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事:敬神恰好遇到神,只因不悟后悔深!

辛弃名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宋代,江西鄱阳地方的胡咏之,平常喜欢道教,敬奉神仙。宋哲宗元符初年,他曾经在江西信州弋阳县,见到一位道人。道人头戴青巾,身穿葛布衣服,神气与众不同。于是,胡咏之就拱手邀他到酒店与之对饮。

道人很高兴,拿大杯,斟满了饮,所喝的杯数,多得无从计算。道人说:“你将有从军之行,去吗?”胡咏之非常吃惊,说:“被你猜中了,我一定去。”因为这时,胡咏之应甘肃熙河统帅姚雄之的征召,正要到那里的军中任职。道人说:“西部边疆正在用兵,应该去。”说完,索取纸笔写诗道:

济世应须不世才,
调羹重见用梅盐。
种成白璧人何处,
熟了黄粱梦未回.
相府旧开延士阁,
武夷新筑望仙台。
青鸡唱彻函关晓,
好卷游帏归去来。”

写完交给胡咏之,说:“替我把这首诗,交给章子厚丞相,而且对他说:‘章相公是一个好人,可惜又走错了路’。”

胡咏之问道人:“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道人说:“我现在还不可以立即说破。”胡咏之又问道人的姓名,道人也不肯说,只说:“我早晚也会到边疆去,还可以再相见。”

夜深了,胡咏之说;“先生在这酒店里就寝吧?”道人说:“我回府中,就在河下。”于是就拂衣走了。

第二天,胡咏之派人到各个府邸去寻找打听,都说不曾有道人。胡咏之就报告给县令,在全县范围内访求,竟然没有一个人,曾经见过他。

胡咏之又到首都开封,拜见王副车王诜,把这件事情全部告诉了他。胡咏之打算拿着道人写的诗,去拜访章子厚丞相,以便把道人写的诗和捎的话,转给章丞相。可是,王诜说:“你现在千万不要去。皇上正因为边防的事情,要查办章相公。章丞相见到这首诗,一定会坚决请求辞职。皇上必然感到奇怪,怀疑,问他辞职的原因,那时,您会受到牵连而获罪的。”

胡咏之认为王诜说得有理,就转身到甘肃姚雄之的幕府,跟随他的军队,夺取青唐城去了。等到胡咏之再回到首都开封时,章子厚已经离开了京城。

后来,章子厚丞相从北方回来,听说有这首诗,就到胡咏之那里去讨求。而诗的真本已经被王诜留下了。胡咏之就抄录一份交给他。章子厚见到诗,叹息着说:“假使我早得到这首诗,早就辞职了,难道还会有今天被贬逐的事吗?”章丞相悔恨见诗太晚,其实是胡咏之怕受牵连,没有及时的完成道人的嘱托,误了章丞相。

当胡咏之在边疆甘肃军队的时候,曾经到过秦州的天庆观。他听说有一位吕道士,在天庆观住一个多月了,近日刚刚离开。胡咏之便询问他们:“怎么知道那人就是吕道士?”那里的人说:道人离开时,恰巧天庆观里的道徒们,都到邻郡设坛祈祷去了。道人对小童说:“我要走了,请借我一支笔,好在墙壁上题几个字,等军队里有人(指胡咏之)来时给他看。”

可是,那个小童以道观是新修的、师傅告诫不让在墙壁上题字为理由,拒绝了那位道人。于是道人就说:“麻烦你帮我用一下大殿的香炉,我要礼拜完三清后,离去。”

过了一会儿,道人敬香,礼拜完三清后,走到大殿的后面,台阶下有一个石水池,池水清冽。道人就用手指,在大殿的墙壁上,写了一首诗道:

石池清水是吾心,
漫被桃花倒影沉;
一到邽山空阙内,
消闲尘累七弦琴。

--诗后题了一个“回”字。

后来天庆观的众多道士,见了这首诗,都惊讶、叹息,认为一定是吕洞宾写的。大殿的墙壁非常高,上面的字绝不是手臂可以够得着的。而回字的两个口,上下排列,正是吕字。诗中的邽山就是秦山。胡咏之想起了在江西弋阳县所遇到的道人,他们二人曾有“去边疆相会”的约定,岂不就是这位吕道人吗?
胡咏之十分后悔:自己未践约,不守信,错过了与吕洞宾神仙的交往受教的机缘,这个损失之大,是不可想像的!自己误了章丞相的大事,会造下很大业力,也是不敢想像的!

那个小童,不给吕洞宾拿纸笔,所造成的损失与遗憾,也是很难挽回了!

人们天天在敬神拜神,可是神仙降临到人间,以常人的形象出现时,人们由于缺少悟性,与神仙擦肩而过,失之交臂,这能怨谁呢?

(事据宋代张邦基《墨庄漫录》)

──摘编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