑把时迁形象化成人人都熟悉的麻雀,麻雀小而敏捷,一下在屋檐,一下在地上,时迁行为的特殊模式与思想反应的细微状态藉麻雀都容易发挥出来。

《雁翎甲》是出昆曲戏,而且是甬崑,这是宁波在地化了的昆曲,甬崑以精彩武戏闻名,像这出《雁翎甲》就创造出时迁走“雀步”的形象:“一蹲一跳、忽飘忽着,显得敏捷轻灵,无拘无束,好像是一只麻雀在地上的欢快蹦跳”。原本“鼓上蚤”三个字舞台不易表现,转换成麻雀形的动作,立刻把神偷身手的轻盈、位置的出没不定(以防被跟踪或锁定)等等情状,具体呈现在观众眼前,观众一下子就能抓到重点,而演员更可以将这个形象衍生,做成艺术性的创造。

《雁翎甲》描写一个有雾的夜晚,时迁奉宋江之命,潜入徐宁家盗甲。他出场先自报家门:“我,时迁奉宋大哥将令,着我到徐宁家去偷取雁翎宝甲。我日里行来,已是黄昏时分了。阿呀,妙吓!你看星迷雾锁,月暗云升,真个是天随人愿”,接着开始唱曲,同时他在舞台上使用雀步特色的身段表演,轻灵迅捷。

时迁攀过一进一进的宅院,时间也一更二更三更的流逝,中间有一些突发状况,时迁巧妙一一化解。进入内院的室内,天已四更,他发现装雁翎甲的小箱高悬在最高屋脊上,他竖蜻蜓,再两脚勾上,弯腰挺身到梁上,上到最高的梁,将甲箱取走。

高精度图片
《雁翎甲》时迁(杜道诚饰演)有许多类似燕子、麻雀等鸟类的动作。

高精度图片
时迁(杜道诚饰演)一个跺泥亮相,显得身段干净俐落。

高精度图片
时迁(杜道诚饰演)在撬开门之前,先仔细谛听室内的动静。

高精度图片
室内之人仿佛听到门外有声音,叫醒丫头去察看,丫头面露惧色,时迁悄然跟在后面。复兴国剧团演出。

杨荫浏曾访问昆曲老艺人李静轩,存录下昆剧的资料,其中包括《雁翎甲》里的倒挂,说这是斤斗中最难的:“(最难)莫如《水浒记-盗甲》中小丑所扮时迁之反千弯腰斤斗。当其登高桌时,用竖蜻蜓式将两足插入凳次,然后弯腰翻身而上,既得甲箱,更翻身轻滚而下,足无声息,文班武角,咸以为难矣(1926.3.15锡报)”。(杨荫浏音乐论文选集)

现在演出,架起由低而高的梁,演员施展“弯腰斤斗”宛如特技,一般正面朝上攀爬已很困难,像这样倒挂的弯身向上,如果脚没勾好,脑部着地摔下来就非常危险,这不是一般未受训练的人所能演出的。

晚清杨鸣玉是武功很高的著名武丑,萧长华夸赞他的幼工底子与武技特别好,且主要是杨鸣玉善用这些武技、绝技来刻画人物性格,突出剧情,而非卖弄技艺。萧长华说杨鸣玉演《盗甲》的时迁,杨鸣玉不是把时迁演成一个贼,而是把他演成一个飞檐走壁、身轻如燕而气概不凡的好汉。还说:“他的动作,不论怎样‘翻腾跳窜’,全不失好汉的机智、敏捷、灵巧的本色,使人感到那么可爱。”可知,时迁所采取形象化的表演方式,并非只在模仿小偷动作,而是藉轻巧如燕、雀般的动作,表现出一种精神上、思想上的技艺高超境界,使人佩服、向往。

