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先王管理社会策略:乐

清雅
  人气: 54
【字号】    
   标签: tags: ,

“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史记》乐书第二)

先王制定礼、乐是教人平好恶,节制人的欲望,保持人的本性,让人生活在道规定的做人标准上,顺行天理。

“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乐由天作,礼以地制。过制则乱,过作则暴。明于天地,然后能兴礼乐也。 ”(《史记》乐书第二)

只有明天地,才可以制礼、乐。乐使人归于道,礼使人守万物次序。古者黄帝、帝喾生而神灵;帝尧其知如神。

“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于物而动,性之颂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外,不能反己,天理灭矣。夫物之感人无穷,而人之好恶无节,则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佚作乱之事。是故彊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愚,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寡不得其所,此大乱之道也。是故先王制礼乐,人为之节:衰麻哭泣,所以节丧纪也;钟鼓干戚,所以和安乐也;婚姻冠笄,所以别男女也;射乡食飨,所以正交接也。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史记》乐书第二)

人的本性静,本性对外物感应,人就产生了好恶等欲望(执著),如果对欲望毫无节制,人的本性就埋没了,人表现的全是后天欲望,人完全物质化、掉物质中了。于是先王制定礼、乐,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节制人欲望,保持人的本性,这就是治国的王道。

“夫乐者乐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乐必发诸声音,形于动静,人道也。声音动静,性术之变,尽于此矣。故人不能无乐,乐不能无形。形而不为道,不能无乱。先王恶其乱,故制雅颂之声以道之,使其声足以乐而不流,使其文足以纶而不息,使其曲直繁省廉肉节奏,足以感动人之善心而已矣,不使放心邪气得接焉,是先王立乐之方也。是故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故乐者,审一以定和,比物以饰节,节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也,是先王立乐之方也。故听其雅颂之声,志意得广焉;执其干戚,习其俯仰诎信,容貌得庄焉;行其缀兆,要其节奏,行列得正焉,进退得齐焉。故乐者天地之齐,中和之纪,人情之所不能免也。”(《史记》乐书第二)

先王立乐的总则就是:感动人的善良本性,让放心邪气不沾染人本性。人本性主宰自己做出的事情就符合道的要求,社会各方面就溶和。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也。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感于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于物而后动,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史记》乐书第二)

音(音乐)是由人心创作出来的,而人心又受到外物影响,哀、乐、喜、怒、敬、爱心不是人的本性。

“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正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正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正通矣。宫(八十一丝)为君,商(七十二丝)为臣,角(六十四丝)为民,征(五十四丝)为事,羽(四十八丝)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怗懘之音矣。宫乱则荒,其君骄;商乱则捶,其臣坏;角乱则忧,其民怨;征乱则哀,其事勤;羽乱则危,其财匮。五者皆乱,迭相陵,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史记》乐书第二)

音乐与治理国家是相通的,音乐的宫商角征羽类似国家的君臣民事物,如果他们是正确的次序,则国家治、五音正。

“宽而静,柔而正者宜歌颂;广大而静,疏达而信者宜歌大雅;恭俭而好礼者宜歌小雅;正直清廉而谦者宜歌风;肆直而慈爱者宜歌商;温良而能断者宜歌齐。夫歌者,直己而陈德;动己而天地应焉,四时和焉,星辰理焉,万物育焉。故商者,五帝之遗声也,商人志之,故谓之商;齐者,三代之遗声也,齐人志之,故谓之齐。明乎商之诗者,临事而屡断;明乎齐之诗者,见利而让也。临事而屡断,勇也;见利而让,义也。有勇有义,非歌孰能保此?故歌者,上如抗,下如队,曲如折,止如木,居中矩,句中钩,累累乎殷如贯珠。”(《史记》乐书第二)

转载 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到正体竖排本,来插一段题外话:“直行书”。我们知道,汉字的结构,是自上到下安排的。所以汉字若不是“亭亭玉立”,便是“正襟危坐”。自仓颉造出字,就适合直行书写。
  • 不合理的简化,还包括了偏旁。譬如“言”字旁儿,被印刷成“点横竖钩”,共计两笔。这虽在古人行草手书中屡见不鲜,但是没有用到刊印上的。
  • 天下之事,没有比汉字的繁(正)简之争更为无聊的了。却偏偏有人热中此道,麈尾论道,长论不衰。某祇得俯首马槽,再将那些草料胡乱咀嚼一通,尤其是那些含砂量高的草料。
  • (shown)瘟疫和其他天灾,旱、水、虫、风、地震等一样往往对人类和人类的历史起着关键的作用,在人间的社会、秩序、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纵观历史,是人主宰着人类的命运,还是苍天主宰着人类的命运?从一些历史上的大瘟疫事件,或许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 商代文字,除了少数刻在铜器上的文字(圆形字体--金文)外,最多的是甲骨文,是中国目前能读懂的最早的文字,六书已备(注三)。商代人敬天信神,遇事会先占卜,而甲骨文就是商人占卜时刻于龟甲、兽骨上的文字,所以又称为“卜辞”、“贞卜文字”。
  • 中国古史,以夏商周合称“三代”。因有关夏的历史迄今尚无直接文字史料,史学界曾质疑这段历史,直到河南偃师出土的“二里头文化”,夏的存在经学者研究,已毋庸置疑。这也证实神话并不是完全不可信。
  • 如果说三皇走过神人共处的社会。距今约五千年前,黄帝为中华民族创造了丰富灿烂的中华文化,其实中国人“敬天法祖”的特性,除了与上古神传时代的人神共处有关之外,与黄帝被认为是中华民族共同祖先有着密切关系。黄帝之后有“绝天地通”的传说,即人神分隔,中华民族就在神传的文化基础上,从黄帝时代开启了以人为中心的、一幕幕璀璨的半神文化序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