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阿威视窗(26):新移民 缺历史 美国华人感恩谁

阿威

(摄影: / 大纪元)

(摄影: / 大纪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05日讯】有这样一段对话,足以让懂得感恩的新移民,觉得有必要了解我们来美国的历史。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美国的吗?”朋友泰德问一位从大陆来的新移民。
  
新移民说:“我们坐飞机来的。”另一个同伴看出泰德不以为然的样子,赶紧接话:“我们是考托福、GRE来美国自费留学的。”言语非常自豪。
  
问:“你们知道宋美龄、尼克松、基辛格,你们知不知道邝友良、史迪温莫休(Steven Mosher)?”
  
新移民答曰:“宋美龄是蒋夫人,尼克松、基辛格是和中国建交的美国前总统和前国务卿,后两个不知道。”
  
其实,前面几个我们也是只闻其名,而鲜知其事:这几个人是为中国人敲开、打开美国大门的人,如果移民来到自由世界的中国人不忘感恩的话,是应该了解这些历史,知道这些人的。
  
宋美龄姐妹都留学美国,抗战期间宋美龄曾以“中国第一夫人”的身份返美演讲,呼吁美国支持中国抗日,此“夫人外交”非常成功,留下一段可圈可点的历史佳话,据说宋美龄在演讲中,对美国在华人的移民问题上积极呼吁美国终止“排华案”,平等对待中国。美国“排华案”也是一道歧视华人的恶法,早期中国劳工来美,受此恶法奴役长达六十年之久。
  
华人来美国的移民史中,有很长一段令人心酸的“配额”史。时值美国西部开发,中国人是作为“劳工”来到美国,在1965年邝友良先生促成美国移民法的大修改之前,每年只准105名华人移民美国,可以想像这些名额根本落不到一般人家,“劳工”不算在“移民配额”中,是不被当着“移民”来看待的,华人“劳工”数额远远超过华人“移民”,所以大部分在美国的中国人都是“劳工”,根本得不到“尊重”和“平等”,其实是连基本的人权都保证不了。
  
谈到这些“城南旧事”,不得不让人感慨:华人劳工没有回国探亲的权利!说想回国结婚再回来是不可能的!劳工只招男的,所以有些人一辈子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张纯如女士写的一本介绍美国华人移民史的书中,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描写:说有一个穿旗袍的华人女士在中国城吃面,外面有上千个华人围着观望,上千对眼球随着她的筷子动作起伏。蒋夫人的演讲对在美华人地位的提高是有帮助的。她访美回去后不久,“排华案”在美国就被取消了。但真正让美国实质性放宽对中国的移民限额,还是邝友良先生。
  
邝友良原本是广东穷人在夏威夷做“劳工”的农民孩子。夏威夷于1959年成为美国第五十个州之后,他成为夏威夷也是美国亚裔的第一位进驻华盛顿的参议员,并连任三届,长达十八年(1959–1977)。为人正直善良,有一颗慷慨、同情的心,他是典型的通过个人奋斗而成功的人,是中国几千年文化传统所赞扬的发奋图强的典范,凭个人的吃苦耐劳和聪明智慧获得了社会的认同。进驻华盛顿之后邝友良做了许多好事:夏威夷东西方文化中心就是他提议和促成的,他还促成了中国学者熟知的夏威夷大学的“东西方文化中心”的建立,夏威夷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就是他说服联邦政府拨款建造的。
  
他最大的贡献是:1965年促成了美国移民法的大修改,使原本每年只准105名华人移民美国的名额增加为每年两万人。泰德说。“这也是我们觉得我们为什么要记住他,遗憾的是华人移民中知道他的人不多,我甚至怀疑这样下去,中国人会不会有一天把祖宗都忘了!我们传统上提倡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哪里去了?现在许多华人来这里,别说报恩,不做间谍特务就好,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尼克松和基辛格在中国移民问题上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记载在基辛格的回忆录中。中国大陆在1979年以前是完全封闭的,和其它国家没有“移民”情形,就是到香港、台湾都得“偷渡”,基辛格这样回忆和毛谈话,当时毛问他们,“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尼克松回答道:“希望中国人有出入境自由?”毛问:“你们要多少女人?一万?够不够?可以给你们十万?”基辛格当时不知如何回答,就说:“要回去报告国会。”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大概基辛格后来没有向议会报告此事,否则招来女权主义的围攻。
  
中国现在女权也盛行起来,此前中国女性特别是中国农村妇女则饱受“计划生育”国策的残害。据估计,因为中共搞“一胎化”而在美国避难的至少有一两万人,这些人很可能也不清楚史迪温莫休(Steven Mosher)是谁 —— 为她们人权呼吁的人,为她们找回尊严的人,为他们打开美国之门的人。
  
1979年莫休还是一个人类学研究生,作为尼克松、基辛格访华互换访问学者,他是第一个获准进入中国农村做社会学调查(据说也是最后一个), 他娶了一个广东女人,1979年至1980年居住在广东的农村,期间他曾前往贵州等一些偏远的其他人从未造访的地区。后来他根据他的中国经历出版了好几本关于中国的书,如《破碎的地球:农村中》(1983年),《母亲的苦难》和《霸主》。因为这些他被中国政府拒绝再次进入中国。
  
莫休在中国进行社会调查的那几年,正好是大陆强行推行“计划生育”之始,见诸种种触目惊心的非人道行为,“强迫堕胎”是他书中描述最多的社会问题,中共“计划生育”之黑暗也因此举世瞩目,让人们见识刚刚开放不久的中国社会的真相,这些真相和莫休本人的人证是使美国议员通过“一胎化”保护议案,使大量受“一胎化”威胁的人可以在美国得到庇护。
  
不用说这些书得罪了中国政府。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也把他攻读博士学位的斯坦福大学带到一个尴尬的境地。他曾公布中国妇女堕胎方面的照片,斯坦福大学认为他将举报人置于危险之中,违背人类学伦理,不符合人类学研究的道德规范,最终因“非法的和不道德的行为”之由被斯坦福大学开除,被称为“莫休事件”。在学术界“莫休事件”一度轰动世界,莫休曾聘请律师,希望为自己找回公道:事实真相是斯坦福大学受到中共的压力,让他成为牺牲品,中国政府曾威胁要中止斯坦福大学所有未来访问中国的研究,如果他们让莫休得到博士学位的话。
  
莫休先生为受“一胎化”迫害的中国人换来了“人权”和“尊严”!可是他却受到了连累(甚至连Wiki百科也没有他的中文介绍,有人不希望他被人们知道),因为“政治”的原因,至今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其实他的学识早就超过了“博士”,而他的勇气、他的正直正是中国知识份子现在最缺乏的。◇

评论
2010-10-05 1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