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香炉遭报应

河北法轮功学员

这些无知的人当时觉得是响应国家的号召没错,他们不知道还有天理,不管谁做了坏事都将得到天理的惩罚。(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河北省遵化市堡子店小埝庄,这里有一个人人皆知的真实故事。

1950年,大年三十晚上,农村家家都上香拜佛,当时任本村儿童团团长的李安,率领本村儿童团员李显、李福红等人响应国家号召破旧立新,挨家挨户摔香炉。李福红的母亲听到消息后,嘱咐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能干那缺德事,并让李福红悄悄走在前面给村民报信儿把香炉收起来,李福红听了母亲的话。李显和几个无知的人动手摔了很多香炉。

第二年夏天,李安和其他人在村外瓜棚里闲谈,突然天气大变,雷声滚滚,乌云满天,像黑了天一样。大家都到瓜棚里避雨,李安躲进最里面。雷声围着瓜棚的上空来回转,突然一个大火球把李安从瓜棚里拉出去很远,一个惊天震地的大雷把李安给劈了。一会儿天就晴了。大家看见李安已被烧成焦炭。

李显得了一种怪病──大肚子,时间不长也死了。现在他们的家人尚在,这些无知的人当时觉得是响应国家的号召没错,他们不知道还有天理,不管谁做了坏事都将得到天理的惩罚。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朝时代,浙江钱塘人沈全、施永,他们二人在一起,靠着捕捉田鸡谋生。宋徽宗政和元年,两个人到本县的灵芝乡,投靠乡民李安家借宿。那个地方本来田鸡很多,以前没人捕捉。沈全和施永两个人来了以后,用尽所有的力气和时间捕捉,然后再让他们的儿子带到城里贩卖,所获的利润是平常的十倍。他们越干越凶,致使田鸡濒临绝灭,农田里的各种害虫,迅速繁殖,危害了农作物。
  • 集市上的人成千上万,而恰恰是李遥遇到了那个卖枴杖的人,由此而牵扯出了李遥过去的罪行..
  • 清朝时,无锡人曹五辑曾经当过官,是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官。他的儿子因为是孝廉科的举人,所以人称曹孝廉。乾隆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的时候,无锡发生很大的瘟疫。无锡当地有位华某一贯乐善好施,就捐献出他收藏的几幅古画,托付给曹孝廉去义卖赈灾,嘱咐他说:“最好能买得800两银子,拿来收埋本城病死的人。”
  • 据《续搜神记》记载,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安徽有一个地方官。他有三个儿子,皆十来岁了,可都只能发出很简单的声音,而不能说话。一天有一个过路人从他门前经过,听到屋里他三个儿子发出的声音觉的很奇怪,就问他:是什么东西发出这奇怪的声音?他回答说:很抱歉,是我的三个儿子发出的声音,他们全都不能说话。那人便说:那么你应该反省自己以前是否做过什么亏心事?
  • 因果报应,不仅仅是劝人行善的说辞,而是宇宙人生的实相,是不依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法则。人的命运与祸福,都是有因有果,都是取决于自己行为的结果。作恶降殃,作善降祥;对于过去的不幸,也可以靠行善积德来改运;切莫造下恶因,一旦尝到恶果,也就追悔莫及了。以下为发生在清朝嘉庆年间的两件事。
  • 南宋时期,清河有个裁缝名叫王博,三十七岁。一天,他来到何道士家,对何道士说:“有一天,我喝多了酒,醉卧在桃园里。忽然梦见一个神人,披金甲持刀戟,来到我的身旁。他用脚踢我,让我起来。我问他要干什么,他说,给我送条尾巴来。自此以后,我就觉的尾椎那儿又痛又痒,没几天,就长了个小尾巴,像手指那么大。看起来,就跟动物的尾骨一样。我想把它勒去,可是,一勒,就撕心裂肺的痛。用药物灸,用针扎,也一样” 。
  • 清代康熙初年,有个人名叫李太学,他的妻子妒忌残暴,常常虐待丈夫李太学的妾,发怒则扒妾的裤子鞭打,几乎没有一天不打。
  • 张福,是杜林镇人,以往来贩运为生。有一天,他要争取时间,快点赶路,无意中便和土豪发生了争路的行为。那个土豪一惯蛮横霸道,他当即指使仆人,把张福推到石桥下。当时河水刚冻结成冰,冰棱像锋刃。张福摔下去后,颅骨破裂,奄奄一息。
  • 清朝时有一个太医,是北京南郊大兴人。他每日穿轻裘,策肥马,奔走钻营于京城王公贵族之家,藉以发财致富。而来请他看病的人则纷纷在门口盼望等待,可是他不到日晚不到病家,一点也不顾病人是怎样望眼欲穿的。每看一病,开一方,不论有效与否,照例都要先给一千钱,否则就不来看病。他每天傍晚回来都是满载而归,要是有人责怪他来迟了,他便脸上变色说:我刚从某王、某公主、某大臣府宅中回来。只要不是显赫一时的要人,他是不会挂在嘴上的,人们对他也无可奈何,只好听任他算了。
  • 蔚县原朱家湾乡姓刘的一位老“游击队员”讲:在蔚县、宣化、涿鹿的交界地有一东黄花山,山上有一座龙王庙,附近百姓每遇天旱或上山求雨或请下山行雨每每应验。人敬神佛,神佛也保佑着这一带百姓安居乐业。山上香火鼎盛,一年一度的庙会更是热闹非凡,附近所有善良的百姓都要上山敬香拜佛。东黄花山也因此而远近闻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