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拆迁战争间隙赴“河蟹宴”上海市民险失家园

家中早已准备了煤气罐、汽油瓶、斧头、弹弓等工具,曾霞敏家与地方政府之间上演强迁大战(曾霞敏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曾霞敏家与地方政府之间上演强迁大战已经持续了一段时日。他们家中早已准备了煤气罐、汽油瓶、斧头、弹弓等工具,全家为守护现在这个家园,可谓心力交瘁,一仗又一仗暂时勉强应对。

艺术家艾未未工作室的“河蟹大会”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网友前往声援,作为“邻居”和身处被强拆的同样命运,曾霞敏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盛会,当河蟹还末端上桌,曾霞敏就接到告急电话,自家战火又燃烧了。离开河蟹大会曾霞敏又投入更为激烈的保卫战,当天一直酣战到晚上8点双方才各自收兵。因为披露当地官员贪污京沪高铁三千万补偿款,曾母差点丢命,这场战争还在延续,未来的结果无人能预料。

冒险前往艾未未工作室 自家战火再起

11月7日艾未未上海工作室的河蟹大会吸引了成百上千的网友包括国际友人参加,曾霞敏的家跟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同属嘉定区,只是不同的镇,彼此只差三站路。她在自家战火暂定的缝隙中前往艾未未的工作室,亲自感受“河蟹大会”的盛况,表明支持和声援的决意。


艺术家艾未未的河蟹大会(知情者提供)

艺术家艾未未的河蟹大会(知情者提供)

曾霞敏告诉大纪元记者,她在河蟹大会的之前一天就来到艾未未的工作室,因为担心当局有所动作,所以一部分上海访民就早一天到达现场。

7日一大早,在艾未未工作室的曾霞敏接到母亲的电话,江桥镇政府组织了50多个保安、协警、黑社会人员清晨6点多就开始进行围攻了。曾霞敏急忙赶回家,并带上了正在现场的几位推友和记者朋友,前往自家围观声援。

曾霞敏表示当时她看到父母愤怒的举着斧头,备好了液化气,时刻准备跟他们博命。

保安人多势众上演“倒推车” 报警反被抓

曾霞敏介绍当声援她们的推友和记者呆了一小时后准备离开时,那几十个保安开始发动攻势,前后夹攻不让他们离开,更离谱的事,抢其中记者的照相机,并将开出近百米远的车子倒推回小区。曾霞敏报警后,姗姗来迟的警察不由分说先将报警的这些人带到警署问话,并非法搜查和盘问,她说:“警察将我们带走问讯,而那些保安黑社会留在现场继续作恶,警察对记者推友非法盘问搜身,并强行让他们擦掉现场照片,将他们滞留数个小时,只到中午12点他们才返回参加‘河蟹宴’。”


守候在曾霞敏楼底下的保安 (曾霞敏提供)

守候在曾霞敏楼底下的保安(曾霞敏提供)

曾霞敏介绍自己留下来和家人共同作战,双方激烈对恃了一整天,她说:“我们准备了一切工具煤气瓶、斧头、汽油瓶、弓箭等一切可用的设备,并大声呼喊,围观了近百人,纷纷指责他们的恶行。我一直没有停过,现在有点虚脱了。这些保安担心媒体曝光,将事情闹大以及我们誓死抗争而闹出人命,最终在晚上8点接到上级命令后撤退作罢了。”

曾霞敏还说:“当日下午我未能参加艾未未的‘河蟹宴’,但前一日我已在那并过夜,见证了这座独特的艺术建筑最后的美好时光,虽然不久它将被摧毁,但它的主人不屈不挠的抗暴精神将永远铭刻我们心中。”

几天前曾霞敏的母亲在抗争中,还被对方殴打致伤。

披露官员贪污真相惨遭暴打 曾母险丢命

据曾霞敏介绍,11月9日一早,曾霞敏的母亲上星火村村委会要求村里对前两天联合警匪欲强拆她们家的事件作出解释。村书记姚一鸣没有理睬就走开了,而副书记沈伟荣则将指强拆是江桥镇政法委李国强干的。

