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史别支“和样书”

中国书法主宰日本书道史之“源”、“流”

容加
  人气: 210
【字号】    
   标签: tags:

在日本书道史的研究著作史上,毫无疑义地一向都肯定日本书法出于中国书法之说。从日本书道史研究著作所采的分期界标,也可以明显观察到日本书法的史脉和中国书法无可分割的深刻关连。

以下先举述重要的日本文化学者的日本书道史的研究著作的史观,并从其史观中发现中国书法的重要影响力。

日本书道史的研究著作史观
──中国书法主宰日本书道之“源”、“流”

在目前常见的书道史之研究著作,其史观的分期有以政治时代分期以便于搜览者,也有掌握各时代书法风尚的内涵特质以同质性作时间区间划分者,还有将书道史当作一生命体发掘其消长呈现其生命脉动者,更有剖析书法艺术的精神底层源流风格者。当日本书道史的分期跨越政治史分野的局限时,更能显示出中国书法在其中的影响力。

以政治时代分期者,例如日本习字普及协会出版,铃木翠轩、伊东参州共着的《新说和汉书道史》后编日本之部,将日本书道的发展分为:奈良时代之前、奈良时代、平安时代、镰仓时代、室町桃山时代、江户时代、明治时代、大正昭和时代等八个时代进行探究。此者分期顺序同于日本的政治历史,便于一般读者的搜览。

平凡社出版的《书法的日本史》八大册巨著 ,则掌握书法风尚的内涵,以同质性作时间区间划分,八大册涵盖的时代分别为:飞鸟/奈良时代、平安、镰仓/南北朝、室町/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江户初期、江户、幕末维新、明治大正昭和等时期。

此者的分期常常跨越两个时代,同时又将江户时代作了三期的划分,另外将近代的明治时代和大正昭和时代合并。这种书法史呈现方式,注重掌握一个时代过渡到另一个时代之时段中文化内涵、氛围的延续以及承转现象,深入文化现象起承转合的转变契机,而不只以政治时代作方便的切割。

虽然上述铃木、伊东两氏的著作《新说和汉书道史》与平凡社的《书法的日本史》的史观,两者在名目上并未显现中国书法的影响,但观其著作内容,每一朝代都清楚地条述来自中国书法的渊源与影响表现。

此外,将书道史当作一生命体发掘其消长呈现其生命脉动者,有日本研究书法的学者春名好重所着《日本书道新史》 ,透析书风变迁的特征,追索日本书道史的开展消长轨迹,将日本书道史的开展消长区分为中国风时代、日本风时代、近代和现代四个分期。

春名好重研究日本书道史的发展,明白标示了中国书法之“中国风时代”在日本书道史中的座标地位。其标示的“中国风时代”起自西元六世纪末到九世纪末,又分成模仿期(六世纪末到八世纪末)和过渡期(九世纪初到末期);“日本风时代”起自西元十世纪初到十九世纪的后半期,又分成完成期(十世纪初到十二世纪中)、继承期(十二世纪中到十四世纪前半)、衰微期(十四世纪中到十六世纪末)、复兴期(十六世纪末到十七世纪中)和普及期(十七世纪中到十九世纪后半中段)。

春名好重的分期从日本书道书风特色的变迁脉络着眼,而不受限于政治历史演变的分期,更强调了中国书法在日本书道发展上源头的地位,以及其对后代“日本风时代”之发展的影响力。

上述春名好重的著作《日本书道新史》强调中国书法在日本书道史上的座标地位。

剖析书法艺术的精神底层源流风格者,有中田勇次郎的著作集之〈书迹请来的历史〉(见中田勇次郎:《中田勇次郎著作集第五集》,东京:二玄社,1985年7月) ,中田勇次郎的著作,十分肯定中国书法书迹对日本书道史代代变革的影响,他指出:“回顾我(日本)国的书法史,可以看到来自大陆的书法潮流带动我朝的变革,而且推动前进的波澜”。中田勇次郎的研究〈书迹请来的历史〉极明显地层析出不同时期的日本书道源自中国书法的影响脉络。

中国书法影响日本书道历史的主要内涵

在上述日本文化学者中田勇次郎的著作〈书迹请来的历史〉中,中田氏深入地源考日本书道历史九个时期主要受到中国书法影响之源流,依照日本历史的时间发展顺序,清楚标示其受到中国书法影响之主要内涵。分别为:

一、大和时代的百济书法。(中国书法经朝鲜半岛的百济间接影响日本)
二、飞鸟时代的隋唐书法。
三、奈良时代的晋唐书法。
四、平安时代前期的唐朝书法。
五、镰仓时代前半期的宋朝书法。
六、镰仓时代后半期到日本南北朝时代的元朝书法。
七、室町时代的明朝书法。
八、江户时代的“江户唐样”和明朝书风。(“江户唐样”是指日本近代江户时代儒学者、文人之间,以文徵明等明风为主流,书写汉诗文的汉字书法。)
九、明治大正年间的北碑派的书法。

从中田氏指出的日本书道受到中国书法的影响源考来看,日本的书道史之发展过程,除了在日本平安中后期之“和样书法”发源的黄金时期,和昭和时代之现代艺术介入书法的表现时期之外,中国书法(“唐样书”)在日本的书道历史上,一直扮演着强力的主导角色。

