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祸兮福兮 留美华裔女生车祸后人生大逆转

戴宜葳 (美国康州)

戴宜葳突遇车祸后全身关节错位,后来又得了“纤维肌痛症”,要靠吗啡止痛,生活痛苦不堪。后来幸遇佛法,重获新生。(新唐人图片)

人气: 19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0年12月14日讯】我从小就受到所有长辈亲戚的宠爱,上学后,功课好,与老师又合得来,老师都喜欢我。邻居觉得我长得好,都叫我“小美人”。考试运气奇佳,越大的考试运气越好,高中、大学上的都是台湾最好的学校——北一女和台湾大学。出国留学一帆风顺,读了两个硕士——生物技术硕士和电脑工程硕士。工作从来不用找,都是工作来找我。我觉得我的运气太好了,钱包掉了都会有人捡到还给我,可是这一帆风顺的人生在30 岁那年来了个大逆转。


戴宜葳从台湾大学毕业,和家人的合影。(图片由戴宜葳提供)

上班一个月 突遇车祸

“911”事件后,美国经济不景气,但我还没毕业,工作就找上了门,薪水高、福利好,同学都羡慕我运气好。可是才上班一个月,就在开车下班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被人从后面撞上。我的车子被撞得全毁,人也受了重伤,不过外表看不出来,都是内伤,软组织受伤,X光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大问题,有点脑震荡。
  
医生就让我回家休息一个月,可是过了一个月之后并没有比较好,而且痛的地方更多了,医生就说:“再休息会更糟糕,您必须要动,人就是要动才行。”所以我就回去工作了。
  
过了几个月,我的身体不但没有好,反而越来越糟糕。开始只是左半边比较痛,髋关节、膝关节、腕关节,承受最多撞击的地方比较痛,慢慢发展成扩散到所有的关节都痛,全身都痛。后来走路都有困难,走一步就要休息一分钟,再走一步再休息一分钟。我开始有点害怕了,于是我决定辞职回台湾看中医,把先生一人留在美国。

全身关节错位

经人介绍,找到了一位手艺精良的中医骨科医师。他看到我也不问问题,把我的手拿起来开始一个关节一个关节摸,摸完就扳一扳,然后把我全身的关节都摸了一遍,扳了一遍。扳完以后,我就不痛了。这到底是怎这么一回事?他告诉我说:“您的关节每一个都错位了,所以您才会痛。”
  
我问:可是X光看起来没问题啊?他说:“您这错位是在X光的误差值范围内,所以看不出来。”他还说:“您来太晚了,已经变成旧伤了,就很难好了。”
  
韧带已经无法固定关节,一使用就又错位。然后就必须要回去找这位中医骨科医师,把错位的关节扳回去,实在是跑太多了,所以我爸爸就带着我去医生家附近租了一套公寓,好几个月,医生带我去运动,教我一些复健的动作。
  
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就经常错位,然后又回去找他扳回来,继续运动,又错位,又找他扳回来,很痛苦。我不能开门,不能自己穿衣服,连碗也拿不住,全身关节酸痛。

“纤维肌痛症” 靠吗啡止痛

更糟的还在后面。慢慢神经方面的后遗症出现了。得了一种叫“纤维肌痛症”的病,痛觉神经失调。基本的生活都没有办法控制,呼吸、体温调节、血糖调节,都全部混乱了。
  
我变得动不动就会昏倒。记得最严重那次是端午节早上,在医院病床上痛得醒过来,我想要叫护士给我拿吗啡过来,结果说不出话来。我那时才知道原来要说话,要动用到这么多细胞,每一个细胞都在痛,所有的意志力和力量都用在忍受痛苦中,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有。
  
全身只要是有痛觉神经末梢的地方都痛,放大的痛,只有吗啡能止痛。我觉得这么日日夜夜的痛已经很不幸了,要是再染上毒瘾岂不是更惨,所以就算药量不足以止痛也不告诉医师加量,就忍着痛少吃药。
  
目前西医对“纤维肌痛症”是束手无策的,只知道给吗啡止痛,也不知道怎么治。就把用在中枢神经的药都拿来试一试,每天要吃十几颗药,我发现跟我一起住院的病人,过不久性情都变了,胃也坏了。我怀疑吃这些药会不会缩短生命,但不吃一天都过不下去,痛苦又无奈。

看大纪元专栏 拜访中医师

在台湾求医一年半无效后,我决定放弃寻找治愈的方法,回美国与先生团聚,“忍痛”过一生。回美国三天前在网路上找止痛用的耳针穴位图时,搜到了一位中医师的文章。因为我在美国总是看大纪元,特别喜欢看这位中医师的专栏,从她的文章中觉得她医德很好、人很正。这时发现她对关节疾病也有研究,中医医理也有独到见解,就想再试最后一次吧。
  