曾霞敏说:“当我母亲提到他们有关‘贪污京沪高铁三千万补偿款’时 ,他顿时恼羞成怒,用力踢打我妈,致多处骨损,并拎起她要从楼上扔下去,她奋力抓他的衣服,大声呼救,被边上的人及时制止,险遭杀人灭口。”


曾霞敏第一次遭到强拆的江桥镇星火村住宅,是三层楼房,6百多平方米,占地近二亩,而且还有15亩永久使用权的良田,先早已遭到强拆(曾霞敏提供)

曾霞敏母亲在与政府的抗争中被打伤(曾霞敏提供)

曾霞敏担心这些官员因她要公布他们的“罪证”,而对他们全家更加打击报复,准备置他们全家于死地。

她披露当时媒体还曾曝光过当地镇政府假借京沪高铁名义挪用20亿的丑闻,这20亿是上面拨款下来给京沪高铁上海段,而上海段基本上都在江桥镇,涉及到11村上千户村民。等媒体报导出来的时候,很多村民已经签约搬走了。而过了一个月,地方政府又宣布20亿还上了。她强调,“但实际上,涉及到的所有上千户村民根本没有从这被挪用的20亿中得到任何的补偿。”

曾霞敏提供了自己村,京沪高铁星火安置基地星火村企业拆迁补偿清单,她表示光他们自己这个村的书记就虚报10几家厂商,光这些不存在、或者不相关的企业,官员就骗了3千万赔偿。(这个资料目前记者还有待于作进一步核实查证。)。她举例说:“其中一个企业力峰工贸,在曹安路的南面,而京沪高铁在曹安路的北面,根本不在拆迁区域,而这公司的法人就是村书记自己,现在该企业还在,为何它能得到赔偿?”


京沪高铁星火安置基地,星火村企业拆迁补偿清单 (曾霞敏提供)

官员怕“黑屋”曝光 曾霞敏再度面临强迁

曾霞敏介绍,他们家这是第二次面临强拆,现在的房子是当时第一次强拆时裁决书上写的搬到这里。是被强行安排到这里的。从今年2月25日开始居住的。

她说:“这是江桥镇镇政府没有产权的黑房,他们怕上面查到这是小产证的房子,就会充公掉,所以现在急着要赶我们出去后,就可以将房屋低价出售。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小区,至少有10栋这样的房子。小产证的意思就是镇政府建造的,没有得到上面的批准,是不准上市交易的。以前一般都是在集体土地上造的房子。”

她还说,“这次镇政府将我们赶出去后,什么都不管了,也不跟我们谈条件,只管他们把房子抢过去卖出去,所以我们全家死守这个阵地。”

据介绍他们原先住的地方江桥镇星火村,是三层楼房,6百多平方米,占地近二亩,而且还有15亩永久使用权的良田。当地政府用京沪高铁上海段的名义对他们进行征地强拆,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补偿到,并且强拆时他们家很多值钱的东西都被压在下面毁掉了。其中一部分值钱的东西被拆迁队低价出售了。像几万元的摩托车,被他们以1百元的价格当成废铁卖掉了。

走法律诉讼维权 希望渺茫

曾霞敏指出当时《征地公告》是在2009年10月才张贴,但是征地许可证,嘉定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却早在同年4月27日就发出了,她认为这不仅实体违法,而且程序也违法,即未经依法征地,公告,直接核发《拆迁许可证》,这具体行政行为违宪违法。她还指出动迁基地在许可证核发之前,居民大部分已签约搬迁,许可证根本就是形式。

为此她将嘉定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对未经征地公告,违法核发拆迁许可的带拆地块,滥权违法,在2009年10月19日向法院起诉。但由于原审法院,违反七天立案程序规定,既不立案受理,又不裁定,她作为申诉人无奈,只能变更原告,于2010年6月5日再起诉,但有关裁判文书竟以此为第一次起诉日期,作出《裁定》“逾时效”,令她觉得异常荒唐。今年10月29日,她再次提出申诉,她说:“希望上海高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为申诉人主持公道,以彰显司法之公正。”

评论
2010-11-10 4: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