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月飞雪:黄埔恶警罄竹难书

六月飞雪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01日讯】每次来到人民广场,看着200号信访办门口熙熙攘攘、怨声载道的人群,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人好不舒服。门口多辆高耸着高清晰摄像头的警车内守着些穿制服和不穿制服的男男女女(雌狗、雄狗),正虎视眈眈、凶神恶煞地望着信访办内外来来往往的人们。几个已是中年的女警酷似电影里的女特务一样两手插着裤袋,个个气势汹汹地来回徒着步,望着这几个嚣张的恶B,心里的怒火就不打哪处来。拽吧,看你们究竟还能拽多久,哪天杨佳再现,还不是一样让你们这几个狗乖乖地跪地喊他爷。

早晨我通过翻墙软件看见的第一则新闻,便是上海黄浦区动迁居民周大明在保护自家房子不被强拆的过程中被动迁公司派来的打手活活打死。在心颤的同时,我用百度搜索国内有没有报导此新闻,结果和我预想的一样,上海的媒体永远只有歌功颂德,没有口诛笔伐。

自从有了翻墙软件,我们就再也没买过一份国内报纸。连国内电视新闻我们都不愿看。就算偶尔看,我们也是反过来想。吹牛比的谎言,不捅自破。前些天有个报社朋友打电话要我并介绍朋友订阅些他们的报纸。我未加思考直接回绝了他,我说国内报纸我们基本不会买,偶尔会买几次还存有点良心的《南方周未》和《新京报》,其它报纸一律不看。朋友对我毫不留情的话语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他却很理解。

话又说到刚被打死的周大明身上。就算报纸不报导,被动迁过的居民心里都有一本血泪史。我们的利益不是被剥几层皮,就是家属被打得皮开肉绽、重伤甚至死亡。当然,我不排除一些被卖了还为他们数钱的垃圾狗。上海是个老城区,为了面子工程,市政府从上世纪80年代起,开始了大量的所谓旧区改造工程,说是“阳光”,实为“黑暗”,官员商人住市区,普通百姓住郊区,城市的动拆迁,致富的是一大批官商和流氓混混。凡是搞动拆迁或者和动拆迁搭上边的各区的土地局政要官员和政府官员都是动迁中主要利益的得益者。拥有市区多套商品住宅房,工资基本不用动,已经是瞎子都能看到的明事。

每个基地搬迁,都会进行一次新闻采访,基地横幅、彩旗飘飘,拆迁办公室墙上挂着的都是拆迁人员向搬迁居民索要来的锦旗,新闻坊的记者到场,就算见到死人都不会报导,只会装模作样地在地方政府和动迁公司的指配下,采访几个事先安排好,收了动迁组红包的傻蛋在那歌颂动迁怎么好怎么好。一些看不过去的居民们在底下破口大骂,电视台记者就当没听见,依然在那做婊子,立牌坊。

动迁工作人员在整个动迁工作中是边赚黑钱边钆姘头。动迁经理和经办人钆姘头不用支出还有钱赚,吃吃喝喝何乐不为,今生如此修来的福,怎能不高喊感谢政府感谢党!。

不知不觉混到了基地限制的最后期限,轮到了该收拾在期限内还不搬走的居民了,在开发商和动迁公司的指使下,外来人员和闲杂人员全部上场,为了几张香烟钱,这些驴脑的外来人员昧着良心,失去人性,疯狂地对付居民,而每次当人民群众遇到危险时,所谓的人民警察却总是姗姗来迟,不等到战场结束,警察的身影是永远不会出现的。因此,我要大声说;周大明的死,黄埔警察罪责难逃。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人民警察理应是保护人民财产的保护神,而现今的中国警察却成了官商勾结利益群体中的工具。在参与强拆居民住房时,警察名副其实地成了地方政府、土匪、流氓的保护伞。

草菅人命!胶州路大火死了58人,最后也只不过是用钱摆平,根本看不到有关部门的责任人被问责。老百姓除了任人宰割的绵羊,还能做什么呢?

因为对周大明此次的事件还不太了解,所以也不便多作评论,我只想告诫家属几句;
一、不要再让死者痛苦做什么尸检,做的结果一定就是死者自身有病,猝死。
二、千万不可将死者先火化再解决问题,死者一旦火化就一了百了。
三、不能让金钱泯灭了良知,不查处幕后指使者,死者死不安息,家人得到再多的钱也不会安宁的。
望家属节哀,多保重。

附言:感谢海外媒体,你们是我们的耳朵和眼睛。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人通过翻墙软件了解更多的事实真相。我们的血泪,只有通过你们才能让世界人民知晓。苦难的中国人民是从你们这里了解了世界,也是从这里让世界了解了中国最底层老百姓的生活。中国人民感谢你们。@

评论
2010-12-01 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