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言中吾过,彼何罪哉?

华翰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一、内存精明,外示浑厚,是谓大豪杰!

大概生活中的事情,黑与白、善与恶,只应当存在于自己的心中,不应该常常挂在口头上。内心运筹,十分精明;外在表现,非常浑厚,这便是才能出众者的气量。

如果心中没有主见,一味的糊糊涂涂,难道度量宽宏者,就是这样的表现吗?凡事回过头来,仔细想想,我心中的善恶,分辨得太精细,碰到不公平的事,一触即发,一点儿都不冷静。这样踏入社会,也是很难适应的。

内存精明,外示浑厚,此之谓大豪杰!

请遵循这些规劝,终身会受益无穷。

二、为父禳灾,亦可矜也

李勉,是唐代李择的儿子。字玄卿。少好学。肃宗时擢为监察御史,后为节度使。德宗时为检校司空同平章事。死后谥贞简。

当时,李勉担任江西观察使。那里有一个人的父亲有病,他用诅咒的方术,做了一个木偶人,上面写着李勉的名字,埋在自己的田地旁。用这种方法,来治自己的父亲的病。

李勉的下属中,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李勉,建议李勉严惩那种“嫁祸于人”(把父亲的病,转到李勉身上)的人。李勉说:“为父禳灾,亦可矜也(那人为父亲乞祷,消除灾祸,也是可以同情的),我不追究他,赦免他无罪。”

三、言中吾过,彼何罪哉?

北宋时,王旦官居宰相。宋真宗祥符末年,天下大旱成灾。一天,王旦从中书省回家,路上经过“潘氏酒楼”时,有一个不
拘小节的读书人,在楼上对着王旦大叫说:“天下百姓受旱灾困
扰,焦急万分啊!你心安理得地领着厚禄,难道很舒服吗?”于
是便将手里拿着的书本,扔向王旦,正好打在王旦的头上。当时,在宰相身边担任侍卫的人,立即把那个读书人捉住,就要送到京兆尹那里治罪。

王旦连忙说:“言中吾过,彼何罪哉(这位读书人的话,正好说中我的过错,他有什么罪呢)?”

王旦命令:立即释放了那个人。

四、观山水可以观人!

郑瑄有一短文,言简意深。先将原文,全录于下。然后再用括号,附书译文:

凝重之人,德在此,福亦在此。又曰:“山势崇峻,则草木不茂;水势湍急,则鱼鳖不留。观山水可以观人耳。”

(庄重的人,一定具有德行,幸福也依赖它而存在。又说:“山势过于崇高、峻险,那么草木就不会茂密;水流得太猛、太急,那么鱼鳖就不会在这里停留。观察山水的方法,同样可以用于观察人啦。”)

五、笑脸常在

宋朝时,田元均待人宽宏厚道,被称为有德行的人。他居官“三司使”时,请求他循私情、办私事的人很多。田元均从来没有答应过别人的这类的请求,然而,他也不愿意冷颜严语,断然拒绝,所以,每天都强装笑脸,打发来人。

他常常对人说:“我做三司使好几年了,勉强装作微笑太多,一直笑得:我这张脸皮,像靴皮一样皱巴巴的。”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戴就在担任仓库的吏员时,刺史欧阳参诬告该郡太守犯有贪赃罪,让部吏薛安逼迫戴就承认太守犯了罪。薛安便把戴就抓来,投入钱塘县监狱,严刑烤打,不择手段。
  • 徐铉买了一处房子,住了一年后,然后发现老房主的家境很穷。徐铉便问他:“难道是卖给我的房子太便宜了,造成你家现在的困境吗?”对方未作回答。
  • 有一天,他在后园散步,忽见一树根下有一陷阱,他走进一看,里面有一瓮,瓮里全是白银。徐孝祥赶快又把瓮埋了起来,没动瓮中任何东西,也没让他人知道。
  • 原谷的爷爷,年老多病,他的父母嫌弃他,想把他抛到野外。原谷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他力主正义,坚决反对父母双亲这样对待爷爷。
  • 与柳仆射(古代官名,秦汉之时已置,唐宋以左、右仆射为宰相之职)同族的一个子弟,即柳仆射的侄儿,做了水部员外郎以后,就请求柳仆射为他购置宅第。
  • 赵宣子送给他两块干肉。他十分感激,拜谢接受了,却不敢吃。问他是什么缘故?他回答说:“我有老母在家,我想把这么好的干肉,拿回去送给母亲食用。”赵宣子于是又另送给他两块。
  • 《柳玭家训》中,有一篇文章,训谕子弟说:“家族门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为失当,判罪会重于别人,死后也无颜见祖先于地下,这是可畏的一面;门第高,容易产生骄横的心理,同时也容易招来忌恨,你干了好事,别人不会相信;如果稍稍有点过失,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此即所谓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学习上更加勤奋,在行为上更加检点,这样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样。”
  • 王俭是南朝‧齐时的琅琊临沂(今属山东)人,字仲宝。自幼好学,精研史典,齐武帝时,曾在他家开学士馆。以家有四部藏书为至宝,官至太尉(一种有职无权的官)。长史王骞,是王俭太尉之子。
  • 唐朝初年,太行山以东的地区,社会纷乱,人们揭竿而起,攻杀地方长官,响应刘黑闼的召唤,以致各地官府,上下猜疑,人心惶惶。
  • 吕僧珍虽然在国都当大官,却命他的子弟回到乡间,可称得上是千古贤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