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白发送黑发 老人要求释放女儿

人气 13
标签:

【大纪元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云天综合报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发表了河北省石家庄市吕淑琴老人的一封呼吁信,信中记述了她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经历,呼吁当局释放她的女儿冯晓梅。

吕淑琴老人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八口之家。如今,一个大家庭仅剩四口。老人没有了老伴、没有了小女儿,小女婿失踪多年,只留下他们的小儿子,没有了大女婿,家里的顶梁柱大女儿又被抓,留下一个还未独立的儿子。这一切的发生是因为老人的孩子们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

大女婿王洪斌曾经是河北重点高中正定一中高才生,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是一个文静儒雅的书生,平日与世无争,遇到别人需要帮助就默默无声地去做。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在家中被石家庄610、石家庄长安分局十几个便衣绑架抄家。当时老人吓得浑身发抖,躺在床上动不了,以至后来一听到敲门声就心跳加速。王宏斌被劳教2年。在石家庄劳教所的关押期间,王宏斌遭到肉体和精神的极度摧残,长期不让睡觉,曾三天三夜被单手吊铐在窗户的铁栅栏上,双脚离地。当王宏斌两年后回到家时,已是白发斑斑,身体非常虚弱,出虚汗,剧烈咳嗽,整夜难以入眠。一见着马路上的交通警察都要绕开,一听敲门就紧张,精神接近崩溃,于2003年10月9日去世,终年39岁。

2001年5月,老人的小女儿冯晓敏被石家庄市东华路派出所巡逻警察抓走,遭到东华路派出所史指导员和警察方志勇用刑逼供。在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冯晓敏绝食绝水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几次出现生命危险,才被释放。为避免再遭受迫害,冯晓敏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5月下旬,当老人再次得到小女儿的消息时,冯晓敏已经神志不清,常常把谁都当成警察,嘴里还在喊着不许警察过来迫害她,在医院被急救5天后去世,确诊化脓性脑炎。医生怀疑脑部曾受过袭击,推测是受过警察毒打。小女儿离世时才34岁。

小女婿王晓峰修炼以前脾气特别暴烈,在其老家曾以打架出名。家人、同学、朋友对他也都敬而远之。修炼大法后,他变得心胸开阔、宽以待人、努力学习和工作,先后在几个公司应聘,领导和同事对他给与很高评价。然而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王晓峰不得不流离失所。

老人的老伴曾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乡村教师,身体本来很健康,可是不堪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常常偷偷抹泪。警察多次的上门骚扰,使他听到敲门声就发抖,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活。最终承受不住来自四方的恐吓,终于在抑郁、愤懑和惊恐中于2005年初离世了,享年不足七十。

大女儿冯晓梅在河北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就任总工程师,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为人上她是大家尊敬亲近的同事、大姐。2009年4月17日,冯晓梅被从单位绑架。单位出动了大量员工分头寻找她的下落。28日石家庄市某位领导恐吓冯晓梅单位的员工说:寻找失踪同事是“政治问题”。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打击,望着两个未成年、还在上学的孩子,吕淑琴老人已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

以下是吕淑琴老人的呼吁信。

我叫吕淑琴,今年六十七岁,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北路,是冯晓梅的母亲。2009年4月27日,我的大女儿冯晓梅因为炼法轮功被石家庄市公安局、石家庄市裕华分局恶警带领稿城市公安局、良村开发区公安分局、开发区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如今,我女儿冯晓梅因被劳教所关押,造成身体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几个月以来一直肠道大量便血,医生初步诊断为肠结核,有肠癌可能。据听说我女儿冯晓梅身体这么差,劳教所还逼她每天出工奴役劳动,给她定的任务量还特别大,累的我女儿每天收工回去就痛苦得趴在床上不能动。我作为冯晓梅的母亲,非常担心我女儿的生命安危,请有关部门考虑我家庭的特殊困苦情况,让我的女儿冯晓梅保外就医。

我有两个女儿,千辛万苦把两个女儿拉扯大,但两个女儿真的很懂事,文化程度高,人品好,工作能力也都很强。我大女儿冯晓梅在单位是电子方面的高级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与人为善,与同事和谐相处,工作上更是任劳任怨,为单位做出过很多巨大贡献,深得单位领导好评。因为修炼法轮功,她们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有了家庭矛盾都向内找,宽容体谅别人,全家生活其乐融融,两个女儿的两个孩子,也就是我的两个外孙又可爱又乖巧,两个女婿也很懂事,很体贴我。我真觉得虽然吃了一辈子苦,但毕竟晚年有靠了。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99年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非法打压。从此,我们这个家庭就遭了大难。大女儿冯晓梅的丈夫王宏斌因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10月9日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我的小女儿冯晓敏在2004年5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而我的小女婿——冯晓敏的丈夫王晓峰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被迫流离失所,离家好几年,到现在一直不知死活。

现在我大女儿冯晓梅又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劳教,有家不能回;我的两个外孙一个十九岁,一个才七岁,现在都靠我养着。以前家里的收入全靠我大女儿冯晓梅上班挣钱,现在冯晓梅被劳教,我一点钱都没有,别说孩子上学没钱交学费,现在连我自己吃饭都成问题了,真不知往后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我已经六、七十岁了,这么大把年纪,把两个女儿拉扯大,却不幸经历了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我真的不明白,不就炼个法轮功嘛,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好,为国家节省医药费,遇事心态好,与人为善,我的两个女儿炼法轮功以后身心有了很大的改变,这有啥不好,政府为啥不让炼呢?为啥又打又杀的,这么对待我们这些善良的老百姓呢?如今,我的大女儿冯晓梅在劳教所受这么大罪。

听人说去年在河北女子劳教所关的人80%都是法轮功学员,我就更不明白了,劳教所应该是关那些偷、摸、打、砸、抢、吸毒、卖淫嫖娼的坏人的地方啊!为啥公安局的警察们放着社会上的坏人不管,专抓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呢?这是什么世道啊!如果我女儿冯小梅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这一把老骨头真的承受不了了,恐怕我也活不下去了。可是唯一让我舍不下的是,我的两个外孙谁来照顾呢?!

各级部门的领导,我想不管是谁,你们都有全家老小,你们也都希望自己的家人生活的幸福。可是将心比心,当你们全家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候,请你们想想,还有我们这样的不幸的家庭在遭受巨大的苦难和迫害。恳请有关部门领导考虑我家庭的特殊困苦情况,救救我的家庭,救救我女儿,让我的女儿冯晓梅保外就医,给我全家一条生路吧。

冯晓梅的母亲:吕淑琴
2010年1月10日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四川教师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双鸭山市610控制下的公检法
内蒙警察砸窗扔毒气弹 绑架一家五口
家属请律师维权 营口警察恐慌抓人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微软买TikTok 扎克伯格转弯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