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天注定 丑女有丑福

文╱史鉴

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之婚礼娶亲场景。(公有领域)

  人气: 9354
【字号】    
   标签: tags:

常言道:姻缘乃天所定,贤妻虽丑却旺夫。许多著名历史人物都与自己的丑妻相敬如宾,白头偕老。陈大受是乾隆年间高官,他就与自己的丑夫人被老天巧妙撮合,结下了夫妻良缘。

陈大受夫人本是湖南祁阳县富家娇女,父母非常疼爱她,预先为她定下亲事,将她嫁入豪门。

富女婿惊慌逃婚

新媳妇上门那天,夫妻交拜后傧相才揭开新媳妇的红盖头。富家女婿一看见夫人满脸麻子,浑身赘肉,大惊失色,觉得自己终身幸福被毁,竟然逃走。宾客们都面面相觑,变了脸色,交头接耳商议一番后没奈何纷纷散去,出去寻找富家女婿劝合。而夫人坦然面对,自个入洞房睡觉,不一会儿就鼾声大作。

第二天早上夫人一觉醒来,才发现满床湿漉漉的,原来自己尿床,把崭新的被褥全弄脏了。刚回家的富家女婿忍无可忍,出去找媒人退婚。媒人见自己介绍的新媳妇竟如此不堪,也汗颜不已。

穷书生老师来作媒

夫人回家待嫁三年,无人问津。父母为此忧心忡忡。正好祁阳县有个贫寒书生陈大受,他老师为他作媒。夫人的父亲认为陈家太苦了,犹豫不决。老师说:“我观察陈大受真才实学、气宇轩昂,一定功名有望,不会长久贫贱。”夫人的父亲一看陈大受掀眉丰髯、炯炯有威,再看陈大受文章字字珠玑,点头应允。但要求陈大受必须入赘夫人家,不可令爱女受罪。

娶丑妻 时来运转

说来也巧,陈大受自从娶了丑夫人后,时来运转,科举连连折桂,官场连连高升,后来做到协办大学士、军机处行走,成了乾隆帝的心腹。陈大受夫人也随之夫贵妻荣。

当时,一位公主病死,太后恸哭不已,时时悼念,几乎抑郁成疾。乾隆帝见母亲如此憔悴,急着想找法子为母后解忧。恰好有个宫人见过陈大受夫人,说:“陈大受夫人的相貌,酷似公主。”乾隆帝如获至宝,禀告太后,太后立即召陈大受夫人入宫。

太后一见夫人,就眉开眼笑,说:“真是我女儿呢!” 原来公主也是满脸麻子、心宽体胖。太后于是留夫人住在宫中,赏赐数也数不清。从此太后将对公主的疼爱转移到陈大受夫人身上,时时召入,陈大受夫人入皇宫,就如同回到了娘家。

穿越时空游皇宫

陈大受夫人经常在宫中留宿。一天晚上,陈大受夫人突然想小解,于是两个宫女抬着一个金马桶过来。夫人觉得此情此景怎么如此熟悉?追忆前事,猛然记起,不禁哑然失笑。自己当年新婚之夜之所以尿床,原来梦里正在游宫呢!

后来太后八十大寿,陈大受夫人也六十岁了,太后还快马叫夫人来京祝寿,赏赐龙头枴杖一根、宫女四名,太监四名。

(据《清稗类钞》)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遇到秦军,弦高大吃一惊,知道是要去打郑国,回国报信已经来不及了。
  • 秦缪公是春秋时秦国国君,他心胸宽广,推恩爱人,秦国在他治理下秦国渐渐成为霸主。有一次,秦缪公在岐山下打猎,他的一匹马走脱了,被山下的乡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后,传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时,国势已经衰弱,诸侯国渐渐的不来朝拜了。
  • 五代时有个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没有,要谈起嗜钱如命来,简直是天下一绝。他到处搜刮,苦心经营,临终时积攒了财富几千万、房子四千间,并且用几十万钱打点朝廷上下,以求宫内宫外人人讲他好话,名利双收。这些财产他在油枯灯尽时还舍不的分给各个儿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给儿子之一袁正辞,才放心的撒手尘寰。
  • 吴明彻是南北朝时秦郡人,年轻时遇到侯景作乱,天下粮价大涨,秦郡人饥饿不堪。
  • 孙谦,字长逊,东莞郡莒县人。小时候被亲人赵伯符赏识。孙谦十七岁时,赵伯符当上豫州刺史,就引荐他当左军行参军,在职位上孙谦以能干着称。孙谦父亲去世后,孙谦辞职,搬家到历阳务农来养活弟妹,乡里人都称赞他们的亲善和睦。
  • 张煌言和郑成功、李定国并称清初三大抗清领袖。张煌言是儒生,却性情慷慨激昂,喜欢谈论军事。他在崇祯十五年考上举人,当时军情紧急,考试要加试射箭,张煌言射箭三发三中。
  • 清代,山东福山县人安某,确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余里,人们称他为“安飞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视于人,甚至还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飞星来到乡间,看见一位农夫,打着赤脚在耕地,农夫的一双新鞋,放在田梗上,被安飞星看上了,即取而穿之。那位农夫追得气喘汗流,也没追上。安飞星以此取乐。

  • 西汉末年沛郡有一个富翁,临终时因为儿子太小,除了女儿和女婿再没有亲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觉得女儿和女婿不善,如果托付他们照顾弟弟,难免他们不贪财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后请来全族人,当着众人的面立下遗嘱说:全部财产交给女儿和女婿,只有一把剑托付女儿和女婿保管,等到儿子十五岁时交给他。
  • 晋明帝司马绍自小就很聪明。他只有几岁时,一次长安使者来京城谒见他父亲,父亲问他:“你说长安和太阳哪个离我们远?”司马绍说:“太阳远,只听人说使者从长安来,没有听说谁从日边来的。”他父亲很惊奇。第二天,他父亲大宴群臣,又拿这个问题问司马绍,司马绍说:“太阳近。”他父亲吃惊的说:“为什么你昨天说的和这不一样呢?”司马绍说:“抬眼可以看见太阳,却看不见长安,所以说太阳离我们近。”他父亲对他很惊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