《京伶十三绝传略》写杨鸣玉:“将捷贼真形摄取无遗,轻如乳燕,巧似狸奴(古称,今称为猫),其武功之纯,非数十年炉锤不为功也”。简单的几句话,说出对其人其艺的赞赏,而且也是形象化(炉锤-铁在炉中不断锤炼蜕变成钢)的表达。@*

高精度图片
时迁(杜道诚饰演)点火照亮室内,找寻甲箱的位置。

高精度图片
时迁(杜道诚饰演)倒挂上梁,行话称做“反千弯腰斤斗”。

高精度图片
时迁到达最高的梁上,用手触摸甲箱可能的位置。

高精度图片
时迁(杜道诚饰演)终于安全着地,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人对欲望的态度,其实没有排斥,只是讲究克制与忍耐。现代人不明究理,动不动就讲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实《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耶稣说“世上的水喝了还是会渴”,这是宗教上对欲望的生动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愿做欲望的奴隶,饮鸩止渴。
  • 《鱼肠剑》是出老戏,编排朴素,主要由二个老生(分饰伍子胥、公子光)、三个花脸(专诸、王僚、刘展雄-公子光的侍卫)演出。花脸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风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鸽子、风筝飞,害怕出事)显露出他的工于心计,他的唱词里带着难逃命运的恐慌
  • 但到中共窃国,他受命为一些新戏编腔。例如《白蛇传》(田汉编剧,田汉是个学者,对京剧明明是个外行),白素贞唱“你忍心将我害伤,……”王瑶卿编这段控诉许仙的新唱腔,就依共产党要的带着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维他“革新创造”,其实别有目的。只不过是假借他,为情绪激昂的样本戏铺路。样本戏那种十足煽情的斗争、对立、喊口号,稍微懂一点传统京剧的人都明白,那是洒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瑶卿是个很愿意帮助别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后来京剧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当
  • 京剧里,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术性也就越强。尤其武戏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术,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练是无法呈现的。《两将军》的战场,白天马张二人是穿靠骑马,使用长枪交战,需有熟练的把子功;到夜战卸靠贴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马超一个“跺子”下来,“乌龙绞住”踹张飞一个“抢背”,马超同时一摔甩发,干净俐落,台底下的人都发出喝采。
  • 花旦这一角色能反映出传统中国文化的宽容,花旦不遮掩、不谨小慎微、聪明爱娇,大家都喜欢她。从花旦就知道“礼教吃人”的话,根本是在诬指中国文化,礼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现那么多不被禁忌束缚的花旦,几乎有中国戏剧时就有花旦这个角色(可能称呼不同,叫做小旦、贴旦等)。也许有很多人喜欢端庄的青衣,可是同时存在嗔笑没压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无拘无束。
  • 《芦花荡》这出戏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员能按口诀来练,精气神饱满,身体才有潇洒与圆容的劲道,让观众恍如看到真的张飞。我们试看一下口诀:“心意想,奔于腰,归于肋,行于肩,跟于臂”,是说演戏时演某人、某种状况、某种感情,需气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后气归于胸,两肩放松等等。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谏官)品级非常小,反而可谏大官,享有相当程度的言论免责权。皇帝因而可用小谏官处置恶势力庞大的大权臣。
    2006年中国政府“不小心”竟与西班牙签订引渡条约。2009年11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一项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等五名高官,他们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尚小云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余遗力的帮助穷人,完全不像共产党只是借着说要帮助穷人而骗取政权。照道理说尚小云出身穷苦又帮助穷苦人,共产党应当对他好一些,或给予表扬吧,没想到却是完全抑制他,将他高贵的情操踏在脚底下。
  • 《珠帘寨》全剧突出西皮快板的唱腔,像珠珠串联(用珠帘这个名,准确的传达出视觉效果),连珠发放不停歇,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爽脆的声音。李克用与程敬思西皮快板的对唱,以前也称为互咬,你咬我、我咬你,节奏紧凑好不热闹,前辈艺人安排唱腔真是神奇!他们的互咬,争的不过是生活中人人都有,但又牵动最大的一个“情绪”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