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少林寺 大裂变

人气 119

【大纪元1月24日讯】在中共所培植出的政治和尚
大悲寺住持妙祥大师的百衲衣。


释永信享受帝王般排场、身着价值十六万的云锦袈裟。

僧界俗界“嵩山论剑”

再回头说“要了少林寺命”的香港中旅与登封市政府的合资公司。十二月二十七日合资公司成立时,释永信拒绝参加典礼,并在庙里大办法事,“拯救少林遗产被肢解瓜分”,一片同仇敌忾的样子。然而四天后,当事三方戏剧般地同时出现在记者招待会上,释永信一改先前的愤怒,温和地对合资公司“表示欢迎”。

外界评论这次僧人与商人和官人的“嵩山论剑”,“提前缴枪”的是和尚。少林寺的土地、殿堂、碑刻、造像等都属于国家财产,塔林是少林高僧的坟,属少林寺的集体财产,而少林功夫、少林文物是世界历史遗产,无论是少林寺成立的公司,还是登封市成立的合资公司,其产权关系都非常复杂,不是谁能独占全吞的。

新合资公司董事长在谈到未来规划时称:“年游客增长率20%以上”,“开展禅武演艺、文化地产、文化产业主题公园、快捷酒店群、星级酒店等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看来半路出家的少林CEO,无论创造了怎样的“佛门企业管理范本”,但跟在香港沉浮了八十载的大型上市公司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不服输不行。

整个新闻会上释永信始终面无表情,连客套的笑容都难觅踪迹。人们感叹“上市门引发的嵩山论剑似乎已戛然而止”,其实,凯撒的归凯撒,让商人去做商人该做的事,这不比让和尚挣钱更合情合理吗?可惜的是,商人的插足可能只会促使贪财的和尚更加疯狂的敛财。◇

=================================================================================

澳洲“少林村”引风波
文 ◎ 骆亚


一九八七年起,少林寺就不断派出武僧团到国外演出,并涉足海外房地产业。图为少林武僧在表演空档喝可乐。(Getty Images)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打着“少林寺走出国门”的旗帜,在世界各地兴建愈来愈多的少林机构。澳洲“少林村”因为积欠购置款、涉及海军机密、及炒作房地产等因素,引起当地人反思少林村的目的和抵制少林寺的进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部《少林寺》电影揭开了这座千年古刹的神秘色彩,由此而引发的少林功夫热,不但红遍大江南北,也名扬海内外。如今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打着“少林寺走出国门”的旗帜,在政府的全力配合下,成功地将“少林武术”的名号推向全球。


商业化的少林寺,以武术功夫为主要商品,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武术爱好者推销。(Getty Images)

据英国《卫报》报导,少林寺每年收入至少在一千万英镑以上,其中不少来自海外。目前少林寺在国外设立了六个分院,相关传播机构十多个。少林寺还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建有专门研学少林功夫的学校和团体,拥有洋弟子三百多万人,按小时收费方式,仅仅学员的学费就是一大笔收入。


来自各地的少林功夫学校学生集体进行暖身,其中不乏外国人。(Getty Images)

从一九八七年起,少林寺就不断派出武僧团到国外演出,除演出收入外,少林寺还涉足海外房地产业,如今被西方媒体热炒的澳洲少林村就是一个例子。据澳洲媒体报导,计划耗资七点五亿澳元(合约五十五亿人民币),正在规划筹建中的澳大利亚肖尔黑文的“少林村”,将集禅武修行、研究、练习、交流、旅游为一体,是目前最大规模的少林寺海外分院。

然而,少林寺的实际目的与原先计划不相符合,过重的商业化行为却遭到澳洲民众的谴责。人们说,少林寺乃佛家禅学修行净地,中国传统少林武学也博大精深,而少林寺名义上说是要在澳洲南瑙拉(South Nowra)兴建“少林村”,实质却是变相搞房地产开发,这种虚假欺诈行为,理应遭到澳洲人的抵制。

澳洲“少林村”的地理风貌

瑙拉,肖尔黑文市(Shoalhaven)议会的所在地,坐落在离悉尼(Sydney,又称雪梨)一百六十公里的肖尔黑文河南面,由土着语的凤头鹦鹉得名,目前人口大约有两万四千多人,被称为美丽的海滨旅游景区城市。

