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两界

某侍郎的异梦

史鉴整理

梦中,侍郎依旧兢兢业业,骑马看河,只是觉得所到之处怎么与前境不一样?(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乾隆二十年,某侍郎督视黄河,驻扎陶庄。当时正值除夕之夜,某侍郎一向表现卖力,顾不上休息,就骑匹马,带着四个步行的随从,持着火把出去巡河了。

他们在冰淖中前行,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黄茅白苇。在阁家团圆之夜,包围他们的却是说不尽的凄凉。侍郎看见草丛中有支起的帐篷,里面隐隐露出烛光。侍郎召帐篷里的人出来问话,原来是某主簿。侍郎欣赏他的勤勉,大加夸奖。主簿趁机邀请侍郎进账篷小坐,说:“夜已三更,天寒风紧,大人回公馆的路又远。大人既然除夕至此,我这儿正好有过年的酒菜,请献上一醉如何?”侍郎笑着接受了主簿的款待,喝了几杯后告辞。回公馆后,侍郎又醉又倦,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梦中,侍郎依旧兢兢业业,骑马看河,只是觉得所到之处怎么与前境不一样?走啊走,最后四周竟然黄沙茫茫。侍郎又走了约两里路,看见有火光从庐舍窗间映出。侍郎走近问路,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太夫人见到侍郎,惊问:“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侍郎告诉太夫人自己正在奉命看河。太夫人说:“这儿不是人间,你既然来了,如何回得去?”侍郎才醒悟太夫人已经亡故,自己一定已经死了,于是大哭起来。太夫人说:“河西有位老和尚,法力很大,我带你去求他吧!”侍郎就跟着太夫人去了。

不知不觉,侍郎到了一座庙里。只见庙堂庄严雄伟,有如王者之居,一位老僧南面端坐,闭目无言。侍郎跪倒在阶下,再三叩拜,老僧不回礼。侍郎问:“ 我奉天子命看河,为何到此?”老僧还是沉默不语。侍郎焦躁起来,怒问:“我是天子派下来的大臣,纵然有罪当死,你也该给我一个说法,让我心服口服才是,怎能像哑羊一样,连咩咩叫都不会?”

老僧笑道:“你杀的人也够多了,官禄也已经折尽了,还问我干什么?”侍郎壮起胆子说:“我杀人虽多,都是国法要杀的人,是上面叫我杀的,我有什么罪!”老僧说:“你当日办案时,果然只知道有国法吗?还是迎合上司旨意,贪图邀宠升官呢?”老僧拿起案上如意,直指侍郎的心。侍郎顿时觉得一条冷气直逼五脏,心怦怦狂跳不止,汗如雨下,惶恐的说不出话来,再也不敢狡辩了。

过了很久,侍郎才有气无力的说:“我知罪了,请放我回阳,让我今后改过好不好?”老僧说:“你不是能改过的人,今天也不是你寿尽的日子。”回顾左右沙弥说:“领他出去,放他回去吧。”沙弥就领着侍郎出去了。外面昏天黑地,沙弥就张开拳头,露出一颗小珠子,顿时光照十方。侍郎从黄河工地一直远远看到陶庄公馆,都历历在目,像白昼一样清楚。太夫人迎来,哭着说:“儿子啊,你虽然回去了,但不久就要来,我们分别不了多久。”侍郎于是从原路返回,到公馆门前下马时猛然而醒,原来已经睡到正月初一中午了。

众多来贺岁的治河官员挤满了公馆大门。官员们恭候多时,议论纷纷,奇怪侍郎一向最勤,怎么元旦就起不来了呢?侍郎也不肯改过,不当众明说其中缘故。当年四月,某侍郎突然呕血,一病不起,竟暴死在官位上。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埋葬后第三天,老汉正在儿子坟边哀哭时,听到墓中有呻吟声,老汉惊曰:吾儿还魂矣......
  • (shown)阴间的官吩咐手下把他在阳间所做的善事恶事的档案都送上来。等册子送到一看,做恶的档案堆积如山......
  • (shown)相传玉皇大帝见到人间道德败坏,人们渐渐不信神鬼及因果轮回,于是命济公领着阳间人士到地府游历......
  • (shown)一家人齐集询问某,但他只说屁股剧痛,因为他紧闭双目、昏睡若死的情况已持续七日啦。至此,某方觉悟自己已到阴司走了一遭。
  • (shown)大舅听到阎王爷对那有钱人说:“张家欠你的债还完了,张寸武阳寿没到得让他回去。”这样,大舅就被送回来了。
  • (shown)商懋述说所见之事,人们都说可见报应是实,做人决不可欺心啊。
  • (shown)在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急速败坏、下滑的今天所有世人都在逐渐的受到侵蚀、污染,使得自己为自己埋下了非常可怕的恶果之因,给自己造成将来极大痛苦的根源。
  • 在生命的长河中,人生只是短暂的一瞬。可是,就在这迷的一瞬间却在检验生命能否坚守自己的本性;就在这短暂的人生中却在考察生命能否觉醒。
  • 这是一个人生选择的故事,它告诉人们,人起心动念的善恶和一言一行的好坏,都是对未来的选择。
评论