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次元神离体的经历

修缘

当时没想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是自己无轻无重的也不用走,就在空中飘着。(伊罗逊 / 大纪元)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那是在十几岁以后,我的身体不好,蹲下起来马上能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大约在一九七零年左右,有一天下午,大家都在外面排队提水,我母亲在那排队压水,我往屋提。这桶水刚提到门口,我就感觉到心砰砰跳得特别厉害,头嗡嗡叫,眼前发黑,我知道又要休克了,就放下桶大步往屋里跑。心里想:快跑,趴炕上,可别摔在地上,那多脏。怎么爬到炕上休克过去就不知道了。

我就知道自己在空中飘,往东南方向飘,在蓝天白云的天上飘,越飘越高。看远处还有十几个人,有老有少,有拿拐棍的背着包的,还有妇女用胳膊挎个包的,还有抱小孩的妇女,都不认识,却都往东南方向飘,我也跟着她们往那飘。忽然飘到一座很长的能有200米左右的灰白色的拱桥头上,桥的底下有很多洞孔,大家都站在了桥头。我们没飘来前那儿已经站了不少人了,但互相都不认识也不说话,都往桥上看。

桥的中间大概离我们有100多米的桥面上有两个穿的像苏联军队穿的那种长大衣的卫兵,戴着大尖帽,背着上刺刀的枪来回交替走动。有人想过桥被拦了回来,说要路条,没有路条不准通过,这时有几位老人缓缓走了过去,到那两个卫兵模样的人跟前交了路条过去了。但是由于离我们太远,而且是背对着我们,所以也不知道路条是什么样的。我站那里很着急,因为自己没路条又不知道路条是什么样的,所以明白自己肯定过不去,就站在桥头往远处的桥中间看。这时耳边就听见在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很小很小的声音,像蚊子叫的声音,喊我小名。

我四处张望寻找喊我的人,却除了蓝天白云什么也没看见。喊我的声音很小很小,接连不断。这时我一着急就睁开了双眼,恍恍惚惚看见很多人围着我。我妈哭嚎的喊我小名,瞬间我又什么也不知道了。马上人又在空中飘着,使自己往东南方向飘,又飘到桥头站那儿往前瞅。时间不长又听见在遥远的地方传来很小很小的喊声连续喊我小名,我又四处张望是谁在喊我,情急之下再次睁开了双眼。

眼前发黑,恍惚间看见我妈在哭着喊我的名字,可我无力睁眼。在我又要不知道时,就听见周围的人大喊:“快拽头发,打嘴巴子,别让她闭眼睛。今天是初几?三六九灶王走,快把锅盖上,别叫灶王带走了。”

就觉得他们在打我嘴巴子,我也不知道疼,只感到脸上发木。再也闭不上眼睛了,疼痛的刺激让我清醒。

醒来后就觉得心里无限的委屈,足哭了有半个小时,方才止住哭声。

--摘编自明慧网

评论
2010-01-25 7: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