该地区的一个重要地标Bundanon,它是澳大利亚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的亚瑟博伊德和他妻子的家园,Bundanon财产和收藏给了澳大利亚一个独特的文化和环境资产,被称为艺术家的桃花源,每年吸引很多游客慕名前往游览这个列名国家地产的家园和亚瑟博伊德的工作室,欣赏博伊德四代的艺术作品。

通向老龄树,亚热带雨林和令人振奋的讲坛岩和肖尔黑文河景观的走道也构成了当地的一个独特景色。肖尔黑文河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宏伟的河流之一,大河两边是雄伟壮观的砂岩峡谷和错落有致的农田。驱车上Cambewarra山,可以观赏肖尔黑文市的壮观景色。

肖尔黑文河是第一批访问该地区的欧洲人、航海家乔治巴斯和马修弗林德斯在一七九六年命名的。早期生活在那里的人是一八一二年来此的牧场主玛丽.瑞比,她作为一七九二年被运送到澳洲的犯人,于一八二四年被授予肖尔黑文河以南的土地,成为殖民地最富有的女性之一,澳洲二十元纸币上至今保留着她的头像。

肖尔黑文市出让给少林寺的一点八万亩土地,紧邻海滨,有森林与牧场,是肖尔黑文市“最美丽的地方”。这也是少林寺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建如此大规模的“少林村”。

特洛伊木马式项目变相牟利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的南瑙拉区肖尔黑文市议会引进少林寺的合作开发项目,少林寺声称将通过推广佛学及少林武术来拓展当地的旅游业,并轻易地说服了当地政府,以超低价五百万澳元买下了一点八万亩的牧场用以兴建“少林村”,这是一个高达七点五亿澳元的投资项目。

但该项目在申报中,被发现耗资巨大的综合建筑群中还包括了五百个房间的四星级酒店、五百套永久住宅、三百五十栋独立别墅,还有一座二十七洞高尔夫球场,少林寺以旅游为名却发展地产图利跃然纸上。

因此少林寺的项目被澳纽省规划部部长萨托尔(Frank Sartor)认为是特洛伊木马式的开发项目,表面与实际大相径庭。

民众质疑嵩山少林寺是骗局

澳洲当地一位知名牧师罗宾森(Peter Robinson)长老对嵩山少林寺与中共政府之间的关系提出质疑。他应用了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因少林寺被毁而逃亡到美国的八位少林僧人为主要资讯来源方的www.shaolin.com网站上的内容指出,在中共政府吹捧下的少林寺名存实亡,没有真正的中华功夫可学,它只是一处旅游景点。具有二十年中国武术培训经验的奉克(Jon Funk),是加拿大著名的Tiger Balm International年度国际功夫比赛的创办发起人。一九九六年三月,他在国际权威武术杂志美国《黑带》杂志发表的〈少林寺骗局〉一文为该网站提供了更多的独立佐证依据。

奉克在文中特别指出贪婪是少林骗局的根源。他说:“应该记住的是,中国政府是共产主义者,并且不愿让一个宗教团体产生任何不符合共产党政策的思想,今日的少林寺是一处娱乐性的旅游景点,但再也拿不出其古老的令人崇敬向往的任何内涵来。”

当地民众担心安全隐患

澳洲皇家海军唯一的空勤训练基地“信天翁基地”也位于瑙拉(Nowra),该基地对皇家海军航空兵训练起着重要作用,也为航空部队提供主要的维修服务。而少林寺在当地的开发项目选址在Comberton
Grange,位于瑙拉以南十五公里处,正好是海军基地的飞机航道正下方。

该市二零零六年初与少林寺签署了合作意愿书之后,牧师罗宾森长老曾质疑河南少林寺在中共政府那边充当的角色,担心此项目可能会成为日后的重大安全隐患,少林寺有可能被用作侦察信天翁基地的飞机调动情报。

他表示,对当地佛教徒“他会尊重他们如邻居、朋友及公民,支持他们的宗教及言论自由”,但质疑河南少林寺与中共政府之间的关系。

当地一名曾是市长候选人并具有影响力的土着人、也是环境保护主义者麦克康那尔(McConell)以九个月的沉默来表达对少林寺项目的反对。他以书面形式表示,少林寺这个旅游项目将会对飞机飞行航道起到妨碍作用。“我正在提醒社区及政府注意到,少林寺的选址正好位于信天翁基地和澳洲皇家海军海岸基地的中途。”

