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83)水电站库区遗留问题多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附录二:广西大化三大水电站库区遗留问题多 库区群众生产生活困难重(网上转录 作者 马健)

大化、岩滩、百龙滩三大水电站库区遗留问题多

1985年建成竣工发电的大化水电站、1992年3月和1996年开始蓄水发电的岩滩、百龙滩水电站,都在革命老区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境内。这三大水电站建成投产,改善了我区及毗邻省份用电的困难,给国家创造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大化老区人民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和重大贡献。

但是,笔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化水电站建成发电和岩滩、百龙滩水电站蓄发电水后,库区群众怨声载道,生产生活困难,意见很大,移民们又正在酝酿集体上访,到自治区和北京请愿等过激行为,扰乱了县乡党政机关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事态发展势头难以控制,严重影响了库区的安全稳定。

一、内涝面积大,经济损失严重

大化、岩滩、百龙滩水电站蓄水后,在大化县境内淹没的常耕地便达5.96万亩,涉及到16个乡(镇),61个村委,910个村民小组,17,933户,99,882人。此外,还淹没了许多公路、输电线路、抽水站、饮水码头、水池、便道便桥公房等公共设施。

在设计电站时未预料到的内涝,在蓄水之后也严重暴露出来。大化水电站建成蓄水后,河道水位升高,库区降雨在60至120毫米时,水库设计淹没线外就出现淹没面积扩大和严重内涝情况。1984年以来,库区内涝年年出现,浸没面积逐渐增加。据2002年统计,库区内涝面积6,578.38亩,涉及到16个乡(镇)28个村民委,243个村民小组,内涝每年造成粮食损失约130多万公斤。贡川乡龙马村一次大雨,红水河库区在该地段的水位高程是158.25米,而该村的内涝水位高程却达164.5米,与红水河水位高差6.25米,淹没40多天,当年粮食失收34万公斤。

二、库区移民生活水准降低,困难面大

大化、岩滩两大电站库区9.1万移民在失去农田、耕地、住房后,搬到山顶、山腰居住,生产生活遇到了重重的困难。

一是人均耕地大幅度减少。大化水电站在建站前,库区人均耕地0.77亩。现在由于耕地受淹没及人口的增加,人均只有耕地0.3亩。其中人均在0.3亩至0.21亩的有242个村民小组,26471人;人均在0.2亩至0.11亩的有82个村民小组,10,992人;人均在0.1亩以下的有43个村民小组,6,819人;基本无耕地的有20个村民小组,3,151人。

岩滩水电站库区的耕地从原来的3.85万亩下降到0.59万亩,人均只有0.15亩。其中无耕地的159个村民小组,15,583人;人均0.01亩至0.1亩的44个村民小组,4,574人;人均0.11亩至0.2亩的43个村民小组,5,768人;人均0.21亩至0.299亩的26个村民小组,2,377人。

二是库区群众的生产生活十分困难。受内涝影响最严重的百马乡和贡川乡,有些村民小组有种无收,靠打柴度日。百马乡的弄用村民小组居住着33户,189人。他们原有耕地92亩,年人均有粮150公斤,每年还缺粮3个月左右。大化电站蓄水后内涝淹没了该村民小组68亩良田,人均只有0.12亩,正常年景每年人均收粮70公斤左右,只能解决3个月的口粮,全村民小组缺粮9个月。由于内涝不列入补偿范畴,弄用屯群众人均只有70公斤的口粮,难以维持一年的生活。为了生存,这10多年来,他们只有上山打柴,挑到10公里远的贡川街出卖,柴打完了就挖树蔸。有几对新婚夫妇,因家庭生活困难,蜜月期间也山打柴度日。岩滩镇下皇村覃安机家,全家八口人,两个劳动力,四个小孩,去年就因交不起学费而退学在家,大儿子覃建成今年12岁,读完小学三年级,这个学其因粮食上涨家境贫困不得不失学,小儿子覃建志去年读完小学一年级也只好呆在家眼睁睁看着他们失学,我们也爱莫能助,覃氏兄弟身上穿着的唯一套衣服已穿了半年时间,油垢臭味贴身,据说这是民政局救济发的呢!由于粮食定补只发三个人,五个人没有定补,加上粮价上涨,吃了上餐没下餐,有时靠民政给一点,不够部分靠上山挖野菜来充饥;北景乡那色村韦有权全家九口人,五个小孩三个老人,全家九个人挤在不到50平方瓦房里,半年吃不上一两肉,日子紧巴巴无法形容。他带着儿孙先后6次外出讨饭。库区移民苦难沉重,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共产党自己造成的。

1988年和1992年以来先后几次被大水冲毁了弄用屯和弄万屯57户人家的住房。这些生活已经十分贫困的农户就更加困难了,很多农户无粮无住房。每年县民政部门从救灾款中拨给每户200元和一些油毛毡,搭简易临时棚居住。弄用屯的覃广龙、覃志孟和弄万屯的卢永达、蓝世发等多户人家房屋被冲毁后,生产难以恢复,吃了上餐没下餐,他们的妻子忍受不了这种苦日子的煎熬而出走。覃广龙、卢永达、蓝世发的妻子出走后,留下一帮儿女使他更难支撑家庭重担,就含着泪卖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接着自己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其他那几户也先后卖了自己的儿女,然后出走;移民为了生存,每天有上千人到血站卖血来维持生活(一次卖血500ml得钱88元,有的一个月卖血达5-6次);由于生活所迫,库区好多家庭妇女走上卖淫的道路,据统计,从1998年以来,公安机关先后查获集体卖淫400多起。

