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天意

陈必谦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一、居官不居名,有心不有语

有德操的官吏,帮助人民以好处,应该讲究实效,不应该贪图虚名;贪图虚名有损德性。

做官的人忧国为民,应该用心,不应该挂在嘴上,不要说出来。说的多了,就必然是妄想得政绩之名,而实为贪图私利、谋升官进财之梯。

二、古人修养德性,严己自律

梁武帝身为帝王,到了五十岁,就和嫔妃们断了来往。第五伦(人名)的儿子病了,他未去探视,彻夜难眠,就像嫡子病了一样。一天晚上,他去看了一下,回来后,才睡了个安稳觉。而且他还检查自己有私心,以前没有很好的关心他,是不对的。

管宁渡海,遇到了大风,自己检讨、罗列生平罪过,只是一天早晨结了头发,但未戴帽;以及三个早上,晚起了床。

幸灵(人名)看到道路凸凹不平,就把它修正铺平;看到庄稼倒了歪了,便把它们扶正;终身没有役使男仆。

萨守坚(人名)渡河,摆渡人(即船夫)因事不在。船夫把船,放在河边,让来往的人,自己划船、使用船。萨守坚自己用船以后,仍然留下了渡河船费。

古代有操守的人,对自己的反省、检查非常严格、精细。现在的人,立身行事不遵规矩,随心所欲,不尊老恤幼,根本不知道修养德性的重要,可悲啊!

三、掷签有声,警觉勤政

陈文帝是平民出身的帝王,能够体察百姓的疾苦,每当管报晓的官吏,查看计时器“漏”后。把计时的标签,送往金殿时,他都让那位官吏,把签扔到石阶上,以便发出“锵”的一声。文帝说:“我虽睡了,也应该时常警觉勤政。”

四、天意

上天如果要灭绝某人,就派美女俏男,去促其骄横,做违理之事,从而损其元气;上天如果想教育、引导某人,就派蛮横不讲理的人,去锻炼其心志。

美女、俏男,奉上天的差遣,来调唆我,但我这个被调唆的人,不能正确对待,不能经受住其考验,这是我的鲁莽、没悟性;那个不讲理的人,来代上天教导我,而我这个被教导的人不遵从,这是我的愚蠢。对待上天所派之人,施以蛮横,是自己更加蛮横。人可以对我蛮横无理,难道我可以对上天,也蛮横无理吗?

所以,人要有悟性,要经得起考验。要用一身正气,谦虚谨慎、自律自强的,过好上天所设的各种关卡(即各种考验)。

五、 焚车明志

阮裕担任光禄卿,在剡(古县名,在今浙江省)时,曾有好车,别人来借,都可借到。但有人埋葬其母,想借这辆车,却又不敢去借。

阮裕听说后,叹息着说:“我有车而别人不敢借,要这车还有什么用处?”于是,就把车焚烧了。

从此以后,周围的百姓,有什么困难,都毫无拘束的来找他帮助,他十分高兴。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吕僧珍虽然在国都当大官,却命他的子弟回到乡间,可称得上是千古贤达。
  • 有一年,遇上饥荒,邻家的桑椹,忽然落到了他家院子里,赵轨知道后,连忙派人把桑椹送了过去。
  • 李宝是南宋时的爱国军人,他大败金军后,从山东经过楚州(今江苏淮安)归来。韩世忠将军,想把他留在自己的麾下。
  • 元世祖忽必烈,常常想着太祖成吉思汗开创基业的艰难,就让人从太祖居住过的地方,取来一株青草,放在花盆中养活,端放在宫殿前红色的石阶上,称为“示俭草”。
  •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命崔浩和高允共编《国史》。崔浩奉命后,就在皇家祭祀天地的坛场,树立石碑,刻写北魏领导者的祖先们的旧事。有人借此诬告崔浩,讲他“故意张扬魏国的丑事”。太武帝大怒,重治崔浩之罪。
  • 尉迟敬德与其部将寻相、举介(两个人名),在休县(今属山西)归降唐皇。秦王李世民得到尉迟敬德这样的骁将,心中十分高兴,任命他为统军将官,仍然统帅自己的旧部八千余人,与其它各营的士兵混编使用,结果在并州(今山西太原西南)的战斗中,尉迟敬德果真打了胜仗,收复了并州。
  • 陆逊,是三国时吴国名将,孙策的女婿。字伯言,吴郡吴县华亭(今上海松江)人。曾击败关羽、刘备。官至丞相。
  • 陈寔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心平气和地去处理。有一次,他看见有人窜到他家里,爬到房梁上。他就叫来子孙们训诫说:“做人应当勤奋自勉,人的生性本没有不好的,只是受饥寒所迫,才会去做不义的事,像梁上趴着的人,就是这样。”
  • 韩系伯认为自己的桑树荫影,妨碍了别人的家,就又向自己的范围内,移退了几尺,邻居接着就侵占过来。
  • 柳公权曾经在竹箱子里,收藏了几个银杯子,竹箱子盖得很严实,而里边的银杯子却不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