少林村开发项目的未解之谜

由于五百套住宅计划被认为开发动机不诚实,萨托尔部长砍掉一半的资金额三点五亿之后,不久与少林寺合作的项目开发商也宣布退出。五百万澳元的土地购置款,少林寺目前只付了二十五万押金,
余款四百七十五万澳币几经拖延至今未付。几经磨合,付款条件最终演变为三年期租赁贷款,而议会慷慨只收取3.25%的低率利息。自二零零六年开始至今,肖尔黑文市议会一直以惊人的耐心和极低的姿态给少林寺的合作项目提供一切便利的举动引来了社会的猜疑,而仍在审批中的少林寺开发项目,其未来走向目前还是一个谜。

释永信被公认为“少林CEO”、“政治和尚”、“经济和尚”。释永信还获得登封市政府送给他的价值一百万元豪华越野车,乘坐喷射客机周游世界,甚至策划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大型表演,并在全球开设少林分寺。

披着袈裟却以大老板的姿态行销于全世界,这无疑是对出家人的极大讽刺,少林寺的全盘商业化令其他寺院相继效法,四大皆空都演变成腰缠万贯。社会民众对寺院仅存的一点敬仰也化为了空谈,释永信成为了众矢之的。

面对社会的批判,因在江西化成寺推行财务,公开揭开了寺庙体制的经济漏洞,而遭宗教局报复被赶出寺院的监寺圣观法师却提出不同的看法,圣观法师向《大纪元》表示说:“少林寺的所有问题是因为中国政府的专制,共产党的政策不自由造成的。大家把板子打错了地方,不管是永信也好,还是中国宗教界任何一个主持,你必须得按照共产党的想法做事,如果你不按照他的话做,你可能连生存都成问题,马上就被赶出寺庙去了。”

他还表示中共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不敢明目张胆的消灭佛教等其他宗教信仰,因此中共就采用自己的方法来异化佛教,对中共强权而言,寺庙里的僧侣都是弱势群体。

当今的少林寺不再拥有任何神秘感,不论自愿还是被动,剃度的出家人成为了一种社会职业,在中共的一手操控下,千年古刹为求生存也免不了投身红尘中争夺财富。那名扬四海的少林寺走出国门是为了弘扬中华文化吗,人们开始用怀疑的目光来重新审视它了。◇


一名和尚在少林寺大殿内大剌剌地讲着手机。(Getty Images)

=================================================================================

少林四大皆控 唯有修行空
文 ◎ 王华


有“少林寺CEO”之称的释永信向来备受争议,被认为是无神论的中共所培植的政治和尚,少林寺也在释永信的商业化经营下,距离佛法越来越远。(AFP)

佛教修行主要是修“戒、定、慧”,守戒律是最基本的要求。但如今的少林寺却出现买卖商品、拍电影、选新秀的花招,少林最初的精深文化在释永信的领导下已荡然无存,修行已成空谈。

和尚经商挣钱,用句俗话说就是:财神爷瞎了眼,找错了人。

如果少林经商不是出自与“四大皆空”的出家人,落在任何一个滚滚红尘里的凡夫俗子身上都是件大好事,然而出家人就是想抛弃人间“名、利、情”、断灭“贪、嗔、痴”、追求心灵进步与觉悟、最终修成“佛”的修炼人。梵语“佛陀”意为觉悟者,从佛的汉字结构上也可看出,弗表示非、不是也,佛乃“非人”也,古时候人一出家就跟普通人截然不同了,人们追求的钱财、地位、舒适的生活、爱情、友情、亲情等,他们都抛弃了,唯有这样才能在佛教中修行。

出家人贪财 害己更害人

佛祖留给沙弥的十戒包括不杀生、不偷盗、不淫欲、不妄语、不饮酒、不涂饰香鬘、不歌舞观听、不坐高广大床、不非时食、不蓄金银宝物。一千五百年历代少林高僧都没人敢改动这些戒律,这才保证了千年古刹的传承,释永信有何德何能、敢于改动这作为修行根基的戒律呢?


