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不敢因私害公

辛弃名

人气 22
标签:

一、看人下菜,宗悫不怪

宗悫(读确):南朝•宋人,字元干。少有大志,官振武将军。后任豫州刺史,封洮阳侯。死后谥肃。

南朝‧宋时,庾业(人名)的家里很富有,经常设宴请客,菜肴都很丰盛。但是,他在招待宗悫时,却只做很一般的饭菜,说:“宗悫是军人,习惯吃粗菜淡饭。”宗悫也不推辞,也不难过。吃饱后就走了。

后来,宗悫当了豫州刺史,庾业做长史,宗悫对待庾业,却更加热情,厚道。

二、简朴宽仁的李翰林

担任翰林的李宗谔,是北宋时代李昉的儿子,字昌武。他耻于凭借父亲身为朝廷重臣的特殊关系往上攀,坚持个人勤学努力,由乡举到进士,全凭自己的才能。真宗时担任右谏议大夫。他喜欢奖拔后进,政声颇佳。

李宗谔在担任翰林时,他的父亲李昉执掌着朝中大政。他本人为避嫌,出入都是亲自驾车。穿着打扮,同贫寒的读书人,没有什么区别。

有一天,他碰到一个显贵的人,那个给贵人牵马的侍从,遇到李宗谔,不知道他是翰林,见他亲自驾着一辆破旧马车而来,就上前呵斥他,辱骂了他一顿。那个贵人一看,是李宗谔翰林,连忙下马来给李宗谔道歉,批评了自己的侍从。

从此以后,李宗谔每次碰到那个侍从,就自己躲起来,恐怕那个侍从见到自己后,会心生羞愧、难过。

三、不与常人一般见识

桑虞,是晋代桑冲的儿子,字子深。他的几个兄长,都在石勒手下做高官,他单独避官于东海。后来石勒封他为武城令,迁青州刺史,监行州府事。

当初,桑虞还在求学期间,曾经在旅馆住宿,同屋有一个旅客,丢失了干肉,怀疑是桑虞偷的。桑虞什么也没说,便脱下自己的衣服,代替现金,偿还了那人。他当时没有钱。

旅馆的主人,对那个旅客说:“这间屋子里,几次丢失鱼和肉,大多是狐狸偷吃的,你怎么能随便怀疑别人呢?”于是,店主带领那个旅客,到山上塚墓旁边寻找,果然找到了他丢失的一些干肉。

那个客人,惭愧地把衣服还给桑虞。但是,桑虞还是把衣服放在他那里,就离开了。

四、不敢因私害公

赵抃,是宋代的衢州西安 (今浙江衢县)人,字阅道。景祐年进士。任殿中侍御史。他弹劾谬误与枉法,不避权贵。京师人称为 “铁面御史”。神宗时,擢参知政事。死后谥清献。

北宋时,范景仁和赵阅道,关系不睦。王安石在皇上面前,揭发范景仁的短处。王旦对皇上说:“问一下赵阅道,就知道范景仁的为人如何。”

后来,有一天,皇上问赵阅道关于范景仁的情况,赵阅道回答说:“嘉祐年,仁宗身体不好,范景仁请求设立皇嗣,以安定国家。他是一个忠臣。”

等退朝后,王安石对赵阅道说:“你不是同范景仁有矛盾吗?你今天为什么替范景仁说话呢!”

赵阅道回答说:“我不敢因私害公。”

五、 老猴与未来的宰相

魏元忠,是唐代时的宋城(今河南商丘县南)人,本名是魏真宰。为太学生。仪凤中年,担任殿中侍御史。中宗时任宰相。死后谥贞。

魏元忠地位低下时,家里只有一个奴婢。厨房刚刚烧火做饭,奴婢到外边去提水。她回到厨房时,发现一只老猴,正在厨房里帮助烧火。

奴婢惊慌地跑去告诉魏元忠,并讲:民间认为,野兽等出现在家中,为发生灾祸,不如打死它,以消灾患。

魏元忠说:“人的吉凶祸福,是由于人生生世世自己的言行造成的。猴子可能是觉得我缺乏人手,来帮我何烧火做饭,这不是很好吗?我们不但不能打死它,还得善待它。”

后来,魏元忠家里,也没有发生什么灾难,并且,他还当了宰相。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相关新闻
古风悠悠:一次难得见遇的研讨会
古风悠悠:夫妻尽忠孝 神草施善报
古风悠悠:郑瑄论如何管教富家子弟
古风悠悠:贤母批评胜利归来的将军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共产害西方 川普抽沼泽
【一线采访视频版】大陆民众:庆幸早退出中共组织
【横河观点】美定3批党媒为外国使团 有何特征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