不管日本文化学者各家著作的分期史观为何、特色为何,其内容都一致地彰显了中国书法在日本书道史上不容忽视的重要地位。总而言之,可以说日本的书道史若失去了中国书法的源流,就失去其脉动与生命,其书道史也就要重写了。

整体而言,中国书法传入日本对其书道的影响,的确如深不见底的洋流一般带动着日本书道的波澜。

日本史小档案

1、日本从飞鸟时代到近代,以政治上的分期而言,历经飞鸟、奈良、平安、镰仓、南北朝、室町、战国、桃山、江户、明治、大正、昭和等时代。

2、飞鸟时代:

日本飞鸟时代约当6世纪中到7世纪前半期。日本历史可稽的第一件书法作品产生在这个时代。依据日本史书《上宫圣德法王帝说记载》志葵鸠天王即钦明天王时代戊午年(约当公元538年),百济国主明王(在位524-554),奉度佛像佛经和僧侣到日本等。参见《日本学史料》。历史上一般将佛教传入定为飞鸟时代的上限。

3、奈良时代:

日本奈良朝,从公元710~784年历时约四分之三个世纪。从日本元明天王建都平城京(今之奈良)开始,直至光仁天王为止历经七代,人称奈良时代。奈良时代约当中国初唐、中唐时期,因以平城(今之奈良)为京,又名平城朝,崇尚中国及佛教文化,也是中国古代书迹输入日本的重要时代。

4、平安时代:

日本平安朝时代开始于从八世纪末期到十二世纪末(1192年),约四百年,相对于中国的唐朝盛世到南宋前半期,以平安京(今之京都)为政治文化中心开始。平安时代前期请回的中国书迹成为今日世界上中国书迹典藏的重宝。

5、镰仓时代:

平安末期平源两氏争战之后,源氏的后代源赖朝在镰仓建立幕府,从公元1192年开始直到公元1333年北条高时灭亡为止约140年间称之。镰仓时代约当中国的南宋后半、元朝前半期。政治势力从京都移到镰仓,幕府主宰政治势力。镰仓时代是武家势力开始抬头的时代,也是庶民宗教开始兴起的时代。镰仓时代僧侣的传入的书迹成为中国书法影响日本书道的重宝。

6、南北朝时代:

从公元1336-1392年,约57年间,在中国的元末、明初。此乃日本政治上天王正统纷争的时期南朝(大觉寺统)和北朝(持名院统)的对立抗争时代。此时期京都和镰仓禅宗五山的僧侣受到当时执政的幕府与王室贵族的供养保护,生活优渥而产生文化人的生活风尚,以汉诗文为中心形成“五山文学”、“五山样”书迹,是当时日本文化的一个特色,并且成为后来江户时代的儒学勃兴的基础。

7、室町时代:

从公元1392─1573年,约180年间,足利氏在京都室町开设幕府的期间(包含后期纷乱的战国时代),相对于中国处于明朝期间(1368-1644)。从镰仓到室町时代,将中国的书迹传入日本的主要媒介是日本的禅僧,尤其是临济宗一派,传入的书迹也以禅僧墨迹为主。

8、江户时代:

从公元1603─1867年 ,约260年间,德川家康家族在江户(今之东京)开设幕府的期间,约当中国的明末和清朝。因为江户幕府实施锁国政策,僧侣以外的人员禁止渡航中国,中国船只透过唯一的贸易港口长崎捎入各种的贸易品,其中输入的书迹以文征名、祝允明、唐寅、董其昌所书压倒群秀,造成“江户唐样”的流行。

日本知识份子间流行着中国风的文人趣味,搜集鉴赏明清书画的风尚隆盛一时,致使中国书迹输入日本又在历史上形成一波高峰,主要收藏品是明清的书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书法强力地影响日本书道史的形成与发展,从日本的第一件书迹开始直到近代约一千五百年间,一代又一代未曾断绝。
  • 关于中国书法哲学、艺术的论著不少,退休媒体人黄瑞南新书“书道会通”除综析古今论述,还加入西方美学观点,尝试开拓书法美学新天地。
  • 【大纪元10月23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琳纽约二十二日专电)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最近推出一项中国书法特展,深受艺文界重视。欧美艺术界自二十世纪初叶就认识了中国书法之美,而最初把中国书法有系统介绍给西方的是民初的旅英书画兼作家蒋彝。
  • 华夏文化协会于4月2日(周六)下午,假摩顿公共图书馆举办了第三届“中国书法绘画展”开幕式。本届“中国书法绘画展”展出时间为4月2日至26日﹐ 参展的艺术家包括高万钧、梅宇国、谭嘉陵、林卓培和林宗浩等。
  • 清代历二百六十余载,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书道中兴的一代。清代初年,书法得以弘扬。明末遗民有些出仕从清,有些遁迹山林创造出各有特色的书法作品。
  • 隋、唐是中国书法史上最繁荣的时期。隋代立国时间较短,书法虽臻于南北融合,但未能获得充分的发展,仅为唐代书法起了先导作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