“少林寺CEO”之称的释永信翘起二郎腿,差遣多人伺候。(Getty Images)

和尚除了修好自己外,还肩负着教化众生的道义。

如今戒贪的和尚却在费尽心机的贪钱,如同审判贪官的法官带头腐败受贿一样,是明知故犯、罪高一等。除此之外,像广州光孝寺、海幢寺和海南省南山寺的和尚集体嫖娼这样的事,在今日大陆也很多见,因为宗教已经堕落成俗世的职业。现今人类的败坏与宗教的堕落是密切相连的。由于寺庙内、寺院外的人都不再相信宗教,人们失去了提升自我的动力,堕落也就成为必然。

犯戒就是乱法 神鬼共株之

佛教修行主要是修“戒、定、慧”,守戒律是最基本的要求。释迦牟尼佛在涅槃前谆谆教诲弟子要“护持禁戒,勿得亏犯。”并警告说“破戒之人,天龙鬼神,所共憎厌,恶声流布……死即随业受地狱苦。经历劫数,然后得出。复受饿鬼畜生之身,如是转转无解脱期。”释迦佛还预见到了末法时期,将有魔王转生成和尚、尼姑与男女居士坏乱佛法。

据佛教记载,世尊曾力辩外道使其一一折服,外教一婆罗门对世尊言道“此时我无奈何于你,但千年之后我的徒子魔孙将会穿上你们的衣服、拿上你们的经典、衣钵,混入你们的队伍来将佛教彻底摧毁。”世尊听罢默不作声,黯然垂泪。《大般涅盘经》说,“众魔障共造罪业,他们只会贪图钱财,不做善事不做功德的事情”。如今少林寺的诡计正是魔王的诡计:用僧人的向钱看来误导民众,用钱财来阻挡人们修心向善。

中共是败坏佛法的最大魔王

自从一九五二年大陆成立“中国佛教协会”以来,佛教的很多戒律都被废除了。比如古代和尚头上要烫戒疤,时刻提醒和尚与常人的不同,而中共局级干部、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却把此废除了。赵死后没有一颗舍利子,只烧出一撮黑灰。

去年年底泰国五大拳王一起来到大陆,要与释永信一比高低,他们以为少林方丈的功夫是最高的。最后中方不得不派出少林、武当、全真、峨嵋四大门派的高手,靠玩裁判花招才击败泰国人。了解武术的人都知道,光练动作没有内功的加持,只能是花拳绣腿。《易筋经》讲的是表面动作,如今少林寺还有谁能明白《洗髓经》呢?拿些虚招四处表演,只能是贻笑大方。


 过去少林武功之所以闻名出众,是因为学徒习武、修心且崇尚道德。今天流于商业化的少林功夫学校。(Getty Images)

少林寺的败坏与中共的指使教唆密不可分。释永信是中共派到少林的,和尚庙破天荒要办公司,也是中共各级部门批准扶持的,“打工和尚”发工资也是中共的政策,这一切乱象的背后都是中共在操控。如今四大皆空的寺庙成了中共四大皆控的场所,一切都被中共控制着。其实无神论的中共才是否定佛法、败坏人心的头号恶魔,中共这个大魔头就是利用各种释永信之流,用低俗、肤浅的所谓“传统文化”来反过来破坏真正的传统文化。

俗世少林

中国人特有的“天、道、神、佛、命、缘、仁、义、礼、智、信、廉、耻、忠、孝、节”等概念,反映的是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儒、释、道的交相辉映。中华文化最根本的是其敬天敬神的道德内涵,站在无神论的基点上,无论中共重修多少寺院、搞多少文化节,那只是在搞偷梁换柱的表面文化。

修复门面,毁去内涵,这是中共迷惑世人常用的策略。中共以恢复文化表面的娱乐功能来掩盖破坏道德内涵的实质,这种移花接木的手法,是对传统文化的破坏:让人更加远离真正的中华传统,让人更加怀疑修炼的真实不虚。

本文转自【新纪元周刊】157期“封面故事”栏目(2010/01/27出刊)
http://mag.epochtimes.com/gb/159/index.ht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众星现《新少林寺》开机 引佛门混乱
“释永信悔过书”恶搞少林寺网 网民叫好
少林寺海外扩建 澳府质疑动机金援喊停
存中剑:佛门朝南开?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