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水源危机空前 中国可持续发展命悬地下水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2010年11月21日讯】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华北平原就陷入了持续的、规模空前的恶性水源危机,生态脆弱不堪。时至今日,这一状况仍未获得根本性改变。“有河皆干,有水皆污”成为海河流域的惨痛现实。大陆专家认为,地下水决定着城市和人类的命运。如果不能科学、合理地开发利用地下水,总有一天,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将会是人类的眼泪。

华北陷入持续的、规模空前的恶性水源危机

《科学时报》报导,中国地质学会水文地质专业委员会年会暨“全国地下水资源与环境研讨会” 日前举行,与会专家们一致认为:地下水决定着城市和人类的命运。如果不能科学、合理地开发利用地下水,总有一天,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将会是人类的眼泪。

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华北平原就陷入了持续的、规模空前的恶性水源危机,生态脆弱不堪。时至今日,这一状况仍未获得根本性改变。

截至今年4月初,河北受旱面积1254万亩,其中麦田受旱224万亩,旱地缺墒1,030万亩,有43万人因旱出现饮水困难,其中13万人需要出村拉水维持正常生活。

而这并不是旱情最严重的时候。河北省近年来自产水资源量与上世纪50年代相比减少近50%,入境水量减少70%。全省可利用的水资源量不足170亿立方米,而总用水量已达205亿~215亿立方米,远超出了水资源承载能力,如果不考虑环境用水,一般年份河北省缺水40亿~ 50亿立方米。

1949年后 北京变得焦渴不堪

历史上的北京水资源非常丰富,到处都是水面、湿地。从三国时期开始,人们开凿运河,加固堤防,源引永定河水灌溉开辟了大片农田,在元明清三代达到极盛。同时,永定河和潮白河带来的冲积物造就了肥沃的平原,而河流在平原上泛滥、改道,留下了大量的湖泊。

水资源丰富的景象,让所有的人都坚信:北京和缺水永远不会有任何联系。

然而,1949年之后,北京共经历了4次水危机,身为首都的北京变得焦渴不堪。

资料显示,最近的一次水危机是1999年到2009年,北京出现连续9年干旱,9年平均降水仅448毫米。地下水连年超采,水位持续下降。这次危机通过依靠大规模调整产业结构,抽取深层地下水,从邻居河北“输血”平安度过。

受上游来水、降雨量减少等因素的影响,华北平原上的主要河流基本上成为季节性河流,甚至全年断流干涸。

但是,河北却不能永远充当北京的“救世主”,河北早就自身难保。

“救命水”的希望注定要破灭

尽管北京的水资源供需矛盾已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但是,在北京的任何一个家庭,都没感觉到缺水,拧开水龙头,自来水仍旧是哗哗地流。

部分人士乐观地认为,地表水不够了,我们还有地下水的浅层水,地下水的浅层水没有了,我们还能使用深层水……

一时间,乐观人士几乎把人类未来无限度使用水资源的希望都寄托在“救命水”身上。但很显然,这种希望注定是要破灭的。

“整个华北地区水资源状况都不容乐观,地下水超采较为严重。”中国地质科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张光辉说。

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一个世界最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已在华北形成。目前,华北平原京津冀三省市已形成20多个下降漏斗区,5万平方公里出现“漏斗”。地下水埋藏最深的在天津,达到110米。河北最深的机井在沧州地区,达到800米。部分地区浅层地下水已被采空。

自今年6月以来,北京颐和园团城湖已敞开肚皮,“吞”下了来自河北黄壁庄、岗南、王快三座水库的约2亿立方米的应急供水。

在过去几十年内,为满足不断增加的用水需求,中国的地下水开采量以每年25亿立方米的速度递增。近年来,全国多个省市出现了地下水严重超采,部分省市已明确禁止开采地下水,开始实施涵养和修复地下水措施。

不过,这一系列的措施却没带来根本性的好转,无节制开采地下水仍随处可见而由于无节制开采地下水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如地面沉降,饮水安全等问题正日益凸显,地下水的未来令人担忧。

地下水受污染警报拉响

由于地下水占到全国水资源总量的1/3,全国有近70%的人口饮用地下水,因此地下水成为重要的饮用水水源之一,但水体污染正加剧着中国的地下水危机。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副校长王焰新展示了饮用高砷地下水后造成砷中毒患者的照片,患者皮肤上分布着密密麻麻的脓包,惨不忍睹。

据介绍,中国是地方病流行较为严重的国家,地方病分布广,病种多,主要有地方性砷中毒、地方性氟中毒、克山病、大骨节病以及地方性甲状腺肿等,这些病在“老少边贫”地区以及部分农村地区尤其普遍。

据《全国重点地方病防治规划(2004-2010年)》显示,截至2003年底,全国有氟斑牙患者3877万人,氟骨症患者284万人,地方性砷中毒患者9686人,大骨节病患者81人,潜在型克山病患者2.99万人,慢型克山病患者1.09万人。地方病与环境地质因素密切相关,尤其是地下水,如高氟、砷水是地氟、地砷病最主要、最直接的致病原因。

前不久,有媒体报导,68岁的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牧民更登甲是一名大骨节病患者,长年忍受着病痛折磨。在当地,还有很多像更登甲一样的大骨节病患者,大骨节病是一种典型的地方病,一般认为是与饮用水中含较多腐蚀酸有关。

与会专家表示, 要根治地方病,就必须治地下水。中国地下水面临越来越多的地表污染的威胁,这是一种更大范围的污染,影响的人群更广泛,更难治理。

“目前,我国地下水污染呈现由点到面、由浅到深、由城市到农村的扩展趋势,污染程度日益严重。”与会专家补充说。

“如今的地下水问题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问题,国家和地方都开始重视。用水规划和地下水承载力不和谐,是绝对不允许的。”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张光辉说。

相关新闻
童振源﹕中国的财政危机
工厂违规排污 广州水源告急
世界银行警告: 中国水资源短缺和污染将给后代造成灾难性后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横河观点】五央企从美退市 美中金融脱钩启动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