这位中医师的病人很多,我拜托她一定要在我回美国前看我一次,她人很好,在我回美国前一天中午挤出了45分钟时间给我。她果然医术精湛,在探测肾、肝、胃、骨和骨髓健康状况的穴位扎针,发现挤出来的血都是黑的,这表示我这些器官都不好了,已经病入骨髓了。医师脸都绿了,轻轻地问我:“你是不是有心结?”最后她说,你要回美国了,没人能救你了,你自己救自己吧。炼法轮功,炼了什么病都会好。她大概看出来我不太相信有这种好事,只把大法传单和一张精美的真相资料给我,就打发我回家自己上网学。当时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两张纸将改变我的生命,就带着它们回美国了。
  
回美后没有马上开始学,我愿意相信炼法轮功能百病消,不过我想那也要像练太极拳一样练个十几二十年才会好吧,那我都50岁了,人生都结束了。我还是赶快找个针灸医师止痛,让我马上能工作比较实在。结果我的医疗保险没有给付针灸,再加上白天先生上班,没有人帮我打理自己,我马上就把自己关节弄错位了,躺在床上两个礼拜才好一些。

为了家人 痛苦地活着

我发现根本没法生活,就要求妈妈让我回台湾继续求医。结果妈妈说别回来,钱已经全给我用光了,再治要借钱了。我哭了三天,想我这么辛苦念了30年,拿了两个硕士,到头来却连自己的一碗饭都赚不来。活着除了忍受痛苦,其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为什么还要活着呢?最后决定为了家人,痛苦也要拖着活。但是到底要不要放弃寻找根治的方法呢?可能债台高筑了也找不到,但是不找以后会不会后悔?心里非常挣扎。


戴宜葳和她的先生。(图片由戴宜葳提供)


  
这时想到来炼炼法轮功吧,反正没其他事能做了,也不可能炼坏,因为不会更坏了,又不用花钱,死马当活马医吧。因为把大法当一般气功来学,直接下载教功录像就开始照做,这一下就坏了。我的髋关节是松的,平常双膝稍微一岔开就错位,第四套功法要蹲下去做,我想如果相信法轮功,动作就要标准才会有效,就双膝岔开往下蹲,结果就错位了,躺床上痛得起不来。
  
我这下真的害怕了,心想完了完了,西医治不好、中医治不好、连气功都治不好,我真的下半辈子要残废了。我想我哪辈子或好几辈子一定做了很坏的事,才让我余生都要以日夜不停的疼痛偿还。这个身体就是我的牢房,也是折磨我的刑具。难过了一晚上,突然想到那位医师人品这么好,她郑重推荐的法轮功,我应该再研究研究,不要这么快放弃。

一天看完《转法轮》 “我要修炼”

第二天到台湾学员办的介绍大法的网页上,看到要求新学员都一定要看《转法轮》。我只看到第三讲就去休息了,只是觉得很震撼,一扇窗打开了。隔天又上大法网站看来看去,看到建议新学员一口气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照做。
  
当我看到:“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转法轮》)我的心大大的一跳,度人?我遇到末世下世的觉者了吗?修炼?我遇到修炼的法门了吗?我有这么幸运吗?
  
又看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转法轮》)
  
我大叹,我终于找到了。花了一天把《转法轮》看完后,真是激动不已。我感到胸口有一个小小的我在又叫又跳:“我要修炼,我要修炼,有没有人看到!”
  
可是我觉得自己这么渺小、这么普通平凡,也没有过奇人来我家说我根基好、有佛缘,被选作入门弟子的可能性很低。觉得很遗憾,有幸遇到觉者下世,却入不了门。但是我就觉得《转法轮》里说的都是真的,就算我不能入门,没人管我,没人给我净化身体,病永远不会好,我也要用我的余生老老实实的自己承受偿还我自己的业,并遵照《转法轮》里说的方式过一生。

两年的痛苦一夜之间消失了


戴宜葳在打坐。(大纪元)

第二天早上醒来,正打算小心的活动开酸痛的肢体,却发现一睡醒都不听使唤的手竟然可以随意动,也不痛。感觉一下全身,哪都不痛。起床、走路、下楼,缠绕我两年的痛苦全不见了,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
  
我脑子轰轰的响,心想不会吧,我被管了吗?原来神真的存在啊,力量还这么大,还真真实实与我接触了,就只差没看见了!我病到这一地步也是花了两年时间啊,那痛苦这么真实,那错位的骨头互相磨擦的恶心感觉是这么的真实,竟然一夜之间就全没了,连个过程都不用。果然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幻象啊,不但物质财富是幻象,连病都是幻象。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被师父管了。
  
隔天早上起床,还是哪都不痛,这下我想自己大概真的被管了。可是还是不确定,不敢在家一个人学盘腿,要是没被管,那大腿骨就真的会完全跳开了,那可真是爬都爬不动了。所以我想去炼功点学盘腿,要是没被管,髋关节脱臼了,还有人可以帮我叫救护车。去了炼功点,一开始就单盘30-40分钟,不但没脱臼,还更舒服了。这下我确信我被管了,师父收了我了。
  
一个已经要申请残障补助的人,一夜之间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车祸前还强壮。本来健康、事业、婚姻、家庭都没了,人生已经结束了,又被赐与第二次机会,师恩之大,永远偿还不了。我只有珍惜大法、精进修炼来报答师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