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薄熙来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

姜维平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02日讯】不论国内还是海外舆论,都有一种力量批评薄熙来,而另一种力量在推动他上升,这一矛盾现象由来已久,对此,我从不感到奇怪,早在2009年初,我就对大连的一些朋友说,如果薄熙来挤进了常委或更高的权位,就我个人来讲,无所谓得失,因为我已经历了许多事变,我不必怕他,最多我回不了家,如此而已。但问题是,像他这样品质卑劣的人走红,执掌了更高的权力,无疑地将使我国人民蒙受巨大的灾难!这正是我的忧心所在!

近期海外媒体报导说,今年9月28日,正在筹备17大5中全会的中办人员透露,前不久刚刚在重庆考察完毕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很欣赏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作所为。他向中共中央18大人事安排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推荐,现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18大以后来接掌李长春的工作,全面主管意识形态、宣传、文化、新闻工作。我不太相信中办人员能够这样做,因为这些人难免日夜24小时均在国安部特工的严密监控之中生活,谁敢吃了豹子胆?

这可能仅仅是作者的一种分析和判断,或受命于某些人,就薄熙来本人来讲,也有可能打通关系,故意在网上传播这种流言,如同90年代初在海外某报散布有关他即将出任外交部长一样,但是,离18大召开还有两年,现在,中南海的内斗,还没有达到太子党与共青团派两方面撕破脸皮的程度,有些朦胧的走向还有待观察,我暂且不谈。

我的问题是:假如薄熙来上去了,他会怎么做呢?会不会像重庆易大旗等善良的老百姓所希望的那样,反贪打黑唱红歌,为天下的穷苦人谋利益?我说,表面上会的!

但薄熙来会分这样几步进行,首先是通过以前在大连以及辽宁的马仔故意制造事端,逼迫一些对他有用的官员落入圈套和困境,然后,他再雪中送炭,抓住其把柄和人们趋利避害的本性,弱点,让他们感恩戴德!

像2009年重庆的高考民族身份造假那样,他先是力保一批人,尔后再定向地剑指那些得罪过他的高官,他会从老百姓最愤恨的贪腐问题入手,下令拘捕一大批官员,该杀的绝不手软,该抓的绝不迟疑,该撤的绝不含糊,以阻吓反对他的人们,但此前,他会先抓捕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副院长和副检察长,像当年在重庆,大连,对待张詜和刘晓滨那样,以便为其后来入狱的人们打前站,做准备,在一般的情况下,他不会动公检法的一把手,因为下一步走法律程式,他需要利用他们,除非他们学习文强,公开向他叫号或与前任即他的政敌过从甚密,令其难忍。然后,再由空出的官位上,精心安排他的心腹,至于这些官员比前任更贪婪,更无法无天,他不会在意,他知道只有充分地放手让他们行贿受贿,发财致富,肆意枉为,暴露出人性的弱点,才有利于他的暗中掌控和随时取舍,只要顺从他指鹿为马,对他歌功颂德,他就能接受,包容。

然后,等他的羽翼丰满,他的人马占据了各个省市的要害部门,特别是军队里和公检法司等政府部门的显要位置,他就会把毛泽东的旗帜抬得更高,把红歌唱得更响,把红书传遍每一寸土地,当然也会把他自已的语录夹在伟大领袖的指示之中,蒙蔽群众。他知道,强人已去,只有把革命老前辈抬出来,用死人压活人,用毛的语录取代科学发展观,才能有力地证明他接班的合法性,才能名正言顺,才能统一思想,接着,他会利用自已的嫡系部队,即“大连帮”,“金州帮”,在各地拉帮结伙,排斥异己,制造冤狱,大开杀戒,估计他会向各地下发名额,如同毛泽东1957年搞反右运动那样,狠狠地全方位地把凡是得罪他及其马仔的官员,统统镇压,而主持这些阶级斗争的人,不是公检法司,而是无数个专案组,最终的法院审判,不过是李庄案式的走过场,而总指挥必定是原大连市政法委书记成城,他不仅当年追随薄熙来徇私枉法,成绩卓著,而且名字也实之所归,古人云:赭衣遍地,囹圄成城!非他莫属!

至于王立军和车克民,这些有奶就是娘,翻脸不认人的死党,前者是公安部长,后者是国安部长,他们联手合作,会撕得中国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同时,中国的媒体和记者会进入军事管制时期,一方面他会利用大连新闻界投靠他的某些人,调进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中央广播电台,委以重任,给其丰厚的物质待遇,使他们全部对自已俯首称臣,唱尽赞歌;另一方面,会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撤换和拘捕一大批不听话的编辑记者,统统逼他们长上巴哥嘴,一齐大合唱,他们或悔过自新,鹦鹉学舌,或宁死不屈,割喉封口,总之,不论如何,都使他们每天惊恐不安地活着受罪!

可以想像的是,那时媒体人士将加倍地怀念现在,因为眼下虽然总体上没有新闻自由,但毕竟大多数人还可以靠沉默而放心地活着,在薄熙来的统治下,如果不紧紧地追随他,吹捧他,既使保持沉默,他也不会放过这些人,他可以安排大量的特务,线人,盯住每一个有可能非议他的人,他会绝对重奖自已的马仔,并重罚不服从他的人!