三是迁到山顶、山腰居住的移民,交通、饮水、用电困难重重。水电站蓄水后,出现了库岸崩塌和浸垮了部分村道和公路,使行人走路困难。岩滩电站蓄水才两个月,岩滩镇常吉村村道被淹没,148个学生无路可走,无法到学校上课。乙圩乡那环村188个学生因村道被淹没,被迫改道上学。整个库区因村道被淹,上学困难的小学生便有3,800多人。大化电站蓄水发电后,造成223个村民小组交通困难。库区年年有学生落水身亡。

岩滩水电站蓄水后淹没了57个水柜,造成237个村民小组饮水困难。大化水电站库区的许多村民小组原来饮用的是清洁的泉水和溪水,现在这些泉水都被电站蓄水淹没了,先后有69个生产队5,870个人饮用被污染了的河水。百马乡登排小学原来饮用的是清澈见底的泉水,自从水被库区水淹没后只好到红水河边挑水食用。

岩滩水电站淹没了排灌工程33个,每个只补偿2,000元。由于补偿费太少,排灌工程至今仍无法恢复,水田变成了望天田,减少灌溉面积6,700多亩。贡川乡龙马村的870亩水田去年因旱颗粒无收。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失去了祖祖辈辈生息的家园。库区淹没耕地55,886亩,坝首征用耕地4,344亩,加剧和形成内涝面积达10,461亩。大化库区移民剩余耕地面积人均只有0.35亩,岩滩库区移民人均仅为0.14亩。库区剩余资源少,安置容量极为有限,移民外迁安置又迟迟未能启动,库区内人地矛盾十分突出,生态环境日趋恶劣。岩滩库区移民口补助款一年就要开支1,000万元,移民仅靠每人月24.5元口粮补助度日,朝不保夕;内涝区群众年年饱受涝灾之苦,损失严重,救济口粮达2.15万人,231万公斤。同时库区移民贫困面大,生活极为困难。据统计,2002年库区移民人均纯收入只有836元,比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少524元,人均有粮107.2公斤,比全县人均有粮少72.1公斤,贫困人口达5.27万人。

由于上述原因,库区移民的生活现在十分困难。据统计,人均收入在200元以下的有656个村民小组,9,826户,46,119人,占库区总人口的86.9%,许多人缺食少衣,生活晃荡在贫困线上。@(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红水河在呻吟》记录的是红水河——珠江水系主干流沿岸农民的一些现状,正如战争是49年前中国的特征,阶级斗争是毛时代的特征,计划生育是邓、江时代的特征,《呻吟》也许算是我们时代的一个特征吧。
  • 《红水河在呻吟》不是小说,不是文学,也很少评论,她只是一堆堆材料,是红水河及南、北盘江流域农民生活的一些片段,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这一带农民的某些历史记录;从某一角度,她即是当代中国农民的一些生活现状,兴许也是当代中国农村的缩影。
  • 红水河从贵州、云南交界处的黄泥河口即天生桥一级水电站至下游广西桂平大藤峡,全长1100多公里,流域面积19万平方公里,水位从天生桥一级785米至大藤峡23米,水位落差达762米。
  • 贵州册亨巧马林场砍掉巧马镇数万亩松林,几乎来不及栽树就解体,留下来的只有原林场总部的一处圩集,也还有某些人利用“巧马林场”牌子在做一些与当地农民争抢土地的不光彩的“事业”。
  • 人类社会自从有了国家,有了社会,就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有了管理者与被管理者,有了官与民,有了政府与百姓。官与民、政府与百姓,因为整体与局部,长远与当前,一些人与另一些人等等,其利益有时是共同的,有时是矛盾的。
  • 望谟是龙滩库区仅次于天峨、罗甸第三大淹没县,搬迁人口有近15,000人,主要淹没有昂武乡、蔗香乡、乐园镇三大乡镇。盛产甘蔗的蔗香地处双江口对面红水河北岸,是望谟至广西必经之路,又是王海平烈士(蔗香板陈人,右江起义后曾与邓小平的部下及共产党有来往,41年在贵阳被国民党枪杀。)的故乡,故更为有名。
  • 乐业县雅长乡各村各寨从前都是人少地多,水资源、土地资源、森林资源极为丰富,在红水河沿岸他们世代安居乐业。上世纪50年代建立广西壮族自治区雅长林场,林场只是砍树,不占土地,大家也相安无事;到了80年代末,林场开始意识到土地的价值,乐业县左明聪县长大笔一挥,把雅长乡72万亩约480平方公里土地划归林场…
  • 9月13日前几天,有一些人到尾沟村──雅长乡政府驻地了解移民搬迁前的准备工作,问某某家住哪一栋,进到屋里还问某某住在那一间;百乐街集镇也有一些干部以同意移民自选方案为名,到各家各户看房。准备搬迁,大家都在忙,几乎没有人仔细想想那些人、那些干部问这些事、关心这些人究竟是何用意。
  • 006年9月6日,群众见写了“协议”后,好多天都不见动静,群众眼巴巴地望着,但见县、乡派人来带着群众到山上钻看了一下,像大人哄小毛孩,群众的集体请愿一停,群众的要求又被冷置了,于是才发生了“9.6”事件。
  • 移民们传:2006年5月28日,龙滩水电公司的领导要到罗甸羊里镇,红水河上游乐业、望谟有些移民乘船赶往羊里。政府从平塘、长顺、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谟、安龙六个县调集公安、武警及罗甸县机关干部官员等近千人(龙滩12•17事件后太敏感)到罗甸羊里搭棚驻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