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西调入疆理论先驱之一 被封口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2010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近期,由两位“老先生”的偶然灵感,引发了千里调水狂想,用渤海海水灌溉新疆。一时间,社会各界沸沸扬扬:海水西调理论先驱之一因有异议而被封口。中国工程院院士认为,“海水西调”入疆根本是异想天开。不可实现。更有专家认为,“不能把地球当成一个沙盘,可以随意号令河山,这是逆天而行。”

海水西调理论先驱霍有光有异议被封口

据《南方周末》报导,中国的缺水危机催生了一系列大型的跨区域调水工程,包括引松(松花江)入长(长春)、引英(英那河)入连(大连)、宁夏沙坡头、新疆恰甫其海、引滦入津、引黄济津、引密入京、引青入秦、引滦入唐、引黄济青、引黄入晋、引黄入冀、东北的北水南调工程、引江济太、广东修建了东深引水工程、甘肃修建引大入秦工程等。

其中最为公众关注的是南水北调工程和一直未获批的朔天运河调水方案。此次新疆会议突如其来的火爆令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恒一难以适应,他是此次大会的主讲嘉宾,作为第一位发言人,他的题目是“陆海统筹、海水西调与西北地区经济腾飞”。

“原本就是一个简单的学术讨论,我已经拒绝回应了。”曾院士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难掩愤懑,“可怕,把问题复杂化。”曾被质疑的是,作为一名主要研究海上油气田开发工程的专家,怎么会对海水西调有深入的学术研究。

据悉,曾恒一院士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的常务副理事长,而海洋分会则是此次新疆会议的主办单位之一。这是一家挂靠在国家海洋局、以海洋方面专家和海军将领为主要成员的全国性科技社团,网站资料显示,该机构的主要活动涉及海水综合利用合作方面的研究、咨询建议活动。

中国地质大学的教授陈昌礼和西安交通大学档案馆馆长霍有光被认为是海水西调理论的两位先驱,但从一开始他们的方案也存在差异,多年磨合不成,无论是调水量还是调水路线,二人均有差异。

最终新疆会议采纳了陈昌礼的方案,而陈昌礼则因为年事已高,并未到会。对外公开的“海水西调”描述是:从渤海西北海岸提送海水达到海拔1200米高度,到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再顺北纬42°线东西方向的洼槽地表,流经燕山、阴山以北,出狼山向西进入居延海,绕过马鬃山余脉进入新疆。

这让参会的霍有光颇为郁闷的是,“陈的方案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海水通过草原就是污染内蒙草原。”但组委会不让他发表批评意见。

“海水西调”入疆异想天开 逆天而行

据腾讯视频报导,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认为,“海水西调”入疆不论是从科学角度讲,还是从经济角度讲,这种设想根本是异想天开,不可实现。

他说:“大量的海水输入到新疆去,盐哪去了,盐怎么解决。这个水能用吗?还加上个污染。不是说一亿两亿方的水,要把百亿作为一个单位,要把一万吨作为一个单位。这个量需要百亿顿以上,才能起这个作用,需要多大的河流,(假设)需要一千亿吨水,一千亿吨就要有两个黄河,这么大小的河流才能运过去。”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刘树坤教授说,至今没有看到一个海水西调的正式方案和草稿,所以学术界没法针对性地讨论。在他看来,即便引渤济锡工程,经济成本、排放达标以及环境影响是三个必须考察的指标,而更夸张的海水西调想法则“很危险”。

他说:“毫无疑问,这么庞大的一个生态工程必将对历经上千、上万年的当地水环境带来改变,而这个论证至今未能得见。”

他举例说,甘肃一代的黄河灌区,本不适合种水稻,但清代以后,该地区实施了人工引黄灌溉,出现了所谓的“塞上江南”。但现在看来问题很严重,旱地一亩地需要2000立方米的水,而水大量蒸发,盐分留在土地里,在下一年的种植中又需要更多的水,这样就会残留更多的盐分,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消耗了大量的黄河水,但经济效益却极低。

中国工程院院士、水资源专家王浩说,引海水入疆、海水蒸发后影响气候的说法没有依据。历史上,罗布泊非常大,面积达5000平方公里,水深一米多,但也没有改变或影响到当地的气候。

他认为,而海水西输过程中,要经过一系列的咸水湖泊,高含盐量的海水会危及咸水湖里面的物种,比如青海湖的裸鲤。“这会带来一系列的生态问题,是毁灭性的。”王浩认为新疆水危机的解决之道在于合理分配水资源。

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表示,所谓海水入疆的设想就是“瞎胡闹”,比“在喜马拉雅山炸开个口”、“朔天运河”更离谱,“不能把地球当成一个沙盘,可以随意号令河山,这是逆天而行。”

陈昌礼:闭门造车 没有经过任何学术讨论

《南方周末》报导称,新疆会议采纳了陈昌礼的方案“海水西调”。地质勘探出身的陈昌礼回忆说,他的灵感来源于1992年的伊犁之行,从果子沟到伊犁盆地,一路绿色,“我就想把新疆所有的地方都变成伊犁,而关键就在于缺水。”

他分析得出,伊利盆地尽管地处沙漠腹地,但降雨丰沛的原因有三:地处西风带、有西开口的八字型高山冷凝系统、有大西洋及欧亚大陆水汽汇聚。这一发现迟至近十年后的2001年发表在了《中国工程科学》杂志上,这三个条件后来被媒体称为“陈氏定律”。

陈昌礼如今坦白:“陈氏定律完全是我闭门造车,没有经过任何学术讨论。”

也是在这篇题为《海水西调与我国沙漠和沙尘暴的根治》的文章中,陈昌礼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海水西调的设想。

报导称,陈、霍二人对自己的大胆设想很自信,他们都声称,海水西调是解决西北生态问题的必由之路,但这一天来得之快还是令他们吃惊。

相关新闻
天灾人祸 苦难海地走不出贫穷循环
天灾人祸 智利震后治安恶化
林保华:天灾人祸  感谢领导
海联、文华:西南大旱的天灾人祸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横河观点】五央企从美退市 美中金融脱钩启动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