对中国的有钱和贫穷的人们,薄熙来交替使用两种手法,都会对其充分地加以利用,他会狠狠地打击那些与他的政敌联系密切的商人,深挖他们的原罪,揪出他们的后台,没收他们的财产,给其他业内人士一树立一个榜样,然后再用这些钱财去救济穷人,给他们的一部分人住房补贴和低保救济,再利用他们的愚昧感恩心理包装和美化自身,用他们的仇富心理去打击更多的政敌和商人,随后,薄熙来扶植起来一大批服从他的新的权贵资本家,给他们赚钱的生意,让他们发家致富,让他们更贪婪地剥削穷人,那些被其拉拢的少数人由穷变富,反过来更残忍地占据老百姓的剩余价值,而再由其授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头衔,成为拥护他的社会基础。这些故事在大连都曾经发生过,每一个了解内情的人都不会忘记!总之,薄熙来出身于官宦之家,又蹲过大牢,他身上既有公子哥的贪婪腐败,又有“狱油子”的狡诈和阴险,他不会真正地为穷人做任何事!他不过是在利用大多数穷人的不满情绪,达到把他自己推上高台的目的!

刚开始,薄熙来会搞一些电视辩论,公推直选的小把戏,但他绝对不是民主派!他骨子里流着君权神授的封建意识,他认为自己是一国之君!他绝对像金正日一样唯我独尊,在这个前提下,他会搞点类似“阳光法案”之流的假民主举动,但不过都是骗局。他在大连十几年贪占的数亿钜款绝对不会拿到太阳下,他的死党的贪腐丑闻也会被他死死地遮掩,因为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一旦他当年的秘书,司机等人经不住严刑拷打,开口坦白,他就难逃法网,故他与其他高官不同的是,他在关键时刻,绝对做他的马仔的保护神,而他的主子曾是江泽民和李鹏,他们的子女都曾从他手里得到过无数的好处,他用经济利益把自已和中南海某些高官绑在一起了!但不论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在进一步掌控了中国之后,一定会在可能的条件下,把儿子薄瓜瓜抬出来当接班人,如同在大连时,他太太,儿子均曾四处插手,不可一世一样!中国会倒退到文革时期,一切向北韩看齐,这绝非耸人听闻!

而且,更为确切的是,薄熙来是一个有仇不忘,有仇必报的人,因此,顺着他高升的脚步,历史上凡是得罪过他的人,他都绝对不会放过!以大连官员班耀日为例,早在1984年,他当金县副书记时,班耀日当大连市甘井子区委书记,开会见面时,班曾嘲讽过他,但自己忘了,薄却牢记在心,直到1998年,薄熙来才抓住他的把柄,把他从大连人寿保险公司撤职,多亏班耀日廉洁奉公,没有任何经济问题,又对薄熙来敬而远之,否则必进监狱不可,班耀日说:14年前的事,他也不忘啊!

所以,据此推算,薄熙来独掌了大权,大连,沈阳,北京,重庆,将有一大批人会坐牢!他会像江青当年对待赵丹等人一样,把了解和得罪过他的人一个不剩地送进地狱。如此观之,整个中国将变成一个边境线是围墙的“监狱大国”,想来真的不寒而栗!如果有人敢在海外发表文章批评他,薄熙来一定会像史达林对待托洛斯基那样,指挥特工追捕到墨西哥,非杀死作者不可!这绝非本人海外奇谈!当年诱捕杀死托洛斯基的是一个艺术家,而2000年12月3日,薄熙来亲自派秘书车克民拘捕我的前夜,就是派我的一个朋友—-大连著名陶艺家邢某坤约我酒席相见,把我介绍给特务郑义强的,而他正是“姜维平专案组”的二号骨干!

据报导,由于薄熙来近年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引起了思想很左的李长春的浓厚兴趣,加之此前江泽民在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去世之前有过承诺:至少让薄熙来进中共常委行列。薄一波才肯驾鹤西去。李长春本人也曾受恩于宋任穷、薄一波、任仲夷、李鹏的推荐,才有仕途的顺利,才有机会从沈阳–辽宁-河南-广东一路爬上中南海九人常委的宝座。

此次,向习近平推荐薄熙来,李长春也大有报恩之意。我认为,作者的这段表述不确,李长春与薄熙来,薄一波没有交情,谈不上报恩!

假如他现在真的推荐薄熙来,也是担心他上来后会整肃他,因为李长春重用了原大连市委书记曹伯纯的秘书张江,他知道李长春及秘书,亲友在大连也都并非清流,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李长春做满了两任常委,他必须退位了!何不送个顺水人情?也可能他受江泽民之托,去力挺薄熙来!官场上只有肮脏的互相利用,交易,哪有半丝人间真情?!

然而,以上分析,只是笔者一种假设,很可能有人故意放出薄李和解的消息,与薄熙来高升的烟幕弹,以便稳住追随薄熙来的死党们的阵脚,很显然,薄熙来的处境十分危险。陈希和赵国红的调入会使辽宁省委班子里的共青团派力量增强,其目的是为了促使大连的廉政风暴,下一步向纵深发展。据可靠消息披露,近期,辽宁省委书记王瑉亲自下令,已在大连公安局拘捕了6个派出所的一把手,而这些人无一不是薄熙来的马仔!

下一步剑指何人,已露端倪,可想而知,而辽宁的足坛反贪也把大网撒向重庆,该市足球中心主任高健已被拘捕!难道这都是偶然的吗?所以,我认为,雄心勃勃的薄熙来如同强弩之末,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因此,他进一步上升,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们必须警惕!

2010年9月30日于多伦多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评论
2010-10-03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