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从不高攀,更不致谢

吉光羽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一、“损有余而补不足,天之道也”

梁王、赵王都是皇帝的近属,富贵荣华,盛极一时。中书令裴楷每年都请求梁、赵二王,从他们收租的钱中,拿出数百万,赐给裴楷,裴楷用这笔钱,去救济他所知道的那些贫困户。

有人用讥讽的口气,向裴楷说:“你为什么向别人(指梁、赵二王)乞讨来钱财,去施舍给穷人呢?”

裴楷说:“我把他们富余的东西要过来,再救济衣食不足的人,这叫做‘损有余而补不足,天之道也(是合乎天道的)。”

二、去意气,弃骚雅

【原文】
陈眉公曰:“后生辈胸中落‘意气’两字,则交游定不得力;落‘骚雅’二字,则读书定不深心。”

【今译】
陈眉公说:“青年人胸中若怀有‘意气’二字,则在外边做事、交友,一定不很和谐(人际关系不好);心里若怀有‘骚雅’(贪恋色情,附庸风雅)二字,则读书必不能专心一意(学习成绩不好)。”

三、合理规,思严谨

【原文】
陈眉公曰:“看中人,看其大处不走作;看豪杰,看其小处不渗漏。”

【今译】
陈眉公说:“看一般人,要看他的大处不走样(合乎理规,遵循法度);看英雄,则要看他的小处,也没有什么疏忽与遗漏(注重细节,严谨周密)。”

四、君子与小人之别

【原文】
罗远游曰:“大豪杰用心,恩处难知,怨处易指;琐琐君子,行藏反是。”

【译文】
罗远游说:“大豪杰(指真君子)的用心,在于对人施恩的地方,难于为人知道;遭人埋怨的地方,则极易被指出来。卑微的君子(指小人),他们的行迹,恰恰与豪杰相反。”

五、趋炎附势,且冷眼视之

陈继儒说:“权势在手时,人们就如群蚁聚集在羊肉上面一样
趋炎附势;权势丧失了,他们就像吃饱了的鹰远扬长空一样,无情离去。悠悠尘浊世界,古今都是这样。

有识之士,不必露出徐偃那样的刚肠,但请像叔度(东汉人黄叔度)那样保持高尚人格,擦拭冷眼而视之。”

六、从不高攀,更不致谢

明代的杨溥,在朝廷的内阁任职。想巴结他人很多。杨溥的儿子到京城去看望他,儿子沿途所经过的州县,没有不送礼的。只有江陵县令范理,没有给他送礼。

杨溥对范理十分赞赏,便将他荐举为德安太守。

有人劝范理写信给杨溥,向他表示深深的谢意。范理说:“宰相荐举我,是为朝廷选用人才;我升任太守,是为了献身朝廷的事业,而奉命就职。一杨一范,从无私人关系。我为什么要感谢他?”

(以上均据明代曹臣《舌华录》)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赵忠定,即赵汝愚。南宋大臣。字子直,饶州余干(今属江西)人。乾道年间的进士。光宗时任礼部尚书等职。宁宗时任右丞相。
  • 南朝‧宋时,庾业(人名)的家里很富有,经常设宴请客,菜肴都很丰盛。但是,他在招待宗悫时,却只做很一般的饭菜,说:“宗悫是军人,习惯吃粗菜淡饭。”宗悫也不推辞,也不难过。吃饱后就走了。
  • 周穜,是宋代的泰州(今江苏泰州市)人,字仁熟。担任右司理。后被苏轼荐举为郓州教授,后又升为著作佐郎。
  • 大概生活中的事情,黑与白、善与恶,只应当存在于自己的心中,不应该常常挂在口头上。内心运筹,十分精明;外在表现,非常浑厚,这便是才能出众者的气量。
  • 庸俗不洁的慈善,多出现在富贵人家。他们凭借诈骗、克扣、剥削、偷盗而取得来本属百姓的财富。他们用那些肮脏钱,所买的祭祀、礼拜神佛的供品,都是不净之物。他们的拜神、祭祀之举,都属于不洁的慈善。
  • 杨铁崖(即杨维桢)在普门寺住宿。盗贼把他家里的财物都偷走了。家里的人到普门寺告诉他,他仍然不停地专心写诗,并对客人说:“只要我还健在,丢失那么点东西,还值得心痛吗?”
  • 藏洪,字子源,是后汉人。他在担任青州刺史时,被袁绍的军队包围,军粮已尽。起初还可以抓老鼠、煮牛皮、牛角充饥,后来,再没有什么能够糊口了。
  • 赵简子有一个下属,担任“广门官”,名字叫胥渠。胥渠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说:“你的病,得用白骡子的肝,配上几味药,才可以治愈。如果找不到白骡子肝,就只有等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